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七百三十六章 又有麻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冬日愈来愈深,街上行人裹上了厚重棉衣,而一些穷苦百姓就惨了,只有薄薄一层内衣,日头红还好,若是天公不作美,下场大雪,不知京城街上又要多几具横尸了。

古往今来就是这般,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很多人连每餐一顿饱饭都保证不了,而另一些人却餐餐山珍海味,尤其是这个年代,你的出生便限制了你的所有发展,唯有科举能改变,而科举就像一群人过独木桥,茫茫人海只有几人能跻身另一阶级,但那仅仅也是几人啊。

钟千户很幸运,虽然他不是书生,也没有经过万军过独木桥的科举,但他仍旧凭着那丝说不清道不明的运气成了官宦阶层。

这日,一场大雪袭来,天寒地冻的日子里,钟逸也无心再去千户所,京城为一朝之都,治安自然比其余地方要好上许多,日子太平了,锦衣卫就闲下来了,自打进了冬日,钟逸除了例行程序的抛头露面,便躲在了家里。

今日,他坐在家里的热炕上,看着窗外屋檐下凝结的一根根晶莹剔透的冰柱,想象一下前世吃过的冰棍儿,忽然有种淡淡的惆怅,宛若隔世的乡愁。

很久没吃过冰棍儿了呀......

打造一个小模具,注水,再加一点点蔗糖,一两滴薄荷叶的汁液。掺一些煮熟的红豆和绿豆,最后插根小木棍儿,放在室外等上半个多时辰,等水结成冰,把它从模具里扯出来,一根简陋版的冰棍儿便做成了。

钟逸唤来林雪瞳木璇等一众女眷,众人看着冰柱,莫名其妙,而林雪瞳更是大失所望,她不加掩饰的打量着钟逸,心里猜测,这场大雪是不是将自己相公冻傻了,一根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冰棒,竟然对她们称有惊喜。

赵耕在众女身后,头一个质疑起了钟逸:“飘雪冻成的冰柱有什么好看?难不成能吃呀?”

钟逸笑道:“赵耕你平日里脑子不灵光,今日倒是聪明了一回,我这冰棒,可不是寻常的冰棒,它确实能吃,不信你试试。”

“什么?”

“这东西能吃?”

“钟逸是不是逗咱们呢?”

这群与钟逸相熟的女眷窃窃私语起来,皆表示了对钟逸的不信任。

钟逸也不多加解释,一口放在嘴里,用舌头舔舐起来,淡淡甜味充斥着口腔,再加上冰凉的触感,让人发自内心的舒爽。

“我都尝了,若是我逗你们,不至于连我自己都骗吧,这确实能吃,很不错的,雪瞳你来做个表率,先尝一尝。”钟逸望向了皱着眉头林雪瞳,她盯着钟逸的目光,竟然有一丝嫌弃。

不过钟逸既然这么说了,林雪瞳就算保住他家主的威严,也要尝一尝,她拿起桌子瓷盘里摆放的冰棒,刻意挑选了最小的一个,放到嘴边,抓着冰棒的手有些颤抖,不知是冰棒上传来的凉意导致,还是为这怪诞的吃食感到可笑。

迎着众人期盼或不忍的目光,林雪瞳硬着头皮放到了嘴里,可舌头刚接触这一冰凉,她难以置信的望向微微含笑的钟逸,这阵香甜,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她连着舔舐几口,惊讶的问道钟逸:“相公,你到底怎么做到的!”

钟逸神秘一笑:“独家秘方。”

众女被林雪瞳这么一说,个个好奇起来,木璇、金伶,接着几位女眷都一一拿起了瓷盘上的冰棒,当她们放入嘴里的那一刹那,表情与林雪瞳如出一辙。

屋内众人高高兴兴地舔舐着,不时打个冰冷的寒颤,又接着继续舔舐......

钟逸总是让人出乎意料,这脑袋里除了坑人的技巧,不知装着多少新奇的东西......

连着好几日,钟逸被众人求着做冰棒,寒气逼人的天气,钟府上下一众人各个手中捧着冰棒,也不嫌冷,更怪异的是,他们竟然放入嘴中来回舔舐,直到冰棒一点点消散殆尽,才露出意犹未尽的表情......

不得不说,这样天天吃喝玩乐的日子实在太过惬意了,不过在你闲过一段时间之后,总有事主动找上门,谁都逃不脱这个定理,钟逸更加不例外......

这日,陈达斌下令将钟逸唤到了北镇抚司衙门。

钟逸到的时候,头上已经一片雪白了,这两日风雪又急了几分,街面上已经结出了厚厚的冰层,这种鬼天气,钟逸能呆在热炕上一躺便是一日,哪怕睡觉也好过出外面受冻,所以当钟逸收到命令的时候,已经是满腹牢骚了,但陈达斌作为钟逸的顶头上司,还有上次救他的恩人,钟逸捱着刺骨的寒风,漫天的雪花,一步步艰难的到了抚司衙门前。

门口两位守卫毅然坚守岗位,见到了锦衣卫的红人,各道一声钟千户好,便将钟逸放进去了。

钟逸在锦衣卫当中的地位蒸蒸日上,上次陈达斌所为虽是隐秘,不过时日多了,众人也能猜出个长短,基于陈达斌对于钟逸的态度,所以对待钟逸,他们也各自换了一幅嘴脸。

钟逸手底下的百户更甚,恨不得天天往钟府跑,每次来,总是带着礼物,对钟逸道是外来亲戚带来的家乡特产,不过钟逸亲自查看过后,总能从特产中找到夹杂着的金银玉器,他照单全收,没有半点问心有愧,而林雪瞳则有些妇人之仁,毕竟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可每逢她担忧之际,钟逸总是宽慰道,人家送来的只是特产,又不是贵重东西,大不了日后还回去便是了。

颇为无耻,不过却像极了钟逸作风,就算钟逸真的这么做,他们也没处说理,已经对外宣称是特产,又怎么能改口呢?

钟逸这次仍旧站在堂下,恭敬等待着陈达斌的到来,并没有因为陈达斌的器重而做出任何不妥的举动,钟逸明白,无论是那位上司,都不喜欢因为仰仗一些功劳,就把他们不放在眼里的人。

大约半柱香时间,陈达斌缓缓前来。

“下属钟逸叩见陈帅!”

钟逸半跪,行属下之礼。

“不必多礼,起来吧。“

陈达斌落了身,又对钟逸道:“钟逸,你也坐下吧。”

既然赐座,钟逸也不客气,身上的寒气还没完全祛掉。坐着确实比站着舒服多了。

陈达斌开门见山:“今日我找你来,是因为京城出了一件不小的事......”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