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七百六十九章 揭发者是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听孩子提起过。”审视的目光终于从钟逸身上收回,中年男人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接着男人又添道:“那次的事,多谢了。”

“小小之事,何足挂齿。”钟逸的表情依旧坦然,他知道对方是清楚自己身份的,可现在逃跑已然来不及,唯一能寄希望的就是对方念及恩情,不将他们揭发。

男人有些不解,仍抱着敌意,质问道钟逸:“你来这儿干什么?这可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我有我的职务,身上也担着我的责任,我来这儿的目的,你应该是清楚的。”钟逸毫不隐瞒,脸上镇定自若的神色好像只是在老友府邸做客一般。

“你......你这是要我们的命!”中年男人瞬间便急眼了,不过声音还是刻意压低了,他也明白引起周围众人的注意会有什么后果。

钟逸叹了口气:“你们是宁朝的百姓,我是宁朝的官员,我当然不想要你的命,甚至还想你们生活的更好一些,只不过你们长久以往这么下去,是一定要出事的,这次是我,难道你们就能保证下次朝廷派的人有这么好心?他们是会派人大举进攻还是偷偷摸摸的调查,你心里应该比我清楚吧?”

男人沉默了,确实如钟逸所说,朝廷里好官少,狗官多,这次碰到的是他,可下一次呢?没有人能够保证对手的手法还会这么善良。

可终究是势不两立的两方人,男人还是对着钟逸狠狠道:“你现在最好带着你的人马上离开,否则我就对这里所有的人说出你的身份,到时候你们还有命没命,可就不是我说了算了,我念在你对我儿子有恩,才留有情面,你可别蹬鼻子上脸!”

钟逸没被他的威胁吓到,既然对方能与他聊这么多,那就能说明不想与他为敌,所以钟逸现在仅在揭开事情表面一层面纱的情况下,还不想这么空手而归。

“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要是如实回答,我现在立马离开,也不让你在这里担惊受怕,毕竟我与你还是有些关联的,若我的身份被发现,你们或多或少是会受些牵连的。”钟逸开出了自己的条件。

中年男人脸上青一阵红一阵,愤怒之余也明白钟逸所言不虚,一群惊弓之鸟对于与敌人有关系的人,态度可想而知。

他咬着牙恨恨道:“我劝你现在赶紧离开,若我反悔,你今夜指定是要交代在这里的!”

“我只问你一个问题,这里的幕后主使是谁?”钟逸根本没有任何顾忌,直接问出了这个困扰自己许久的问题。

中年男人显然没想到钟逸会有这份胆量,他沉吟片刻,最后还是不悦的摇了摇头:“我并不清楚,事实上这里的人都不清楚,我们也只是从别人嘴里听闻有饭吃饿不死,然后才被召集起来的,至于谁让我们吃饱饭,我们不知道,也没必要知道。”

钟逸盯着他的眼睛,好一会儿,终于将目光移开了,他没说谎,钟逸能够看得出来。

“既然如此,那我便告辞了,日后再见。“

接着钟逸又蹲下对小男孩温暖笑道:“哥哥明日给你带些糕点,你一定喜欢吃的。”

“谢谢哥哥!”

小男孩对糕点显然很有兴趣,对钟逸的笑脸更加灿烂了。

“你若是明晚还敢来,我定要将你揭发!”中年男人无可奈何的放了一句狠话,只不过软绵绵没有任何威力,连他自己都清楚,他没有这个勇气,没有胆量成为众矢之的。

钟逸没作任何回应,带着手下的霍单离开了这里,等到了约定好的角落,手下也基本到齐了。

“有何发现?”钟逸问道。

一众人沮丧的摇摇头。

“没关系,我们明晚还有机会,现在暂且离开吧,天色已经不早了,想必幕后之人不会再出来了。”

手下们都点头,还有几个时辰就要天明了,他们如今很是困乏,急着想回家休息,对于钟逸的离开的命令,自然是求之不得。

一行八人,做好了离开这里的准备,可刚刚动身,四周突然围上了一群乞丐,在他们身后有人喊道:“对!就是他们!他们是锦衣卫!他们是来抓大哥的!他们不想要咱们活命!”

钟逸心“咯噔”一声,头皮发麻,他最不愿见到的事还是发生了......

乞丐越挤越多,八人被围了个水泄不通,除钟逸外,剩下的人身子已经控制不住的发抖,这种反应,好像已经证实了他们的身份确实是锦衣卫。

四周乞丐们虎视眈眈的盯着八人,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的话,他们早就被生吞活剥了,要知道,他们目前的惨状全都是拜官员所赐,不论是锦衣卫还是西厂番子,甚至各类官员,在他们眼中没有差别,都是他们的仇人,都想要他们的命,都与他们势不两立!

俗话说,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虽然他们不主动找事,可对方已经送到眼前了,哪有不杀之理?而且这群人很明显心怀不轨,若是让他们逃出,日后的饱饭能不能吃上就不一定了,为了守住这个秘密,他们不得不动手。

两方的距离越来越近了,钟逸他们被逼在了墙角,事到如今,已经退无可退,可就算动手,也只不过是自取灭亡罢了。

“谁他娘说老子是锦衣卫的!给老子出来!老子与那群狗官势不两立,哪个生儿子没屁y的诬陷你老子的身份,赶紧给老子滚出来,有本事说,没本事认?今日你爹倒让你瞧瞧老子他娘到底是不是锦衣卫!”

钟逸脸色通红,显然已经愤怒到了极点,而且还带着一股强烈的委屈,在旁人看来他极其冤枉,若此刻在六月,说不准已经开始飘雪了,毕竟眼前站着一位堪比窦娥的人。

这一番话出来,止住了众人的脚步,对呀,他们不能光听一面之言,不能别人说谁是锦衣卫,谁就是锦衣卫,要是哪日这屎棚子叩到自己的头上,这找谁说理由去?

钟逸见有效果,心里也松了一口气,不过此刻的内心充满疑问,是谁将他揭发的?难道是小男孩的父亲?不应该呀,若是告发,一开始就不会与钟逸聊这么多了,但另有其人的话,又是谁呢?难道这里除了他们之外还有别人清楚自己的身份吗?

......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