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七百五十九章 一种成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春坊里很安静,落针可闻。

许玉轩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不知是晕过去了还是太伤心了不想动弹。

宁嘉赐喜欢玩,喜欢变着花样玩,但他毕竟是心性纯良的孩子,人并不坏,打老师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他可从来没干过。

今天玩大了!

眼睛定定瞧着自己的双手,宁嘉赐在回忆,那一方神奇的惊艳的砚台......它是打哪儿冒出来,出现在自己手上的?

温源和郭秉浑身筛糠似的颤抖,脸色白得像死人,太子闯出来的祸,倒霉的肯定是他们这些太子身边的太监,这事若让陛下知道,肯定会把他们杖毙的。

事件的幕后黑手钟逸则没事人似的站在一边,一边想着今天晚餐吃什么,同时顺便估计了一下许玉轩的伤势。

砚台是上好重砚,古朴大方,手艺精美,据说是前代名相用过的,重要的是它分量很足,足有三斤多,一家伙砸在许玉轩腿上,许玉轩应该......犯了损毁文物罪?

想必伤势应该不会很严重,大宁的文官是久经斗殴考验的,不但打人凶猛,而且也应该能扛得住揍才是,只不过许学士心灵上的创伤,恐怕一时难以愈合了。

宁嘉赐呆呆地注视着许玉轩,神情充满了懊悔和惧意,讷讷道:“许学士他......怎么了?”

“被殿下放倒了。”

“接下来我该怎么办?”宁嘉赐瘪着嘴,有点要哭的意思。

钟逸道:“殿下,接下来不是你该怎么办,而是要看许学士怎么办。”

“许学士会怎么办?”

“不出意料的话,许学士休息够了应该会起身,然后入宫向陛下告状,殿下要做的便是在东宫等待陛下的责罚......还有,你殴打老师一事,满朝文武不会放过你的,特别是那些言官御史。”

宁嘉赐毕竟是个十四五岁的孩子。闻言顿时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我不是故意的!”

宁嘉赐悔恨的同时,趴在地上的许玉轩终于有了动静。

他沉沉地叹了口气,然后坐了起来,神情很狼狈,脸上一团一团脏兮兮的,而且由于脸着地,鼻孔里还冒着鲜血。

许玉轩的神色很怪异,痴呆似的盯着宁嘉赐久久不语。仿佛不认识他似的。

宁嘉赐被他这种怪异的目光吓坏了,哭得愈发大声。

钟逸也吓着了,心想这许学士该不会真发了疯,想刺杀太子报仇吧?于是钟逸向前跨了一步,有意无意地挡在宁嘉赐身前。

太子若在他眼皮子底下出事,他也没好果子吃。

事实说明钟逸的担心很多余,良久以后,许玉轩只是自嘲般一笑,仰望房梁喃喃一叹:“书生报国无地。空白九分头......”

这是前朝诗人一首词里的句子,此刻许玉轩喃喃念出,竟说不出的寥落悲凉。

没计较太子刚才伤他的举动。许玉轩知道是他情急所为,他只是感到心力交瘁,真的累了。

这些年来,他唯一的职责便是教太子读书,为了太子他可谓呕心沥血,肝脑涂地,修完《宁太祖实录》后,他这几年干的唯一一件事便是教导太子,这是陛下赋予他的重任。只可惜太子实在太顽劣,太懒散,从无读书的兴趣,一直敷衍应付着老师,许玉轩也是正经的进士出身。有着读书人的傲气和自负,花了几年的时间只干一件事,却没把这件事干好,反而一塌糊涂,许玉轩是真感到心灰意冷。而且萌生了退意。

他不是不想当官,可他承担不起太子平庸无知的罪名,这罪名太重了,许玉轩无法预知太子将来即位后是个怎样的皇帝,但以太子现在的性子,肯定是个不学无术的皇帝,将来朝堂议论起来,他这个左春坊大学士难辞其咎,既如此,索性现在请辞,至少比将来被文官们骂得体无完肤要体面些。

拱了拱手,许玉轩萧瑟一叹,道:“太子殿下,臣恐怕教不了你了,你......好自为之。”

罢摇摇头,许玉轩站了起来,膝盖上的伤却令他身形一个踉跄,险些栽倒。

倔强地站直了身子,许玉轩落寞地朝春坊外走去。

宁嘉赐愈发惶恐了。

他不喜读书,不好学,但他对先生一直很尊敬的,现在许玉轩摆出一副朽木无法再雕的姿态,令宁嘉赐深感受伤,他的自尊心也大受打击,他更受不了许玉轩刚才看他时那失望透顶的目光。

终究不愿让别人失望,别人对他失望代表着自己的无能平庸,宁嘉赐正处于热血沸腾,急待证明自己的少年时代,怎能受得了被人如此看低?

“怎么办?许学士不愿教我了,我怎么办?”宁嘉赐无助地瞧着众人。

温源见许玉轩没有去陛下面前告状的意思,不由心情大定,至于许玉轩的去留,他是毫不在乎的,于是笑道:“殿下莫急,许学士走便走了,朝堂里那么多大学士,再换一个不就.....”

话没说完,宁嘉赐一脚狠狠踹在温源的腿上,白皙俊俏的脸蛋上浮出几许怒意:“滚!不说人话的东西!”

温源慌忙道罪退开几步。

钟逸懂宁嘉赐的意思,他更相信宁嘉赐其实知道该怎么办,他所求的不过是别人的一句认同而已。

扭头看着许玉轩缓慢踉跄的背影,钟逸朝宁嘉赐躬身一礼,道:“殿下,现在你应该追出去,留住许学士。”

“他肯留下么?”宁嘉赐无助地看着钟逸。

钟逸笑了:“殿下若有诚意,许学士一定肯的。”

“怎样才叫有诚意?”

“殿下,道个歉对你来说,这么难吗?”钟逸叹息道。

宁嘉赐浑身一震,接着转身拔腿便跑,跑到许玉轩面前拉住了他的衣袖,道:“先生,许先生莫走!”

许玉轩顿时呆了一下,然后慨叹万千,“先生”这个称谓。当今陛下常说,陛下谦逊有礼,待臣子如待朋友,很少直呼官职姓名,惯以“先生”称之,可东宫太子却极少叫人“先生”,通常只是一句“许学士”,今日竟听得他开口叫先生。令许玉轩心中不由涌起一阵暖意。

“殿下......”

宁嘉赐没有任何太子的架子,只是拉着许玉轩的衣角,像后辈一样恭顺且诚恳的看着他。

“先生莫走,嘉赐虽顽劣,但并不愚钝,先生定是对我失望了,还请先生待我如待子侄,多予耐心,勿弃勿离。”

许玉轩一震。眼中迅速泛起泪光。

宁嘉赐放开他的衣角,退后一步,恭敬地朝他长长一揖:“许先生。嘉赐方才错了,向你赔罪。”

许玉轩急忙长揖回礼,太子如此正经的施礼,他是臣子,受不起的。

宁嘉赐直起身,期待地看着许玉轩:“先生.”

许玉轩神色数变,犹豫挣扎,一想到刚才宁嘉赐叫他先生,还向他正经施礼。待之如国士的恭逊态度,原本坚定的退意渐渐动摇。

良久,许玉轩叹了口气,道:“臣不敢弃殿下,只恐殿下不读书。将来弃了天下。”

一听许玉轩言语松动,宁嘉赐不由欣喜万分,躬身道:“有先生教导,嘉赐必不弃天下。”

许玉轩紧绷的脸终于雪化霜融,缓缓点头:“如此。臣愿为殿下死而后已。”

风波过去,师生相视而笑,一片融洽。

......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