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七百六十八章 信人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入了深夜,家家户户都已进入了梦乡,可这里却仍在热火朝天的干着,仿佛是另一天地,与整个京师格格不入。

的确,他们本就不属于京师,也不该是与京师,可他们属于宁朝,是宁朝的百姓,也是泱泱众生的一种生活写照,他们代表着最底层的人,生活在生死线上的人。

钟逸一众人仍聚在一角,手里的粥也已经喝完了,肚子暖洋洋的感觉并没有让人感到半分温暖与安全感,钟逸面对下属眼神的询问,一一全当看不见,他就静静的望着眼前的灾民,又或者是乞丐,他们个个脸上洋溢着幸福满足的笑容,这与前段时间街角瑟瑟发抖,腹中空空如也饥饿无比的他们完全不同,似乎这辈子从未如此开心过。

单从这方面来讲,此次盗窃案的幕后主使是一位好人,是一位善人,皇上没做到的事他做到了,他只是普通人的身份,有身技艺、有腔侠肝义胆,这种人值得人钦佩,若是将他抓进牢狱斩首示众,别说京城内所有的灾民不同意,就是自己,都于心不忍啊......

可他身上这身官皮从一开始就已经预兆两人的势不两立,要是抓不到他,遭殃的便是自己,难道就真没有什么两全之策吗?

“大人,该拿出一个对策了,如今都两更天了,粥之类的东西也所剩不多了,乞丐们一个个也都吃饱了,他们可马上就要散场了!”

说话之人依旧是刘昊,他心里焦急的很,这起案子的功劳可不是一星半点,若是办好,日后便是自己升官发财的资本,他可不想像他的酒鬼老爹一样整日泡在酒坛子里,甚至还死在了酒上,他绝不能这么碌碌无为,人们常说穷不过三代,可他家祖祖辈辈都是穷鬼,也是时候从他这辈子开始改变了。

钟逸何尝不明白刘昊的意思,可无完全稳妥之策,钟逸是绝不可能冒如此大的风险的。

“无妨。”

“可是......”

“没什么可是,大人说什么就是什么,你小子现在是翅膀硬了,连大人的话都敢不听了?”刘昊还想说什么,霍单已经堵住了他的嘴,他心里虽然也着急,只不过对于钟逸,他是信任的。

“属下不敢......”刘昊暗暗低下了头,不过目光之中闪过一抹阴毒,但谁都没有发现。

钟逸拍了拍屁股上的土站了起来,他站到众人面前,轻声道:“我知道刘昊所说就是你们心中所想,其实我也心急,马上就到年关底下了,这是陈帅留给我的最后期限,比起你们,我更想早点侦破这起案子,只不过我不能拿你们的安全来做赌博,巷子外候着兄弟们现在在何处,离这里多远,是否真有能力抓捕现场的所有人或者找出幕后指使,这些都是未知的,如果我们现在动手,很可能在救援未到之前已经被他们抓死来杀害了,这个宅院中有多少乞丐你们不是不清楚,现在若没有完全之策,只是虎口送食罢了。”

这一番话点醒了众人,他们其中有人被功力蒙蔽的眼睛,有人只是单纯的对眼前状况的恐惧想要寻求一条出路,不过钟逸说出原委之后,再没有人催促他了。

“好了,你们现在也别无所事事的呆着了,在宅院中四处转转,看看何处地方感觉不寻常,提前将宅子的布置道路熟络,没有坏处的。”

“是!”

受了令,伪装成乞丐的锦衣卫们三两成群的分散开来,钟逸虽然没嘱咐他们别闹事,不过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对求生的本能不允许他们出先纰漏,这点儿上他们比钟逸更为清楚。

霍单很自觉的留了下来,他陪着钟逸在院落四周仅有的几间房子中打量着,不过令两人失望的是,房子内仅是做粥做馒头做衣物被子的地方,至于什么指挥中枢的构造,是半点都不沾边的。

“大人,别怪老霍我多嘴,我总觉得一直等待不妥,若是幕后之人一直不出咱们要怎么办?算算日子,离陈帅约定可没多长时辰了。”

霍单这善意的提醒钟逸也明白,只不过目前他属实对这一块硬货拿捏不得。

他指了指四周的人,问道霍单:“他们是谁?”

霍单一愣,疑惑答道:“灾民?乞丐?”

钟逸摇摇头,沉声道:“在没有吃食活不下去的时候,他们就是畜生,六亲不认的畜生,谁不允许他们活下去,他们就要谁死,要抓幕后主使,就是逼他们走上绝路,与其窝囊的死,还不如轰轰烈烈战死,杀一个不亏,杀两个回本,或许这还有一线生机,这是他们心底最真实的想法,所以咱们现在无异于在刀尖上跳舞,一不小心便万劫不复,就算最后案子没办成我让陈帅处置,我也绝不能拿兄弟的性命去做这必输的一次赌博。”

霍单目光震惊,略带质疑问道:“真......真有这么玄乎?”

钟逸苦笑:“有过之而无不及。”

两人没有继续在这个话题上逗留,因为谁都知道继续说下去只是徒增烦恼。

其实钟逸心中有了一个想法,此事并非他口中这般无解,要想不流血不牺牲也有一种办法,那就是找到幕后那人,然后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他从这里带出去,到那时,所有问题便会迎刃而解。

可那人到底是谁?到底在哪呢?

钟逸有些头痛......

“大哥哥!“

稚嫩的声音从钟逸身后传来,钟逸略感熟悉,回头望去,是一个脸颊红扑扑的小男孩。

钟逸恍然想起再什么地方见过,心中暗道一声:不好!

本想转身离开,可小男孩身后还跟着一位男人,看这样子似乎是他的父亲。

若是这样离去难免令人起疑,日后再想混进去便不容易了,钟逸心头一狠,他寄希望于人心并没有他想象的如此之坏......

他朝小男孩走进两步,温暖笑了起来,接着半蹲到他面前:“看来这两日过的不错呀。”拍了拍他圆滚股的肚皮。

小男孩憨态可掬的笑道:“好不容易能吃饱饭了,可要多吃一些。”

“这位哥哥是?”小男孩身后男人问道他。

“爹爹,这就是那日给我买馒头吃的哥哥,我跟你说过的!”小男孩兴奋的介绍道。

这位中年男人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接着颇有敌意的盯上了钟逸。

钟逸没有露怯,与他目光直直的对视......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