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七百二十七章 甚似过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月明星稀,钟逸匆忙赶路,从禁城到自己府上有很长一段距离,他心中充斥着回家的喜悦,想急切的与家人报个平安。

近一个时辰,钟逸终于看到了府前两盏明灯。

他提起的心终于放了下去,灯亮着,家就在,只要有家,他便不会孤独,就算受再多的苦难,都没有白费。

府门一直没关,这是在等待自己吗?

钟逸一只脚踏进门内,还没全部进去,便听到有人激动的喊道:“老爷回来了!”

他匆匆回应下人们对刚出狱的自己的欣喜问候,急步跨进内院。

但正好与一群人撞了个满怀。

钟逸望着他们难以置信但又惊喜的目光,心里感动极了。

“大人!你终于回来了!”

霍单与东都那群老下属一直没走,留在府内商议明日的对策,是否要强闯宫门,又是否......劫个狱。

钟逸笑道:“老霍,这次我能这么快出来,全要拜托你啊。”

霍单挠着头,不好意思的笑着:“大人那里的话,这都是属下该做的。”

一转眼,钟逸又看到了赵耕,赵耕这小子也在笑。

“也要感谢你。“钟逸话锋一转:”等什么时候回到凤临府,孔家小姐我指定给你说成了!”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这种事,赵耕这个纯情处男的脸颊竟然微微红了起来。

”早知道不去看起了,让那群太监好好治治你嘴欠的毛病。“

听到这个玩笑,众人皆真诚的笑了出来,这几日紧张的氛围,顿时消散的无影无踪,有了钟逸,他们就有了主心骨。

当与众人寒暄过后,钟逸趁他们不注意,走到又恢复高冷模样的木璇边上,在她耳边轻轻道:“幸好有你。”

木璇耳根一红,又听钟逸道:“只不过危险的事情千万别做,比如劫狱这种事,你一定要相信你的相公。”

“对了!把雪瞳她们接回来吧。”

“好!”

赵耕一个人出了府,朝远方走去。

府内一片其乐融融,众人说说笑笑,轻松惬意。

钟逸填了填肚子,本想等林雪瞳她们回来的时候报个平安,可眼皮重的厉害,一旦合上,就再也睁不开了。

......

......

等他再次醒来,天已经亮了,准确的说,太阳已经晒屁股了。

睡觉的屋子,是他与林雪瞳的房间,可他怎么都不记得昨晚是怎么回到这个屋子的了,而且身边也没有人睡过的痕迹,难道雪瞳昨晚没有回府?

穿戴好衣物后,钟逸出了屋,下人纷纷问好,比起前两日的萎靡不正,今日显然亢奋十足。

路过灶房的时候,钟逸忽然听到林雪瞳与木璇的声音,他靠近一看,原来二人正在琢磨如何做早饭,两人一见钟逸,顿时都羞红了脸,钟逸当下明白过来,原来她们是想给自己一个惊喜。

“那个......我假装没有看到,你们继续......”

两女看着钟逸愈来愈远的背影,不约而同的皱起了眉,看向钟逸的目光也有了一丝变化,这种感觉......总想在看一个傻子。

钟逸没出府,便听到一个消息,京师人民沸腾了,经早朝之后,康宁皇帝将秦元化打进天牢的消息放了出来,为的是给众位百姓一个交代,显然,这个交代他们很满意,仅仅这一会儿,便有敲锣打鼓鸣炮奏乐的声响,热闹程度堪比过年,钟逸摇摇头,心道,什么时候自己活成秦元化的样子,趁早结果了自己算了,虽然他自恃不是什么好人,可就算他出了事,挨家挨户也不可能跟过春节一样吧,这样欢天喜地庆祝的场景,着实有点讽刺。

不过依照康宁皇帝的心软,想必治不了秦元化死罪,将他打入天牢的消息放在明面,而私底下如何,就不为人知了,毕竟是人家皇后的亲弟弟,总不能真做出大义灭亲的事吧?

等亲口品尝过二女的早饭之后,钟逸出了门,他首先去千户所报了道,手下百户看到生龙活虎的钟逸,诧异之余也表达了自己的祝贺,不过钟逸看的出来,他们对自己越发恭敬了,确实,得罪皇亲国戚之后还能活着回来,甚至那位权贵还被治了罪,这种人的后台是有多硬啊,往往有背景的人,都很容易得到别人的尊敬,哪怕是假意。

将堆压的文件处理过后,钟逸只身一人前往北镇抚司衙门,昨日刘化龙的话仍在脑海中回想,陈达斌为了自己,确实做了很多,有一说一,陈达斌这个上司,这次所作所为确实挺称职。

到了衙门前,,门口守卫一见钟逸,没有通报直接将他放了进去,钟逸有些吃惊,难道他在锦衣卫中的地位已经这么高了?

见了陈达斌后,钟逸才知道,原来是因为陈达斌下了命令,他的通行才不需要汇报......

“陈帅,属下这次能够安然无恙,全靠你的运作,日后上刀山下火海,全凭您一句吩咐!”

陈达斌呵呵笑道:“少来这一套,你把刘化龙坑我的那幅字画换上就行!”

“额......”

“陈帅,咱们还是说说上刀山下火海的事吧......”

陈达斌笑骂一声。

又叹口气,愧疚的望着钟逸光秃秃的指头,无奈道:“钟逸,你也别怪我,我这当指挥使的,太难了,万事都要考虑周全,我不是孤家寡人,一人吃饱全家不饿,锦衣卫上上下下一众兄弟,乃至他们的家人,都要指着我吃饭呢,我不能错,每一个错误的决定,我都可能害死几个家庭,所以才会犹犹豫豫优柔寡断,也正是因此,让你吃了这么多天的苦,你......委屈了。”

钟逸能够看得出来,陈达斌全是肺腑之言,其实谁都清楚,山顶的风景与山间、山脚是完全不同的,只不过对于的上司的见死不救,总会有几分怨气,比起上次与西厂的冲突,不过这次陈达斌能够不怕惹事伸出援手,已经很不错了。

“钟逸只是一个小小的千户,哪里值得大人这样对待,钟逸知道,无论大人做什么,都有自己的苦衷,地位不同,思考的便不同,大人为我奔波,我已经很感激了,绝不敢奢求再多。”钟逸单膝跪下,真诚的说出这番话。

陈达斌目露欣慰,不住点头......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