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七百八十二章 两个蠢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钟逸点头微微示意,守在门口的霍单立马领会,按动门内安置的机关,只听一声机关转动的声音,门这时候便可以打开了。

门外两人感觉到了门上的异动,发出惊叹的声音。

“兄弟,这门好像能开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难不成咱们不小心触动什么机关了?”

“管他呢!能进去就行!里面可有无数金银财宝等着咱们呢!”

“你确定面具大哥真的离开了?”

“那还能有假?咱们可是亲眼看到一大群人出去的,面具大哥在大伙儿最前面。”

“可如果门内还有人的话怎么办?”

“放心!不会有人的,再说了,咱们在外面都这么这么久了里面不也什么动静嘛,要是有人的话不早就该出声了。”

“这倒是......”

似乎另一位也打定了了心思,毕竟没人能够在顿顿菜包子的诱惑面前坚守本心。

而门内的钟逸与霍单早就等候多时了,听到外面两位蠢贼的对话也觉得可笑的很,前怕狼后怕虎还学人家当贼,看来这次要好好给他们长个教训,教教他们日后怎样做人了。

屋内的蜡烛已经被钟逸吹灭了,黑漆漆一片让人很难看清楚里面藏着两人。

“吱纽”一声,房门终于被他们推开了......

“兄......兄弟,这里面怎么这么黑......”战战兢兢的声音让人能够听出他此刻的恐惧。

“废话,蜡烛不要钱啊,你从家走的时候不把蜡烛吹灭啊?”

“好......好像是这么个理......”

他商量着对另一人道:“要不.....你打头阵?兄弟你不是不害怕?你先来,你请!”

“我......我来就我来!”不难听出他心绪的不平静,不过故意将声音放大一些来为自己壮胆,以此来维护同班心中的形象。

他试探的迈出第一步,可刚刚伸出腿,又立马缩了回去,好似门内藏着吃人的厉鬼,只要一进去这间屋子便不能幸免。

“怎么了兄弟?你不会不敢吧?”另外一人这时候胆子倒大了些许,激将法用的是炉火纯青。

藏于门后的霍单感到好笑,若不是害怕对方发现有人而逃跑,他早就憋不住笑声了。

“我怎么会不敢!我可是从小被吓大的!”

说着就又迈了进去,这次倒没有退缩,多半是怕让另外一人耻笑。

等两只脚全部进去的时候,他颇为骄傲的对身后同伴说道:“你看,这间屋子没什么东西吧?我就说别怕,你不信,行了。赶紧进来吧,把蜡烛点着,找一找他藏的金银财宝,咱们马上就要发财了!”声音里是抑制不住的激动。

另外一人一看没什么意外,胆子也大了起来,跟着前面的人便进了屋子。

可就在他刚刚站稳的时候,霍单忽然从他们身后发起进攻,一个扫腿将一人放倒在了地上,另外一人还没来得及询问他的情况,一拳已经冲到了他的面门,他感觉身子一软,头脑忽然一片空白,跟着便倒在了地上。

另外一人晃晃悠悠刚才地上起来,霍单勾腿直击向他的胸膛,胸前一阵窒息,他也倒了过去。

须臾之间,霍单很轻松便已经治服了这两个蠢贼。

钟逸这时候才将蜡烛重新点上。

两位被制伏的蠢贼一个大叫求饶,另一个则是问钟逸与霍单的身份。

可在烛光里看清钟逸的样貌之后,其中一位彻底傻眼了......

钟逸这时候也乐了,真所谓冤家路窄,昨日就是因为他才陷自己于死地,可好巧不巧,今夜又在这里重逢了,这可真是老天的眷顾。

蟊贼中的一位正是昨夜死咬着钟逸不放的络腮男子。

“今夜落在可算落在我的手里了,我也不为难你,寻个舒服点的死法儿吧。”钟逸瞧着他打趣道。

络腮男差点让钟逸吓昏过去,等他清醒一些的时候,裤子已经湿了一半,他连连求饶:“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当我是个屁,把我放了吧,小的昨夜是被猪油蒙住了心呀,现在还后悔着呢,您千万别杀小的,小的上有老下有小,我这一死全家都活不成了,足足五六条人命啊!大人您要是放了我,小的见您一次磕一次头,一定磕到出血为止,小的以后就是您的一条狗,您指东我不敢西,您可千万别杀我啊!”

另一人见状也开始求饶,小小的屋内鬼哭狼嚎,让人实在烦躁。

“别哭了!”

钟逸怒斥一句,两人顿时住了嘴,愣是一言不发,这种收放自如的演技让钟逸都不禁称奇。

“我问你一句你答一句,若是我满意,你们俩的小命就暂时留着吧。”

两人狠狠点头,望着钟逸一脸感激。

钟逸首先对络腮男子问道:“你叫什么?”

“小的名叫胡小,在家排行最小,又因为出生时只有小猫一般大,便起了这个名字,俗话说贱命好养活,小的我从小......”

“谁问你这么多了?该说的说,不该说的别乱说,多说一个字你都活不成,听清楚了吗?”胡小话还说完,就被钟逸打断了。

胡小闻言连连点头,一个字都不敢再说了。

“你呢?”钟逸又问道另一个。

“小的巩波,与胡小同村。“

钟逸微微点头,接着又问:“你们两个也是来京师讨食的难民?”

“是是。”两人异口同声答道。

“这个房间你是怎么找到的?”

胡小犹豫起来,可看到钟逸冷峻的表情,又立马道:“是吕松青告诉我们的。”

“吕松青?”钟逸头一次听到这个名字。

“就是昨夜为难你的那个魁梧男人。”

钟逸脑海中隐现出他的身影,那人是有些功夫的,钟逸昨夜经过简单的交手便能看出来。

“他是什么人?”钟逸对吕松青甚是好奇,毕竟听梁君说过,这间屋子除了他之外便没人知道了,可吕松青又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的消息呢?

“小的也不知道,只不过从我们知道那位面具大哥在这里赈粥的时候他已经存在了,似乎是跟着面具大哥最早的一批人。”

看来吕松青跟着梁君从一开始便是别有用心,毕竟一个练家子什么时候讨不到吃喝,没必要非要接济才能过日吧?

而且在神不知鬼不觉中他还能查出来梁君的这间秘密小屋,这人不简单......

梁君是一个神偷,侦查与反侦查意识绝对不是常人所能比拟的,而就这吕松青还是在他没有察觉的情况下找到了屋子,足以说明一些问题。

难道他与盗铁的人是一伙的吗?

......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