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八百一十五章 开始抓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光凭钟逸一个人的力量是远远不够,钟逸不相信这**细会束手就擒,毕竟他们在锦衣卫中任职已久,被抓住诏狱中的情形他们比所有人都要清楚,那好比人间炼狱,就算不死也要脱层皮,拼死抵抗可能是少不了了。

不得不说,陈达斌把这种事交给钟逸算一个高明之举,因为钟逸身边有赵耕这类的高手,可以在短时间内将事情处理干净,传出风声的可能性降到了最低。

说来还巧,钟逸为了保护自己的安全,今日正好将赵耕带在了身边,这就又少去了回府唤他的时间,不过虽然有了赵耕,但只有两个人的话钟逸怕发生什么变故,万全起见,钟逸以千户的名义聚集了十多个下属,别看人数少,这些都是钟逸一直在训练人选,他们不仅比普通人的身体素质高出了一大截,甚至有些人还传授了浅显的功夫,兵不在多在精,钟逸许久以来就懂这个道理,就赵耕一个,远比二十多个乌合之众来的可靠,也正因此,钟逸一直在以现代的方式来锻炼他的手下,争取让他们钟逸定义的精兵,虽然现在来看仍有较大的差距,可比一开始乌烟瘴气的锦衣卫们,情形已经好上许多了,这全都归功于钟逸的奖励训练法,以锻炼强度来排名,名次较前者能够取得钟逸自掏腰包的奖励,自从此法出来,反响极其不错,甚至一些锦衣卫中的刺头与无赖都为了得到银子而努力起来。

将所有人集结起来之后,钟逸把目标定在了官职最大的千户身上,擒贼先擒王,能做到锦衣卫中的千户位置,说明他已经在锦衣卫里潜伏许久,下限都发展许多了,能够先抓到他,对于钟逸来说是很重要的。

而且钟逸与此人还是有一些交情的,不过仅限见面能打个招呼的层次......

作为锦衣卫的千户,经济情况已经很不错了,此人姓闫,单名一个字峰,在京城有一处自己的宅院,陈达斌交给钟逸的纸上闫峰名字后面跟着他府邸的所在位置,这也是为了钟逸抓人的时候能够方便一些,闫府的位置很不错,在内城边上,钟逸能够想象得到一个人赚着两方的俸禄会给他带来多大的利益,但有命挣没命花这个道理还是有很多人不知道,或者说装作不知道,毕竟在巨大的利益面前,很多人是难以保持理智的,这便会让他们做出一些荒唐的决定与举动,可等到后悔的时候已经完全来不及了。

也罢,对于很多人说,能够纸醉金迷的生活十年已经很赚了。

正值春节,钟逸料定此人在府,说不准此刻一家人正在温馨着聊这些家常,又或者找个戏班子听戏,整间府充斥着热闹与喜悦,但他定然想象不到接下来要面临的是什么事。

出来混迟早都是要还的,种什么因,得什么过,当你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今日的结果早就定了下来,虽然没有人能够预料的到,但冥冥之中,已经被上天安排了个明明白白。

钟逸站在府前,沉默片刻,接着叩响了府邸的大门,他知道对方不会猜到陈达斌会在这个时候对他动手,所以也就没有隐藏带来的下属。

很快,府门开了。

在得知钟逸的身份之后,他连跑带蹦的前去禀报自家老爷,闫峰带着三分喜气与焦急匆匆赶到府前。

与钟逸热情寒暄道:“这是不钟兄弟,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虽然他看到了钟逸身后的十多人,可也没有多想,多半当成了钟逸的下人,主要是为钟逸做抬礼品什之类的事,但为什么他们如今两手空空呢?闫峰没有深想,否则现在已经落荒而逃了也说不准,他招待着钟逸进了府里。

钟逸心里想着,可能这就叫做引狼入室吧?看向闫峰单纯笑脸,钟逸甚至生出一些愧疚的情绪。

“闫大人近况可好?钟逸前来也是为了多走动走动,同为锦衣卫,理所应当更加亲近一些,对不对?”

闫峰豪爽一笑,连连附和:“没错没错,大家都是为了陈帅办事,多了解彼此一些才好,日后当差定会遇到的时候,到时候再生疏的说可就要耽误事了。”

如今锦衣卫里,谁都清楚钟逸是陈达斌的红人,不知谁传出了消息,说钟逸能有今日的地位全都是陈达斌一手提拔起来的,虽然流言朦朦胧胧不可尽信,但既有传闻,多半不会空穴来风,宁信其有不信其无不是,所以趁着还能与钟逸接触到的时候与钟逸打好关系不会错,若日后钟逸真成为锦衣卫里举足轻重的人物,他们这些小官哪还能说得上话呢?

“兄弟我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再加上这段时间全在休息,人人都享受热闹的氛围,能不好嘛。”闫峰这番话很实在。

钟逸点点头,很同意他的看法:“元旦乃一年一度**日子,可谓普天同庆,全部人都在欢度元旦,可这么好的日子,有些人怕是享受不到了。”钟逸这番意味深长的说法,让闫峰一愣,表情瞬间不自然了,他心中有鬼,哪怕是一点刺激都会让他心里产生波澜。

闫峰哈哈一笑,努力将心中的疑惑压下去,他将目标转到自己的府里,一一介绍着来历,有人物件是刻意在元旦这个日子摆放上的,他不厌其烦的解释了其中的来由。

不过钟逸一句话没有搭,气氛逐渐尴尬下来,而钟逸的表情从一开始进来府里便一直都是冷冰冰的,这更加具了闫峰心中的忐忑,他看着钟逸身后十多位汉子,悔了个底朝天,是呀,谁家拜年会带上这些彪形大汉,这种派头更像是打架。

“继续,怎么不说了,闫大人刚才不是说到了祟吗?为什么不接着说了?”

闫峰听到钟逸的催促,这才回过神来,又笑嘻嘻为钟逸讲解起了压祟银的由来,可心底里又更加疑惑了,难道是自己想多了吗?

可他的直接告诉他,他现在的处境很危险,甚至他此刻的汗毛都一根一根竖立,让人心中十分不安......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