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八百一十章 大洗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翌日,钟逸早早便从客栈出发了,近日来陈达斌会有大动作的,他虽然帮不上什么大忙,但做些力所能及的事还是可以的,毕竟将担子全压在陈达斌一个人的肩膀上实在太重了,上层的博弈钟逸插不上手,不过锦衣卫内部之间的事务,他还是有一定权利的。

到了锦衣卫北镇抚司衙门,经人汇报钟逸前往大堂,大堂上陈达斌正在翻阅着一些卷轴,他目不转睛全神贯注,钟逸来了很长时间都没有发现。

大约一刻钟后,陈达斌活动筋骨的时候才看到大堂下直直站着的钟逸。

陈达斌问道:“你何时来的?”

钟逸如实道:“一刻钟前,守卫还与大人汇报来着。”

陈达斌眼睛一眨,好像在他记忆中似曾发生过这件事,他苦涩笑道:“锦衣卫要处理的人太多了,今晚便是除夕,看来今年是要在这儿过了。”

钟逸真诚道:“大人侠肝义胆,为救百姓与恶势力决裂,此等勇气属下实在钦佩,若大人不嫌弃的话,钟逸也可为大人分忧。”

陈达斌拿起桌面上摆放的厚重卷轴,指着它对钟逸道:“这是锦衣卫中百户以上所有人犯过的罪行,无论大小全都记录在册,若非我念及旧情,锦衣卫中现在至少要换走一大批人,但现在我不得不清理门户,既然他们想勾结外人之心,我陈达斌又岂会手软?”

钟逸看着陈达斌手中的卷轴,心中震惊的同时也隐隐不安,里面是否有自己的资料呢?陈达斌确实有手段,作为锦衣卫指挥使,他无时无刻不监视着手下所有人的动向,他们但凡有一点不轨之心,全都落入陈达斌的眼里,当了近十年的锦衣卫第一人,理应有这样的控制,虽然钟逸有种隐约厌恶的情绪,不过当他站到那个位置的时候,会理解陈达斌所作的一切。

钟逸露出淡淡担忧,对陈达斌提醒道:“大人,属下总觉得此种关头有些不妥,若要将锦衣卫大换水,一定会引发一大部分人的慌乱,这不正合对方心意?让他们趁乱一一收买。”

虽然钟逸所说不无道理,但在陈达斌这里完全没有这种忧虑,他笑着对钟逸道:“如果我要是连这点儿事都处理不好,近十年的锦衣卫指挥使不是白当了?那一粒粒的老鼠屎,我早就想好替代他们的人选了,权利更迭会在平稳下完成的,这件事你莫要操心。”

有了陈达斌这句话,钟逸算是彻彻底底放下了心,他微微点头,确实是他多虑了,陈达斌对于锦衣卫的控制远远超过他的想象,锦衣卫中谁都可少,但若是缺了陈达斌,是一定会乱套的。

陈达斌没让钟逸离开,而是让他暂且在这里坐着,一个时辰后,陈达斌终于处理完了这一众事宜,他起身带着钟逸去了后院,接着又进了梁君所住的屋子。

梁君早早起床了,他每日无事可干,除了翻阅陈达斌留下的书籍,就是剩下睡觉吃饭了,很显然,在年后五日内,他同样要保持这种毫无趣味的习惯。

见到陈达斌钟逸,梁君点点头,算是对二人打过招呼。

陈达斌熟络回应,笑着道:“这些日来住的还算习惯吧?”

梁君依旧戴着面具,甚至钟逸猜测十多年前他也是这幅样子,没有人见过他面具一下的模样,他声音略显无奈:“快把这儿当成家了,要是事情再没有进程的话,我怕要舍不得这条命与这个屋子了。”

两人皆知他在说笑,不过却是笑不出来,这是所有人的心病,面对对方通天的权势,他们又有什么力量用来抵抗呢?

“别丧这个脸,虽然双方实力仍旧悬殊,不过并非毫无方法。”陈达斌从刘化龙那里得到朝廷内确切的信息之后,再没有一开始那种沉重的无力感,至少整个朝廷不是他们的铁板一块,有很多官员处在他们的压抑之下,这群人都是自己潜在的援助,如果得到他们的支持,谁赢谁输真就说不准了。

钟逸听陈达斌的语气,总觉得他已经从渺茫中找到了机会,不禁问道:“大人已有对策?”

面对钟逸的问题,陈达斌首先道:“昨日你的想法就很不错,圣上的底线是百姓,若让圣上知道百姓生活在如此水深火热之中,无论对方在进行怎样的狡辩,在事实面前,一切显得苍白无力,到时候无需咱们动手,皇上自然会处置他们。”

“可他们人手众多,上到一品大员,下到芝麻小官,都有他们的人,就算皇上处置一个两个,也不可能全部都扔进大狱吧,先不说什么法不责众,就算皇上一狠心全都罢免了,那半个朝廷可就真没了,如何取舍,我猜测并不会各咱们心意。”钟逸这一番猜测与昨夜的刘化龙如出一辙,不过陈达斌依旧没有因此而忧心忡忡。

他紧接着便将就刘化龙跟他说过的朝廷内幕全都说了出来。

梁君与钟逸听完已是一幅愁眉苦脸的模样,对方的实力远不止他们想象的这样。

陈达斌诧异的看着他们,难道自己刚才所说的意思不是他们的机会?

他略微一想,就知道钟逸梁君将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对方身上,这与昨夜的他一样,一直都在长对方士气,灭自己威风,人们都是这样,机会与困难陈列在你面前的时候总会先看到困难,然后因此而放弃,至于隐藏在困难背后的机会,他们全然注意不到,哪怕只需要轻松的几个步骤。

“难道被他们一直抑制的官员不是我们的争取目标吗?只要拥有他们的助力,我们的力量并不比他们差甚至还会因为圣上的偏袒稳压他们一筹,早知道,我们是正义的,不论对谁来说,我们都有理,当实力相当的时候,占理的一方便占着优势,我这么说你们能明白吗?”陈达斌算是现在权利巅峰的其中之一,很多事他看起来比别人要透彻许多,特别是对于权术的玩弄,他能够掌握那个分寸,所以才会有不同的见解。

听完陈达斌的话,两人陷入了沉思,他们需要时间来消化陈达斌的意思。

......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