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八百零九章 被泼鲜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刘化龙接着与陈达斌说了些朝廷的近况,将大概可以争取的人选陈列出来,这些人很可能是之后自己的主力,不过陈达斌总觉得这场战斗持续不了多久,但凡梁君将所有的事情告知皇上之后便一切都结束了,如果皇上并没有如他们预料那般将所有都进行严厉处置,那时起,双方才算真正燃起战火,拉开战线。

不过很显然,事情是发现不到那种地步的,陈达斌坚信皇上一定会狠狠惩戒那群败坏朝政的贪官污吏。

当陈达斌从刘府出来的时候已经深夜了,他拖着略显疲惫的身躯朝府邸的方向走去,望着天空密布的乌云,陈达斌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这种感觉不知来源何处,大概是因为过年的喜庆与此刻氛围很是冲突。

不过这也让陈达斌提高了警惕,他背上汗毛竖立,腹中发出“咕咕”的声音,这是他又饿了,可陈达斌此刻无暇顾及肚子饿感受,他眼望四周,想着背后不远处就是刘府的宅院,便想暂进躲避一番。

可思考片刻又放弃了这个想法,毕竟现在什么都没有发生,他一个堂堂锦衣卫指挥使,又启能如此懦弱。

壮壮胆,陈达斌又朝自己府邸的方向走去,不过好在他们两家的距离并不算远,如果陈达斌全速赶路的话,差不多一刻钟之内便能回到自己家里,就算回不到自己家里,差不多也能到了附近,至少能让家里的人听到呼叫声,这便已经足够了。

陈达斌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踏上这条回府的路,今夜的路格外冷清空旷,好像周围的人一下子全都消失不见一样,平日里这时候就算不是成群结队的人潮,也应该有三三俩俩的醉鬼吧,多半是因为马上就到除夕了,家家户户忙活一整日,因为疲乏早早就进入梦乡了吧,陈达斌心中这样安慰自己。

想到除夕,陈达斌一阵苦涩之情从心间油然而生,偏逢过年的时候摊上这样的事,本来是一年之初也是一年中最轻松惬意的时光,还要身处担忧当中,实在令人十分苦闷。

心中胡乱想着,路程已经过了一半,陈达斌紧绷的弦终于松了下来,这不能怪他胆子小,只能说对方权势滔天,做事不计后果不择手段,下三滥的事情干了不少,理所应当应该防一防。

而陈达斌作为收留梁君并决定帮助他的人,更是成为了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如果不出陈达斌所料,他们多半应该会时刻派人监视陈达斌的动向,但今日仅仅是给了陈达斌一个警告,并没有真正撕破脸皮,他们多半不会对官居锦衣卫指挥使的陈达斌动手,毕竟此事一旦揭发,就算有替死鬼背锅侠也要让他们焦头烂额一阵子呢。

陈达斌的想法没有错,对方决然不敢现在这种关头做出实实在在伤害陈达斌的事,因为在他们心中双方还是有合作的机会,甚至他们认为陈达斌算得上一个聪明的人,为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人不可能搭上自己的官途更严重者或是性命,所以对与陈达斌,他们也只能找机会给他一次次警告,逼迫他快速做出抉择,但令他们想不到的是,他们的举动彻底激怒了当了近十年锦衣卫指挥使的陈达斌,如若仅是针对陈达斌一人,完全在可以控制的范围之内,但他们为了证明自己的实力而涉及到整个锦衣卫,这是陈达斌完全不能够接受的,这是实实在在打他的脸,以至于在对方还在安稳等待陈达斌送来的好笑秀的同时,陈达斌已经开始找寻起了自己的盟友。

穿过这条幽黑的小巷,陈达斌便能看到自己府邸了,可往往黎明前的危机才是最致命的,陈达斌一步一步走在其中,虽然目光只望着身前,可一直在留心周围的动静,一旦有人从黑暗中冲出,他会第一时间找到机会反打,如若人多的话,他则会最先寻好逃跑的路线,陈达斌能做到锦衣卫指挥使的位置,他不是只会花架子的人,这是一次次血与汗中拼出来的。

短短一条路让人精疲力尽,距离前方出口就三四步距离了,陈达斌仍在全神贯注当中,只要回不到府里,他便不能放松警惕。

等双脚彻底离开巷子,陈达斌眼**现府宅景象时,他才稍稍松了口气,看来对方确实暂时没有在自己身边安排监视的人,不过几日后就说不准了,对方的疯狂程度可想而知,毕竟他要做的不仅是触碰他们利益的事,而是想要他们一群人的命。

光是想想,就能让陈达斌心惊胆战,他的想法与行动实在太大胆了,他难以想象自己是如何下定决心彻底与那群人撕破脸皮的,如果还有重来一次的机会的话,陈达斌决然不会像现在这么冲动,可现在后悔已经没有什么用了,这是一条不能回头的路,终点到底是万丈深渊或是瑶池仙境,完全在与他自己。

他走到府邸近处时,忽然看到府门前有一道黑影,黑影正在举起桶朝自家门上泼着什么。

“哪里来的蟊贼!”陈达斌惊雷一般的声音从他嘴里传出。

只见那道黑影一软摔在了地上,紧接着立马起身马不停蹄的狂奔起来,孤零零的桶子就放在陈达斌的府前没有取走。

陈达斌没有追赶的心思,他多半能够猜到逃走的是什么人,桶子里装着的是什么。

他刚走上台阶,一股浓郁的血腥味从门上桶里传来,这不禁让陈达斌皱起了眉头。

借着月光,他看到桶子里全是猩红的液体,而府邸大半扇门上也沾染上了这种红色。

果然不出陈达斌所料,木桶里装着的正是鲜血,至于是什么的血,多半会是一些动物,比如猪、牛、样之类的,反正不会是人。

刚才在他一声中受到惊吓并逃跑的人绝对是那群人派来的人,目的更是明确,为的就是再次警告陈达斌罢了。

陈达斌脸上露出嘲讽的笑容,嘴里喃喃道:“还真把我当小孩子了,天天玩这幼稚的东西......”

他从另半扇完好的门进了府,并吩咐下人将门口清扫干净,为了不引起家人的恐慌。

当鲜血被打扫之后,陈府门前像极了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可真什么都没有发生吗?陈达斌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