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七百三十三章 果不其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宁嘉赐身后跟着一众太监,其中高低胖瘦、老少皆有,这群人只有一个任务,那就是满足宁嘉赐所有要求,整日围着他团团转。

钟逸目光瞥处,却见一名中等个子,身材略显魁梧的中年人,战战兢兢地哈着腰走上前看不出多少纯爷们的痕迹,笑容里全是谄媚,太监就是太监再怎么纯爷们也只是个残缺的男人,生理和心理上早已被驯化成家奴了一一除非他进宫的时候没割干净。

钟逸被排出局外,正合他所愿。宁嘉赐仍凑齐了三人继续赌博,这回玩的是骰子。

手风这东西看不见摸不着,可是却能实实在在表现出来,它不会因为某人是东宫太子而特意眷顾他,也不会因某人是生理残缺的太监而歧视他,如同天道,公平无偏。

一柱香的时间过后......

宁嘉赐又变成了惨绿少年,骰子这东西想放水都难,一揭盅盖,胜负便已定下。

温源赢得浑身直冒冷汗,那笑容比哭还难看。

气急败坏的宁嘉赐一脚把温源踹开,又换上了郭秉。

没过多久,郭秉棒着一堆赢来的银子,哭丧着脸被踹出了局。

一个名叫吴玉成的太监如同上刑场般壮烈加入了赌局......

仍旧没过多久,吴玉成苍白着脸满载而归,他把宁嘉赐最后一百两银子赢过来了。

宁嘉赐的脸色已跟忍者神龟一般无二,嘴唇嗫嚅半晌,最后......哇地一声,抹着眼泪跑了,真正的泪奔而去。

吓得郭秉,温源等人急忙跟在他身后追着安慰,一行人就这拌跑出了钟逸的视线。

钟逸撇了撇嘴:“这种手气还要赌博,若不是碍于他的身份,今日能让他光着身子从这里跑出去......“

......

......

这便是常瑞谦所说的造化,不过钟逸只觉得摊上了一个麻烦,而且他有一种直觉,这种麻烦还会持续很久,对于一个赌徒来说,能让他欣喜的唯一方式便是让自己回本,而连输给钟逸这么多银子,就凭他只能赢不能输的架势,之后一定会向钟逸复仇的......

认识宁嘉赐的过程不算太愉快,想必宁嘉赐看他也不怎么爽,宁嘉赐的纨绔性子太重了,凡事有比较才会对周遭事物有客观的认识,相比之下,常瑞谦简直是彬彬有礼的温润君子了。

东宫太子泪奔了,下面一群太监亦步亦趋地跟上,钟逸摇摇头跟常瑞谦告别后回家了。

到了家中,一切安好,下人各司其职,女眷们聚在一起学习女工,钟逸凑近看了两眼,简简单单的针线活可把木璇愁坏了,看来舞蹈弄剑的手确实不适合针线。

正午之后,钟逸才生出去千户所的想法,自从秦元化那件事之后,锦衣卫们一直很清闲,虽然并非因为钟逸自己背景而战胜秦元化这位权贵,但在外人眼里,这就是锦衣卫的胜利,人们一想,一个锦衣卫千户连皇后的亲弟弟都在他这里吃了短,谁还来找这不自在呢。

简单走过程序之后,钟逸便又回府了,天气虽是放晴,不过温度低的很,能呆在烧红木炭的家里,就是能想到最欣喜的事。

翌日,钟逸吃过早点后,又懒洋洋的坐在了院子里,今日回暖一些,晒晒太阳,也是件惬意的事,他并不急着去千户所,最近京师太平,没什么大事,

直到卯时将尽之时,钟逸才站起身,懒洋洋地准备去千户所露个面。

这时有下人来禀,说有位太监求见。

钟逸一楞,印象里自己跟太监并无交情呀,哪个太监这么大胆敢来找他?不知道钟千户坑过西厂厂公吗?

迎至前院,钟逸发现求见他的赫然是昨日的温源,宁嘉赐身边的贴身太监。

温源相貌颇为平凡,但笑起来给人一种被重视被崇敬的感觉,也不知他暗地里对着镜子把这种笑容训练了多少次,才让宁嘉赐对他另眼相看。

其实内廷里的竞争比朝堂更残酷,更激烈,陛下仅此一子,谁都清楚未来的大宁皇帝必然非宁嘉赐莫属,毫无站队押赌注的悬念,若被龙潜之时的太子殿下看中,调到他身边侍侯,长久相处必有主仆情分,将来太子登基,内廷司礼监掌印,秉笔,御马监,团营以及西厂等等炙手可热的权力部门,还怕没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吗?别看现在只是在宫里见了哪个太监都点头哈腰的小角色,将来风水轮流转,他们呼风唤雨的日子指日可待。

钟逸瞧着温源一脸和气,心里大概清楚,能在万千太监中被挑选到太子殿下身边侍侯,必然也经历了一番腥风血雨的竞争,才有他的今天,这家伙自然不如他表面上看去那么善良无害。

一见钟逸迎出来,温源便堆起了笑脸作揖道:“钟千户,杂家可等着你了,哎哟,你说你怎么没去内城千户所应卯呀,太子爷可在你的千户所里等着呢。”

钟逸楞住了:“太子殿下去我千户所做什么?”

“当然要见你,想跟你说说话儿呀……”温源的笑容挤出满脸灿烂的褶子,用嗔怪的目光瞧着他,透着几分亲密。

钟逸一想宁嘉赐赌钱时的德性,不由挑了挑眉:“又想打牌?不好意思,烦劳温公公回殿下的话,臣还得应差呢。”

上回被宁嘉赐吓住了,一时没反应过来,回去后渐渐想清楚了,其实宁嘉赐就是只纸老虎,他现在没登基,而且因为是陛下唯一的儿子,寄天下重望于一身,内阁,詹事府和教他读书的学士庶吉士们把他管得很紧,他若敢无缘无故杀害锦衣卫千户,这便属于不教而诛的范围,人君之大忌,满朝的御史言官们不会放过他的,如今的君臣关系早已渐渐开始朝平等互衡的方向发展,宁嘉赐没胆子干出这么疯狂的事,所以钟逸拒绝得毫无压力。

温源显然没想到天底下居然有人敢拒绝太子殿下的召见,不由呆住了,片刻之后,讷讷道:“这......这个不大好吧?钟千户,这可是太子殿下相召呀。”

钟逸叹了口气:“太子也得讲道理呀,赌钱只能赢不能输,以后他召谁谁都不乐意见他......”

温源苦笑道:“其实殿下脾气挺好的,就是赌钱的时候有点急,而且这回殿下见你也不是为了赌钱......”

一听不是赌钱,钟逸放心了,想想真不能驳宁嘉赐的面子,一年以后他可是自己的大老板呢。

不能矫情了,矫情的人一般没什么好下场的。

于是钟逸决定去见见太子殿下,不过还是有点不放心......“温公公,太子殿下今日心情如何?”

“不错。”

“用过早膳了吧?咳,我听说没吃早膳的人脾气有点坏。”

“用过了,殿下的膳食一直都很按时的。”

“有笑容吗?笑容阳光吗?灿烂吗?不是阴笑吧?”

温源鼻尖冒汗:“……相当的灿烂。”

钟逸放心了,露出了微微的笑容。

“钟千户,跟杂家走吧,殿下等急了兴许脾气又差了,......您还有问题吗?”

“没了,出发吧......”

跟着温源,钟逸这便上路了......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