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七百四十五章 朝堂之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整个京师乱了一夜,内阁大大学士刘康府宅被烧,只是其中一个个例,但又是最有代表的个例,内阁乃朝廷权力中枢,这一把火烧的不仅是刘康,更是文官的尊严,朝廷的脸面。

而西厂得罪的并不只是刘康,但凡能在朝廷上排上名号的官员,都被西厂烧了个遍,不过最为严重的仍属刘康,否则他也不会如此激奋。

说来也是刘康时运不济,晚上厂卫群殴之后,刘康担心会出大事,又不便直接插手,于是上了自家外院的阁楼眺望事态,恰在此时,钟逸和霍单他们扮成番子,顺手将火把扔进了刘府,而刘府阁楼又是木头所制,一点就着,刘康来不及下楼,待下人拼死将他救出时,刘康已经被烧得很狼狈了,连他一贯引以为傲的一把美髯也被烧得七零八落。

堂堂大宁内阁大学士,执掌大宁权柄的阁老,在自家院里看风景没招谁没惹谁的,竟差点被西厂厂番子活活烧死......

刘康一直是个精于谋略的人,而且为人和善,待人宽厚,不过待人宽厚并不代表你把我当烤猪似的烤过以后,我还能笑着跟你说“我刘康出了名的以德服人,你想烤我没关系,烤到你服为止”。

当!当!当!

钟鼓司的朝钟第三遍敲响,宫门开启,两排大汉将军披挂而出,朝臣们神情一振,各自按品阶排好了队。

一名年轻的文官神情愤慨,振臂大呼道:“刘大学士府邸被烧,当朝阁老竟被阉狗如此欺凌,西厂张狂,竟至于斯!我等忠节之士,今日金殿之上必要为刘公讨个说法!”

不少文官纷纷点头附和。

朝臣班里,同为内阁大臣的马迁和赵衡互视一眼,接着朝面色阴沉的刘康点点头。

刘康仍旧一言不发地站在朝班首列,目光冷如刀锋。

紧接着,各部尚书侍郎统一上前一步:“西厂阉狗欺人太甚矣,愿陛下善惩之,若是长期以往,必乱朝纲,与朝廷为之大乱,此次上下同仇敌忾,不罚不足平民愤,不惩不足安人心!”

康宁皇帝帝显然有点吃惊,他没想到一个晚上竟发生这么多事,宫门每到晚上便落闸上锁,任何人不准出入,若非十万火急的军报,否则任何消息也递不进去。没想一个晚上的时间,厂卫打了一场规模数百人的群架,甚至烧了内阁大学士刘康的房子,连他引以为傲的美髯都没能得以幸免,只不过这六部的人凑什么热闹,难不成昨晚他们也受了委屈?

“几位爱卿,刘老愤懑朕倒清楚为何,难道番子昨夜也得罪了爱卿你们?”

康宁不说这个也罢,一提,六部各个一把手二把手顿时哭天喊地起来,鼻涕一把泪一把,连连展示自己的昨夜或大或小受的伤。

“西厂猖獗之甚,昨夜亦烧我屋,事毕未走而挑衅,肆无忌惮,不受约束,臣等请求处之。”

跪倒的六部官员泪水涟涟,丝毫不被身份所约束,其实今日的朝堂之上,并不会有人觉得他们丢了脸面,相反,这样的行为还会赢得文官的尊重,毕竟他们是为了捍卫文官集团的尊严,才不得不做出此举。

有了他们的明确态度,气氛被炒到了顶点,对于西厂,人人都恨不得立马诛之,哪怕平日里还受着西厂的好处,可今日却撇的一干二净,好像从祖宗十八代开始就已经是仇人了。

金殿之内,一场声势浩大的声讨西厂的朝会如火如荼,一朝官员都有参与,而上窜下跳最积极的,当然是监察御史和各科给事中这些靠嘴吃饭的家伙们。

只睡了两三个时辰的康宁帝原本有些疲惫的神情,在满朝文官异口同声的参劾声中渐渐变得凝重。

事情很简单,并不是什么难查的事。

散朝,移驾华清殿,刘康,钱山,昨晚所有受害人都随驾入殿,康宁帝到底英明,不会只听一面之辞,于是命宦官出宫召陈达斌和一切事情起因的锦衣卫千户钟逸入宫觐见。

想到钟逸,康宁皇帝的头又大了,加上这次,钟逸的名字已经三次传入康宁耳里了,不过三次都不是什么好事,钟逸还真是命途多舛,与寿平侯的事刚刚解决,又摊上了这次的麻烦事。

说实话,康宁皇帝对于钟逸的印象还是不错的,从一开始的水调歌头,到金銮殿上对答有序,最后是寿平侯事件上对钟逸的愧疚,虽然最终的处理结果是不错,可若没有寿平侯的肆无忌惮,又怎么会让钟逸受这些苦呢?

“钱山!你好大的胆子!朕平日是否说过,如今乃太平盛世,无论到何时,都不可动刀,你倒好!在你眼皮子底下,竟发生了这等动乱,而刘老屋子、六部的各位爱卿的府宅,竟让你一把火烧了!你要朕如何留你!”

平日里不可一世的西厂厂公钱山,在华清殿上,如同受到很大惊吓的小猫,颤抖不止。

他跪着连连叩头:“圣上饶命,圣上饶命!”

康宁皇帝一幅痛心疾首的样子,任由钱山磕头也不阻止,直到额头红肿、出血......

虽贵为皇帝,他也有自己的小心思,钱山是罪大恶极罪不可赦,可也是从小陪伴康宁从皇子成长为皇帝的老臣,他本就仁慈,且一直念着旧情,刚刚一番话,明着处罚钱山,其实是为钱山找条后路......

刘康不为所动,六部官员则是打量着他的表情,同为文官集合,内阁便是文官阵营的中枢,所以刘康的决定就是他们的决定,对于钱山的处罚,取决于刘康。

当!当!当!

厚重的磕头声还在持续,沉默的康宁皇帝还是没忍住开了口:“别溅红了朕的地方让朕心烦!”

钱山已经头晕目眩起来,整个身体软绵绵支撑不住,只不过内心坚定的求生信念让他不能停止对自我的救赎,他......想活命.......

刘康终于说话了:“陛下,老臣认为,昨夜西厂虽然恶劣至极,可钱厂公也并非全部知情,等锦衣卫前来对峙后,再说处置也不迟。”

康宁心中终于松了口气,他问到六部各位官员:“诸位爱卿,你们是何想法?”

“臣等与刘老意见一致。”

......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