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七百八十九章 所谓教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办?”这里令霍单最为担忧的一个问题,毕竟指挥使在他的心中就是天一样的人物,若是让指挥使怀疑,那就说明自己的官途到头了。

钟逸满不在乎道:“无妨,如今两起案子已经进了收尾阶段,到时候只要给陈帅一个满意的答复就好了。”

霍单听钟逸这么说,这才稍稍放心一些,不过还会焦虑的问道:“那日后陈帅要是对咱们产生隔阂怎么办?”

说起这个,钟逸更无所谓了,他一摊手道:“陈指挥使什么时候与你亲密无间过?”

“......”

扎心又异常真实。

霍单大致收拾好之后便随着钟逸出了千户所,可当二人的身影消失时,门后忽然浮现出一人的眼睛,他直勾勾的盯着二人离去的方向,嘴角不经意之间挑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

......

夜幕初降,两人穿过熟悉的巷子朝戴面具男子所在的宅院走去,这已经是他们连着三日晚上来这里了,早就轻车熟路,所以速度比头一次要快上许多。

路上霍单忍不住问道:“大人,咱们都已经被怀疑了,为什么不与戴面具的男人保持距离,这要是再让指挥使大人知道了,不知又要作何感想与决定了。”

“放心,你不说我不说没人清楚的,再者说了,戴面具的男人是幕后主使,要想破这起案子,是一定要与他接触的,这是不可避免的事,就算指挥使大人在此,他都不得不与他见面。”

“好吧,只不过属下心里一直乱乱的,总担心有不好的事发生......”

“别胡思乱想了,到时候案子一结束便是过年,给你留一段休息时间,好好热闹热闹,忙活这么一年了,也确实需要找个时间来调整情绪。”钟逸画了张大饼,不过这张饼就放在嘴边,只要愿意伸手,完全可以吃到。

有了盼头,霍单总算振作起来,他步子迈的更大了一些,此刻比起钟逸都要着急。

这正如了钟逸的愿,他也多使了一些气力,让速度更快一些,毕竟他现在心里藏着一个问题要好好问一问梁君,梁君是个传奇人物,而且生活阅历极其丰富,他想要从梁君这个老江湖这里是一个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的。

进了院子,人们寥寥无几,钟逸只见到了准备粥馒头的人,而其余难民则一个都没有到达,不过确实,这个时间他们不应该来,为了掩人耳目,也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要知道如今只是刚刚入夜,京城的百姓没有全部进入梦乡,这要是一大群人行动,目标过于广,实在太容易暴露了。

这群人对钟逸已经有些熟悉了,虽然头次知道钟逸是锦衣卫之后,惧怕过他的身份,也将别的官员所作所为迁怒到他的身上,可这几天这位锦衣卫不仅没有抓他们,甚至昨晚那么大的行动都装作置若罔闻,这才慢慢放下了对他的戒心。

也正因此,他们望向钟逸的眼神不再抱有敌意,甚至有些人还在微微侧目点头。

钟逸顾不得诧异他们的变化,带着霍单进入暗道,来了隐藏着的小隔间,叩门之后里面很快便传出了动静。

门一开,钟逸与霍单闪身进了去,梁君这才缓缓燃起蜡烛,将房间照亮。

“蜡烛都没点一根,难不成我搅了你清梦?”

面具背后露出的眼睛白了钟逸一眼,没好气的对他道:“我又不是你,怎会整日大睡。”

“......”

钟逸略有无语,他娘的,梁君倒看人很准,如若不是陈达斌下午的命令,说不准他此刻还在梦里与周公相会呢。

但他仍是反问道:“那你为何不点蜡烛?省银子?昨夜你才大赚一笔,大财主都是这么抠门的吗?”

“那笔银子算不得什么,你要知道我接济了多少难民,换成他们的口粮也堪堪只够数日,不过我倒不是为了节省,只是习惯了黑暗,有些光亮反倒是不适应了。”

梁君语气淡然,似乎对他来说这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可钟逸却沉默了,没有人甘愿在黑暗之中活一辈子,梁君是有苦衷的,而且苦衷让人心疼。

“他们的身份有定论了吗?”

钟逸知道梁君是在问昨夜在铁匠铺抓到的那群人,他没有隐瞒,因为他还要靠着梁君来解疑释惑呢。

“如咱们的猜测,那群人确实是靠你的行动来为他们打掩护,所以我肯定你这里是一定有他们的人,至于是谁,太难猜测了,毕竟人数又多又杂,没有实际证据是下不了定论的,但这个倒无伤大雅,昨夜一整夜,锦衣卫一共抓了八人,有两人在抓捕过程中死了,经过白日的审讯,我总算问出了他们的真实身份。”

梁君好奇的问道:“到底是什么人?”

钟逸也没有卖关子,如实告知:“白莲教!”

“什么?”

梁君有些震惊。

“梁大哥你听说过这个教派?”钟逸更加确信这次没来错地方,果然找梁君是最佳抉择。

“当然清楚,怪不得他们要找铁器呢,我早就应该猜到是他们......”梁君一幅恍然大悟的样子。

钟逸这个时候更加好奇了:“梁大哥你快跟我说说这个白莲教到底是什么。”

梁君沉思许久,才道:“白莲教是流传民间的一种秘密宗教结社,它渊源于佛教的净土宗,起初的白莲教崇奉阿弥陀佛,提倡念佛持戒,规定信徒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不饮酒。号召信徒敬奉祖先,是一种半僧半俗的秘密团体。”

钟逸紧接着又问道:“按理来说这应该算是佛教的一种分支,对朝廷是有益而无害的呀。”

梁君叹了口气又道:“话虽然是这么说,可后来的白莲教便逐渐变味儿了,他们的信徒都是些穷苦老百姓,没读过什么书,很容易就让人控制住了,他们后来的目的只有一个,无论是盛世还是乱世,就是要起义推倒朝廷重新立主。”

听到这里,钟逸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