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七百四十四章 一滩浑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如法炮制,钟逸点着了所有他知道地址的官员府宅,不过正如他的计划,所有的矛头全都指向了西厂,钟逸或多或少都留下一些证据,而证据都在直指钱山。

今夜乃是不眠之夜,整个京城陷入了混乱,叫骂声、哭泣声,声声不绝,火光、月光,点燃了寂静之夜。

向最后一位大臣家里扔过火把之后,钟逸一行人总算圆满完成任务了。

此刻,钟逸想寻一处地方等待天亮,毕竟西厂的人还在找他,他借着番子身份,搅浑了整谭京师的水,再加上之前恩怨,恨不得饮钟逸血食钟逸肉,所以为了众人的安全,还是稍微躲一躲吧,等事情发酵之后,在找个合适的时机出现......

就在想要暂且离开的时候,远远看到一位身着飞鱼锦袍的男人,神色焦急的奔向远处。

霍单看清他的面貌,忽然乐了,他对钟逸道:“大人,这正是我派出寻援的下属。”

这时候钟逸也认了出来,他对霍单道:“咱们身着番子衣物,我怕他不敢认,找几人带他过来。”

霍单应下,亲自前去。

等霍单将人带来之后,那人急忙对钟逸道:“大人,您手下百户在您府前已经打斗起来了,到现在,已经有一个时辰了!您赶紧去看看吧!”

钟逸顾不得感动,立马对手下道:“兄弟们,咱们换回衣物,杀回去!”

他若不出现,这场战斗不知要死多少人呢,况且来说,能不顾自己安危来救他的人,钟逸绝对不可能放置不管的......

这里离钟府不近,钟逸一行人用最快的速度赶了回去。

等钟逸到了的时候,战斗已经到了白热化阶段,无论是番子还是锦衣卫,都是杀红了眼,一开始用刀鞘,后来用刀背,现在已经用明晃晃锋利的刀刃了,此刻已到了不死不休的境地!

“诛阉狗,替天行道!”

往往人们在打斗的时候,总需要一个霸气的口号,钟逸一句话,已经将锦衣卫推到了正义的一方。

而在场锦衣卫一听钟逸的声音,顿时军心大振。

“钟千户在此,兄弟们,杀啊!”霍单祛除了他们心中仅剩不多的疑虑,气势瞬间压过了西厂一头。

钟逸再次带头冲锋,他要抓住结尾的小尾巴,让西厂付出沉重的教训!

......

......

钟府门前,厂卫之间的斗殴已结束,毫无悬念,锦衣卫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八名百户穿着飞鱼服匆匆赶来钟逸面前求罪,他们统一下跪,沾满血光的脸上尽是愧疚之色。

钟逸当然不怪罪,相反,他很欣慰,被他们的行为感动,他连连让众人起身,表情真切的与他们道谢。

百户们互相对视一眼,缓缓站了起来,他们也有过犹豫,谁不将自己的性命当性命,这个年纪,往往都是娶妻生子的人,对于家人的责任,不允许他们再这么无畏下去,不过今夜他们到了,而且为了钟逸,还受了或大或小的伤,他们是值得尊敬的人,即使只是尽属下之责,但照相不平凡......

锦衣卫的脚下,无数受了伤逃不走的番子们躺在地上呻吟哀嚎翻滚。

钟逸冷眼望着他们,教训不止于此,就算钱山,也不得幸免!

......

......

寅时了,早朝的时间快到了,刘康正等在午门外暴跳如雷,无数门生、盟友、同僚正围在他身旁义愤填膺,准备在即将开始的早朝上大展身手,事情不可能压得下去,因为西厂招惹了内阁三老之一的刘康。

文官集团与厂卫的关系本就不甚融洽,康宁年间由于皇帝刻意压制,厂卫的举动也收敛了许多,陈达斌和钱山之间斗得你死我活,二人对文官集团的态度却出奇的一致,那便是刻意结好,勿生仇怨,有犯了事的大臣被厂卫拿着了证据,二人也得先给内阁递个条子,询问一下意见后再论其罪。

厂卫如此妥协退让,才换来内阁和文官们的一丝丝好脸色,可今晚不知哪个天杀的混帐竟把内阁刘学士的房子烧着了,这等于是把天捅了个窟窿啊,更要命的是,那混帐捅了窟窿后,却把那根惹祸的杆子递到了钱山手里,这下好了,现在整个京师谁不知道是他钱山把天捅了个窟窿?

钱山欲哭无泪,辩无可辩。

老谋深算的钱厂公,很多年没干过搬石头砸自己脚面儿的蠢事了。

当!当!当!

钟鼓司的钟声敲响,寅时正,百官上朝!

钱山浑身剧颤几下,脸色愈发苍白,上朝的钟声听在耳里,如同听到了自己的丧钟。

到底是历经人事沉浮的老狐狸,他知道光慌是没有用的,眼下最要紧的是如何稳住内阁大学士刘康,刘康在康宁的眼中有多看重,这完全不是钱山可以比拟的,哪怕他从康宁皇帝幼小便开始陪伴,可这件积攒的香火情仍旧不如刘康的一番倾诉......

事已至此,康宁不可能不知道了,当务之急,他要先在西厂找个替死鬼,要先把自己摘出去,回头寻个时间去一趟刘府,诚心诚意的为刘阁老赔个不是。

这已经是钱山能想得到的办法中最合适而且最有效的了......

禁宫午门外。

午门是个很有名的地方,寅时早朝前,所有大臣必须在午门广场等候宫内太监开启宫门,大臣犯了错或是惹到皇帝不高兴,午门广场便是屁股挨板子的地方,学名“廷杖”,当然,如果大臣们不满皇帝的某个做法或决定,午门广场便是他们拉帮结派,集体静坐抗议喊口号的地方。

此刻已是寅时,钟鼓司已敲过朝钟,宫门即将开启。

午门外,几名文官脸色涨得通红,围在一名穿着绯袍官服的老者身旁,义愤填膺说着什么。

老者神情阴沉,一言不发,长长的一把美髯却仿佛被火烧过似的,参差不齐地缺了一角,浑身散发着一股怪异的焦糊味道,可以肯定这不是体内虚火,而是实实在在的着了火。

这位老者便是内阁三老之一刘康大学士了......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