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七十四章 闺房夜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门没锁。”里面传来女子柔情婉转的声音,单听声音已经让人心猿意马,更不用说看到那幅倾国容颜了。

钟逸也没客气说声我进来了之类的话,提脚便跨过那不低的门槛。

女子安静坐在木椅子上,面目平静,看不出是悲是喜。

钟逸本想紧挨着坐她边上,可看到不易察觉的不喜,只好搬了个木椅,悻悻的坐到了她的对面。

这时钟逸才打量起正对的女子,一头绝美的头发被她梳成了百花髻,敷铅粉、抹胭脂、画黛眉、贴花钿、点面靥、描斜红、涂唇脂这七样步骤一样不少,最让钟逸倾心的是樱桃形的唇式,不禁想到樱桃小口这个词语。

看来,她真是做了个精心的打扮,钟逸不知这幅妆容画下来要多长时间,反正不会短就是了。就算斗诗大会之上,钟逸也只见她画了一淡妆而已。

钟逸莫名其妙想到女为悦己者容!

想到这里钟逸今夜经历的不快全被抛之脑后,柔声对眼前绝美的人儿说道。

“有心了。”

柳洁一愣,不明所以,但听到他温柔至极的声音,还是心中一颤。

钟逸看着微微出神的她,开口解释道。

“这幅打扮,好看极了。”

柳洁不明闹了个红脸:“王妈教了,这叫待客之道,蓬头垢面不得让你看低万花楼呀。”

“哦?我怎么听过一句话......叫女为悦己者容?”钟逸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

这小娘子,好歹也是红尘女子,不禁逗啊。

钟逸哪会得知,柳洁也在心中这样问着自己。

你怎么这么脸薄了呢,人家一说话你就脸红,红的什么劲儿呀?

柳洁听到悦己者三个字,脸红的能滴出水来,再也不敢抬头看钟逸了。

“说到底我还要承你份恩情呢,我听王妈说你做了通风报信这事,要不是你,今夜可就真见不到健全的我了,就算侥幸活了条命,缺一条胳膊少条腿也是正常不过了,见不到今夜那般指点江山激扬文字了。”钟逸一脸郑重,这让柳洁感受到了钟逸的感激。

“不过?让我感到好奇的是,为什么你来的这么及时呀,我也没通知你什么时候会来吧?可门口处矛盾一起,你就立马去告知王妈了。一开始,我以为你居住在二楼三楼,门口的争吵吸引了你的注意力,从窗口处看到的,但王妈把我带到这串院子的时候,我才知道你的住处在深远幽静的这里,这串院子可与门口隔着不是一段距离吧?争吵的声音也传不过来的吧?”

钟逸打量着满脸疑惑,不知钟逸所说何事的柳洁,一语成箴:“你是不是从斗诗大会结束后就在门口等着了?一直等到我的出现,等到我与王三生起冲突的时候急忙去找王妈,所以王妈才会在最关键的时候出现,我说的对不对?”

“啊?”她显然没有想到钟逸会想到这里。

不过,确实钟逸猜对了。确实,自从斗诗大会结束到现在,她一直在门口不易察觉的地方等着钟逸,要说为什么,她也不清楚。

或许是迫不及待?

这些都不必去思量了,最主要的是,她这一举动切切实实的救了钟逸。

钟逸从柳洁的脸上的表情中印证了自己的猜测,心中一叹,同时也有很深的疑虑。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就算自己一首水调歌俘获了佳人的心,但也不至于让她陷入这等痴情之中。

因果循环,钟逸见她没有提起的想法,自然不会强人所难,或许等到适当时候,她会主动敞开心扉的。

而现在要做的,就是逗她,调戏她。哈哈,她脸红的样子蛮好看的嘛,长夜漫漫,怎能少了佳人的笑。

钟逸对自己略显变态的念头深感羞愧,但逗她的时候可是一点都不含糊。

“喂,你说你这么关注我,到底是爱上我英俊的相貌了还是不菲的才气了呢?”钟逸每皮没脸的问道。

“呸,我就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人,这么会往自己脸上贴金呢?谁喜欢你了?”柳洁逐渐恢复了平常的状态,毕竟这里是自己的主场。

“哦?那你说某人斗诗大会提的最后一个要求是什么?还刻意用刘长卿来压我?哎,我就不明白了,我也没说不来呀,有些人就喜欢做些欲盖弥彰的事,比如在楼门口翘首以盼。”钟逸哼起了莫名的小曲,心情早就从刚才的不快中走了出来。

“我...我...我只是想跟你谈论些诗词歌赋,你别瞎想啊!”柳洁小女人十足,与往常万花楼花魁这一形象大相径庭。

“好!好!只管说来。”

柳洁不禁傻了眼,她就是随口这么一说,哪里是真的谈论诗词歌赋呢,事先没有准备,这时候不禁就有些语塞了。

她对钟逸自然不是单单的欣赏,否则也不会做这些出格的事,再说凤临府德才兼备气质外貌良好上佳的男子大有人在,柳洁这几年也见过不少,钟逸于她,是心底最深处的一个秘密,至少现在,她是不想与任何人说起的,包括钟逸。

“那个......钟公子刚从斗诗大会归来,自然心中藏诗于心血都消耗不少,现在正是修生养息之刻,小女子不能强人所难呀。”这番话说的是情真意切,如果换随便一人来说,说不定已经鬼使神差之下答应了眼前的美人了,但钟逸是谁,显然不是随便一人。

“柳姑娘净说些见外的话,在下能与柳姑娘这种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才女谈古论今,自然是一大幸事,而且对于诗词歌赋来说,正是我的兴之所至,说多少都不会累的。”

“这......”柳洁搪塞不住了。

“别这个那个了柳姑娘,长夜虽漫漫,可一刻也值千金呀,就让我们......嘿嘿嘿。”钟逸说着就开始脱上身这件袍子。

柳洁脑子白茫茫一片,不是说好只谈诗的嘛??

可看到钟逸闪烁着不不怀好意的目光,还有嘿嘿的猥琐直笑,柳洁一阵慌乱,急忙将两臂挡在胸前,紧紧盯着正在脱上衣的钟逸。

“你...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就喊人啦!”

钟逸脱完了上衣,起身向对面的柳洁走了一步。

“嘿嘿,你叫吧,你这可是后院呀,哪里有什么护卫,再说,经过之前的事,谁不知道我来了这里,你就喊的再大声也被当做闺房情趣了,哪有人敢管这里呀,嘿嘿嘿......”钟逸说着又将这件屋子的门栓拉住。

“啊!啊!来人啊!救命啊!”柳洁看着锁门的钟逸,声嘶力竭的呼叫起来。

钟逸又坐回刚才的位置,斟了一杯酒,静静的看着花容失色的柳洁。

就像是印证钟逸所说的话,良久之后,还是没有一个人来。

“呦,怎么不叫了,叫累了?”钟逸打趣道。

柳洁喘着粗气,胸前的大白兔一起一伏,也不知是累的还是气的。

“钟逸,我真没想到你是这种畜生,只要你今夜敢对我做什么不轨的事,我定不苟活!”柳洁愤怒的说着,心中不敢相信钟逸是这种人,一点点打消她对钟逸的好感。

“说完啦?”钟逸含笑看着柳洁。

“说完那就该我啦!”钟逸突然起身,朝着柳洁压了过去。

“啊!!”柳洁下意识的闭紧了眼睛。

......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柳洁没有感受到意料之中的粗暴,甚至连钟逸厚重的男人气息都没在脸前。

她一点点的睁开了眼睛......

只见钟逸衣衫完整的坐在一开始的位置,饶有兴趣的看着自己。

忽然,柳洁好像明白了什么,脸上又上一片绯红。

“你...你...你逗我?”

钟逸哈哈大笑:“是不是没想到我是这种正人君子?没有你脑海中的剧情,是不是还有点小失望?”

柳洁久红不散,柔声嚅嗫道:“哪有啦,我不是你想的那种人呀......”最后的声音小的跟蚊子一般。

钟逸心中一怔,妈的,不会真让我说准了吧?那我岂不是很亏?后悔后悔!小灯一灭,衣服一脱,该怎样怎样了,妈的,让你装什么正人君子!活该!

钟逸心里后悔的狂扇自己耳光,可嘴上依旧正气凛然:“我又不是脑子中只有那种事的人,色字头上一把刀这个道理还是懂得,倒是你,为什么会把我当做那种人,这让我很伤心呀。”钟逸说着就按着自己低下的眉头,不断摇头,假意悲伤。

“这也怪不了我......”柳洁看着钟逸的样子心怀愧疚。小声说道。

“谁让你急着脱衣服的,而且还关紧了门,最主要的是你脸上猥琐的表情,当时我是真害怕了呀。”柳洁不断为自己辩解。

“喂,你这就有些不讲道理了,谁说脱衣服就只能干那种事了,我怕热不行呀?而且你看我现在,里边还有一层呢,又不是赤裸着上身呀。啧啧,你这个思想呀,真让我琢磨不透。”

柳洁好不容易消散的绯红又有重现的迹象。

她仔细打量了钟逸的上身,发现还真有一件,只是颜色有些浅,再加上光线不好,而且自己一阵慌乱,情急中就有些看错了。

柳洁一撇嘴:“那也没有再女子闺房脱衣服的道理。”

“我不是摆好与你谈论诗词歌赋的架势嘛,说到精彩处自然心绪不平静,那自然而然也就会热,脱一件衣服有什么不可的。”

“得得,全听你的,你说的都对。”

“那我再脱一件?”

“滚!”

钟逸一脸委屈相“不是你说全听我的嘛?”

“快别装了,赶紧开始吧,你说,该怎么谈论?”柳洁不敢再跟钟逸在这方面多拖下去,否则闹自己一个大红脸都是轻的。

钟逸一听这话,又来了兴致,假装思索起来......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