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七百二十章 探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自钟逸进京卫大牢起,秦元化手下的人日日前来骚扰,不过好在有木璇、赵耕,还有一众东都旧人,这才让府上的日子不至于太难过,可钟逸入狱,不免人心惶惶,一家之主若出了事,这个家就散了,若寻常府邸的下人听到自家老爷得罪了当今皇后亲弟弟,早就弃主而去了,哪还会死守宅院静候音讯呢,这可能就是钟逸的魅力所致吧。

能有忠心的下人确实值得欣慰,可要想救钟逸出去,他们远远是不够的的,钟逸掉进了一张权利交织的大网,身处漩涡当中,一个没有背景的小小千户,要想逃脱,登天还难......

木璇早已急不可耐,一改往日冷淡模样,此事本就因她而起,如今害钟逸有牢狱之灾,生死未知,这要她如何冷静下来,只有失去之后,木璇才知道钟逸对自己到底意味着什么,她不止一次有过一个念头,若钟逸这次真逃不出生天了,那她......便随这个男人去了。

事情显然没有发展到这样严峻的程度,至少钟逸在大牢中的时候,仍有一线生机......

“赵耕,你我劫狱,速救钟逸。”这是木璇第三次对赵耕说出这样的话。

前两次赵耕都搪塞过去,毕竟赵耕理智尚在,虽然他的担忧程度丝毫不低于木璇,但他明白劫狱到底代表着什么,这是与整个朝廷为敌,天大地大,可也无处为家,在宁朝境内,你只能过着颠沛流离过街老鼠的生活。

“木璇姑娘,你不能如此冲动,你这不是救钟逸,你这分明实在害他。”赵耕诚恳劝道。

“非要等到处决的时候你才动手,别为自己的贪生怕死找寻接口,若你不去,我独自一人便是!”木璇说着便要出府。

赵耕急忙拦着,他也有些急了:“你只是在为他添乱罢了!钟逸被抓,谁都着急,可不能病急乱投医,事情远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严重,钟大哥身份毕竟是位千户,皇家家臣,我不信这件事就这么草草了之了。”

“那你说怎么办!”木璇只是急,但也不傻,听赵耕这么一说,焦躁不安的心稍稍沉稳了一些。

这动脑袋的活儿,之前钟逸在的时候,从来与他没有关系,可现在没在了,这样重要的职责竟然落到了他的身上,半晌过后,真叫赵耕憋出了一个方法。

“我们先想办法见钟逸,只要能见到钟逸,他一定会有办法的。”赵耕信誓旦旦的说道。

“可如何去见?”

“木姑娘放心,有钱能使鬼推磨!”

......

......

京卫大狱内,阴暗的道路曲曲折折,两旁是被关押着的各种罪犯,干草堆上屎尿一地,他们也不嫌脏,死气沉沉的在一旁躺着,气味难闻至极,饶是隔间外的人,都忍不住干呕起来。

置身于此,仿佛与世隔绝,很难让人有活下去的希望。

不过却也有格格不入一人。

“狗日的阉狗!老子祝你他娘儿孙满堂!有种再给爷爷我上刑,只要爷爷我哼唧一声,就是你们十八辈祖宗!”

听到这阵熟悉的声音,行走的两人不禁加快了脚步。

声音越来越近,十步左右,已到源头。

探监女子见男人样貌,身子一颤,差点瘫在地上。

而同行男子,紧锁着眉头,表情也异常沉重。

之前骂骂咧咧的人看到二人,急忙凑近,笑道:“璇儿,赵耕你们怎么进来的?”

说话此人正是钟逸,可他并没有往日的风度翩翩,一张秀脸青一片,红一片,眼眶肿得很高,甚至鼻下还有刚刚干涸的血迹。

最令人难以直视的便是他的十根手指,指甲盖残缺不堪,里面细嫩的肉裸露在外,血迹斑斑......

“他们......对你用刑了?”赵耕别过头问道。

钟逸苦笑:“进了大牢,是阉狗的天下,上次让他们吃了亏,自然要报复在我身上,报应循环罢了。”

木璇噙着泪,背过身子,柔声道:“痛吗?”

“早过了那股劲儿了,阉狗的刑法也就这点意思。”钟逸毫无在乎说道,还笑出了声。

沉默片刻,钟逸先开了口:“尽快说你们此行目的,别在这里逗留,不好。”

“我......”木璇的声音哽咽起来。

赵耕接着才道:“我们与你见面,主要是问你接下来该怎么办,自从你入狱,我们便同无头的苍蝇一般,毫无头绪,甚至都想劫狱。”

“万万不可!”钟逸压低了声音。

“绝不能做朝廷的公敌,再说,此事还没到这个地步。”

钟逸也没管他们,自顾自道:“如今能救我的只有一人,那就是锦衣卫指挥使陈达斌,你们从京卫大狱出去,便让霍单去找他,霍单与他有过一面之缘,不过出了这么大的事,我相信陈达斌早就知道了,救或者不救,我也.......说不准。”

“做最坏的打断,若他不愿趟这遭浑水,你们便将此事搞大,秦元化作恶多端害人匪浅,早已成了京城百姓的公敌,我相信他们很愿意踩他一脚,只不过之前没有带头的人,有心无胆罢了,这次你们出头,定能组织大批民众,带他们游街示众,述秦元化几大恶行,将动静闹得越大越好,能让圣上听闻,自然最好。”

任何时候,舆论都是一件利器,只要你合理运用,就能带来意想不到的收获。

“嗯,记住了。”赵耕目光坚定,狠狠点头。

“二位,时间到了,请走吧。”京卫大狱当差的人下了逐客令。

两人没了办法,只能跟着小吏出去,临走前,木璇柔情望着钟逸,低声道:“如果救你不成,我便随你而去......”

没等钟逸说什么,转身便离去了。

钟逸一人在阴暗潮湿的大牢内独自感慨,得妻如此,夫复何求啊。

......

......

出了大牢,霍单等一众锦衣卫正在外等候,一见他们,人人上前询问钟逸状况。

闻言,木璇眼眶又红了。

赵耕强笑道:“无妨,钟大哥挺好的,咱们先走,这里不是说话的地儿。”

回了府,赵耕说了钟逸交代的两件事,霍单一听,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直指锦衣卫北镇衙门......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