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七百四十章 一波又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钟逸与孩童闲叙两句,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放入他怀中几粒散碎银两,动作很迅速,以至于霍单他们都没有发现,这让钟逸很放心,在男孩感激的眼神之下,带着霍单离开了。

他不得不得这么做,人饿疯了,什么事情都会做出来的,假使钟逸仅送予孩童馒头,他一走,周围无数人便会出动,别说男孩吃不到馒头,就是毒打,都要挨上好几顿呢,怀璧其罪,就是这个道理。

这是一份小小的善心,钟逸一直认为人但凡能够有些志气,便不会沦落到乞讨的地步,就好比他之前听过一句话,问为什么乞丐没有乞讨早饭呢,回一句,但凡早上能起来,他也不至于当了乞丐,这句话很精准,有手有脚,为什么非要靠别人施舍才能活下去呢?只不过是懒罢了。

但小孩不同,唯有乞讨一条道路能让他们苟且偷生。

所以钟逸在众多乞丐只中唯独只援助小孩了。

不过京城内恍然间便出现了这么多乞丐,此事绝非寻常......

“霍单,查查为好,这两日京城出现的乞丐们,多的有些离谱。”

“好!”

但凡钟逸的命令,霍单从不过问为什么,这就是跟随钟逸这么久的信任,但凡他要求做的事,一定有自己的理由。

到了府上,众人被留着吃了顿便饭,吃过之后,一一告退了,钟逸这时候已经钻进了书房,独自研究起了白日写下的证词。

不过看来看去,永远是这么几句话,钟逸有些苦闷,他甚至在想,什么时候就能偷到自己家了,哪怕损失些金银,能抓得住幕后之人也是不错的取舍,不过盘算着名单上官员的品级,他被盗的几率,很小很小......

钟逸再一次感受到了官位地位的苦恼,虽然这次的苦恼,反倒是更像庆幸,至少保住了钱财,不是吗?

“老爷!不好了!“

一位下人气喘吁吁的冲了进来。

“何事这么慌张,连基本的礼数都不懂了?作为钟府的下人,首先要做到的一点就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来,跟老爷学,吸气,呼气,再深吸一口,对对,动作很标准,继续......”

下人几次说话,都被钟逸打断了,脸上神色虽然焦急,不过老爷让做的事,还不能停止。

等到下人显的并非太过慌乱的时候,钟逸这时候才道:“嗯,如今的表情便很不错,继续保持,对了你要跟我说什么急事,现在说吧。”

“老爷,府外有很多人,看穿戴的模样,似是西厂番子,他们远远围着咱们的府邸,也不知道想干什么,而且每个人手中都举着一个火把,照得府外明晃晃的,小的......”

“什么!!”

“这么重大的事你怎么现在才说!你可真是要害死我啊!”

钟逸连忙披上外面穿的厚实衣物,匆匆出了院外。

屋子里站着的下人嘴巴一瘪一瘪的,看着很是委屈,嘴里还嘟囔着:“是你不让人家说的嘛......”

......

到了前院,钟逸没有下命令,众人已经自觉集合完毕,出了这么大的事,他们不可能不知道。

钟逸清点过后,连带着杂役后厨,府里男子也只有五十人之多,听着外面的动静,至少是自己的四倍人数,这可如何是好啊!

“赵耕你快出府,霍单他们刚刚离开,还未走远,你有轻功,定能追的上,到时候你跟霍单说,留一人找援,剩下人全都赶过来。“这是钟逸目前能想到的最佳办法。

“嗯。”

赵耕应了一声,平地突起,踏着房檐,一道黑影从空中闪了出去,虽然西厂有不少番子看到了这个身影,权当是只野猫罢了......

林雪瞳站在钟逸的身边,脸色并不好看,这是她头次遇到这么大的场面,虽然知道现在说只是白白扰乱钟逸的思绪,但还是没忍住,问道钟逸:“相公,他们是什么人?为何这么做?”

钟逸思考一阵,才想起来侍郎府前与西厂的冲突,临走之前,领头番子还放了狠话,看来今晚的事,与下午脱不了干系。

“是报复,西厂的报复,下午相公与他们打了一架,他们打不过,如今气急败坏,自是想阴相公一手。”

不得不说,西厂那帮人的德性跟小时候打架输了拉帮手的家伙是一样一样的,道德素质极其败坏,人品节操极其低下。

“相公可有对策?”林雪瞳见钟逸恢复平静,还以为是他找到了应对方法。

“娘子可曾看到后院的狗洞?”钟逸临时想到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不过大丈夫能屈能伸,蝼蚁尚且偷生,更何况是人呢?

“见过,上次还有只小黄狗在那儿撒尿呢。”

“......”

“当相公没提过这回事,如今只能等赵耕的消息了。”

虽然到了退无可退的时候钟逸还是可以钻这个狗洞,不过这一泡尿整的自己怪恶心的,早知道不问林雪瞳这个了,自欺欺人虽不可取,不过倒可以适当用一用......

围墙外几名打着火把的西厂番子凑近瞧了几眼,接着又鬼鬼祟祟地跑了回去,半天不见动静,一柱香时辰后,胡同外传来细碎杂乱的脚步声,番子们一个接一个的出现了,仿佛从四面八方涌出来的蚂蚁似的,人人手里攥着一根木棍,形状颇似衙门里镇堂威,打犯人用的水火棍,半红半黑。

人山人海的番子,数不清的晃动着的火把,京师黑夜的寂静渐渐被划破,四面八方的脚步声,叫骂声,张狂至极的笑声......

“带人先备好水,府外火光非同寻常,不像是照明用的,反倒像是武器,火烧千户府?呵呵,好狠的手段......”钟逸冷笑数声,怒气已经压抑不住了,仅是因为打了几架,这群人就想要他性命,天子脚下,还有没有王法了!真当自己这么好欺负不成。

其实钟逸也清楚,这件事一个档头可是抉择不了,若没有西厂厂公的意思,他们哪敢做这胆大妄为的事.......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