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七百九十九章 年味十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好在林雪瞳不是死鸭子嘴硬的人,知道有错很快便认了,这总算让钟逸松了口气,终于在久违的家中找到了一丝慰藉。

可林雪瞳刚刚变好还没几分,便又对钟逸耍起了脸色。

“哼,你还知道有这个家呢?人家年根底下都是老爷带着女眷买东买西,你可倒好,完完全全当了甩手掌柜,现在买办好了回来了,挺会挑时辰呀,不忙了?终于能为这个家腾出一些功夫了?”

林雪瞳的责怪钟逸没办法反驳,他虽然忙,但也不是理由与借口,对于这群在乎自己的家人来说,钟逸始终都是愧疚着的。

“雪瞳,我知道这段时间相公做的并不好,但之后的日子会好过很多的,至少咱们可以过一个红红火火的年。”

林雪瞳轻哼一声,故作冷峻的面容也柔和起来,她也不是胡搅蛮缠的人,她清楚钟逸的繁忙到底是为了什么,可这么多天里,她作为钟逸的夫人见面的次数加起来竟然不超过十次,这实在没办法让她忍下心中的怨气。

不过看在钟逸这么诚恳的认错态度上,她就勉为其难原谅他一次吧。

“下不为例!”

林雪瞳撂下这句话又去忙活其他了,而钟逸好不容易找到和好的机会,哪能不大献殷勤去?修生齐家治国平天下,这后院可不能起火。

接下来半个时辰内,钟逸如同狗皮膏药一般粘在了林雪瞳的身上,无论她干什么钟逸都如影随形,不过非但帮不上一点忙,还惹出了不少乱子,林雪瞳表面虽然在生他的气,可心底里很是甜蜜,两人这么长时间相处在一起的情形,已经很久都没有出现过了,本就没有深冻的冰山,自然很快融化起来,化成一条被爱意滋润的甜蜜小河。

而在这段时间内,钟逸也是有些心力交瘁,他终于明白了林雪瞳每日有多劳累,虽然她贵为主母,可很多事情还是亲力亲为,对不是自己府宅的客栈都打理的一丝不苟,如若换成当初偌大的宅子,钟逸难以想象林雪瞳会有多劳累。

忙过早晨这一阵时间,钟府上下终于迎来了吃饭的时辰,钟逸昨天一整日都在沉睡当中,腹中早就饥饿,哪怕是清粥小菜,都让他津津有味大快朵颐。

林雪瞳看到这幅样子,不禁心疼起来,她的相公可是堂堂锦衣卫千户,吃相竟然如同难民一般狼吞虎咽,好像吃进肚中的是从未见过的山珍海味。

年前这段时间钟逸确实受苦了,无论是从心理还是从身体来说,对他都是一种巨大的折磨,好在现在守得云开见月明,苦尽甘来了。

等他即将吃完的时候,其他人才陆陆续续赶来,这也让钟逸见到了很长时间住在一个客栈却从未谋面的赵耕。

那小子看到钟逸一脸莫名其妙,惊讶问道:“你怎么在客栈?”

钟逸笑道:“这是我的家,我不在这儿去哪?”

赵耕使劲揉了揉双眼,仍不敢相信眼前这人真是钟逸:“这可有日子没见了,我还以为你为国捐躯了呢。”

钟逸一脚踹了上去,骂道:“你他娘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赵耕倒也没躲,实实在在的让钟逸踹到了自己的屁股上,他嘿嘿一笑:“不过看起来你可消瘦了不少。“

钟逸从这句关切当中感受到了温暖,的确,这里所有的人都在关怀着自己。

“行了,赶紧吃东西吧,今日你可还有别的任务呢。”

赵耕潦草的吃过几口之后便结束了简易的进餐,这时候钟逸刚洗漱完毕等到门口儿,赵耕向着钟逸走了出来。

“走吧。”

“嗯。”钟逸向林雪瞳告别一声,带着赵耕离开了客栈。

从客栈中走出,一路上张灯结彩,朱砂红成了整条街的主色调,无论是门前的对联,还是窗户上贴着的窗花剪纸,都是带着喜气的红,很容易便牵动人的心绪,跟着欣喜起来,之前忙着案子,钟逸无心观察这些东西,现在看来,确实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咱们去哪儿呀?”走了一段时间,赵耕忍不住问道。

“随便转转,看着府里还缺什么东西。”这是钟逸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则是他想看一看府宅的重建程度,不过就算现在已经恢复如初,过年的时候也应该是搬不进去了,毕竟府里什么都没有收拾,距离过年也就一两日了,时间这么仓促,定然是来不及的。

“雪瞳姐在你不在的时候已经全部准备妥当了,置办的很周全。”

“女人家家的总有想不到的东西嘛,咱们要做的事就是再检查一遍。“身边没有林雪瞳,钟逸逐渐放肆了起来,似乎找到了一家之主的威严。

不过赵耕很明显知道钟逸是什么样的人,他翻了个白眼,没有戳穿。

不过街上叫卖的小贩已经很少了,除夕夜前半个月的时候已经很多人不再出外劳作,而是歇息在家,在这个年代,过年的氛围是很浓重的,一年一度的盛事,没有一个人不期待。

走了几条街巷,钟逸仍是没有发现卖闲物的摊贩,没有办法,只要转了个弯儿向重建的府宅走去。

赵耕走在熟悉的路上隐隐已经猜到了钟逸的意思,他开口道:“其实我一直监看着府宅的修建过程,除了偏院几个屋子外,大概已经没问题了。”

钟逸叹了口气道:“不过这个年只能在客栈过了,有家不能回,这可全都要拜西厂那群阉狗所赐呢。”

回想此事,当夜场景依旧历历在目,钟逸问道:“西厂后来没再找过麻烦吧?”

“那事之后似乎长教训了,无论是见着锦衣卫还是咱们钟家的人,都在绕道走,很难发生矛盾。”

听闻此事,钟逸不禁一乐,之前的他从未注意过这种事,现在听赵耕一说,好像确实是有这么回事,虽然皇上的处罚并没有让西厂元气大伤,可还是让他们长了个教训呀。

“这是好事,不过也不能掉以轻心,我已经将他们得罪死了,早就是不死不休的状态,若让他们找到机会,一定不会对咱们手软的。”

赵耕也很重视这件事,但他也有依仗的东西:“只要他们敢动手,一定让那群阉狗有来无回!”

这就是一个练家子的自信,钟逸也相信他有这个本是,只不过一人难敌三军,很多事并非靠一人之力就能改变整个局面。

说话间,便到了钟府......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