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七百一十八章 府里冲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钟逸这两日很少在千户所露面,既然知道秦元化无法无天不择手段,就要提防着他玩阴的,这种人做事不计后果,趁夜深人静的时候一把火烧了他的府邸都是说不准的事,他这一个小小的锦衣卫百户,在皇亲国戚面前,属实有点不够看。

再一次,钟逸生出对权利的欲望,若他是朝廷重臣,他不信秦元化还敢如此放肆,可惜现在的他......还不是。

很无奈,却也没有任何办法,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道理千古不变。

不过对于钟逸来说,也并非全是坏事。

木璇心知自己闯了祸,对待钟逸不再那么冷冰冰,愧疚中添着一些亲近。

当然,府内的人从没有怪罪过木璇,林雪瞳作为一家之母,这点上做的尤其到位。

她时常宽慰木璇,信誓旦旦的对木璇道:“钟逸那厮鬼点子多得很呢,一肚子坏水,他一定有办法度过这次难关的,木璇妹妹你将心放到肚子里就好了。”

钟逸偶然听得,一脸苦涩,权当这是夸自己的话了。

全府上下都知道得罪了京师最有权利的人,虽没人故意提起,气氛比之往常,浓重了不止一星半点,就算如此,也没有一人想要离开。

霍单这两日也跑的勤了起来,他作为钟逸在京城唯一的心腹,当然要与这位甚似亲人的大人同仇敌忾。

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淋漓的鲜血,真的男人敢于承担老婆闯下的祸事,哪怕老婆把天捅了个窟窿,男人也该像女娲那样一丝不苟地把天补起来。

寿平侯已彻底得罪了,钟逸正等着他的报复,避不过去的麻烦便不须再避,安心等待事态发展便是,祸事来临之前的担忧最无谓了。

不过躲不开麻烦也不能傻乎乎的让人宰割,钟逸思考之后,命霍单带着可靠的手下把林雪瞳和女眷们送到京师城郊的农家住下。林雪瞳哭着死活不肯走,钟逸不得不又发了一通脾气,她们才委委屈屈地上了马车。

目送着马车离开,钟逸眼中一片清冷。

这个院子,即将成为风暴的中心,男人就算不能让家小享尽荣华,至少也该保护她们不被伤害......该来的总要来。

不过令钟逸没想到的是,木璇走到半路,又辄了回来,没等钟逸说什么,她坚定的目光已经告诉了钟逸答案。

也罢,木璇如此身手,自保肯定是没有问题的,说不定到时候还有保护自己呢......

等到送走女眷们的第二日,太阳刚刚出来的时候,报复如约而至。

钟逸吃过早点,院外忽然响起一阵嘈杂之声,接着哐当作响,惨叫声阵阵传来。

昨晚住在府里的霍单带着东都一众老部下头也不回冲了出去。

赵耕守在钟逸身后,除非钟逸的命令,否则他半步不动。

门外打斗持续片刻,”轰隆“一声,钟府的大门被踹开了......

霍单一众人鼻青脸肿的步步后退,到了钟逸跟前,他们再退无可退。

钟逸打量着这群不速之客,估摸有百人之多,更令钟逸差异的是,衙役装扮的人拎着铁尺手镣竟也跟随他们。

“光天化日强闯民宅,诸位就不怕我告到金銮殿去?”

钟逸平静的推开霍单,站在人群最前,盯着这伙人质问道。

一阵阴笑传进钟逸耳中,来人忽然分散两列,一瘸一拐的男子从中间走来,走到钟逸跟前,讥讽的望着钟逸:“且不说我身上的伤怎么算,就算你告御状,我倒要看圣上到底向着谁!”

远处的木璇看到男子,手掌紧紧握成了拳,此人正是寿平侯秦元化!

秦元化面貌普通,皮肤略黑,目光凶狠透着几许邪味儿,仿佛故意炫富似的,双手有意无意地交叉摆在肥厚的肚皮上,十根手指倒有六根戴着金戒指翡翠戒指,硕大的戒面几乎将他的粗手指全部盖住,典型的暴发户形象。

腿半瘸着,身旁有人搀扶,脸上伤口不少,眼角淤青还未完全退掉,半边脸肿着老高,另一半则正常,这种不对称让他充满喜感,若不是碍于他的身份,想必有很多人要取笑于他。

“您就是寿平侯秦侯爷吧?名气都赶不上您口气大,我虽小小千户,不过也知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这一理!”钟逸争锋相对,气势完全不落下风。

秦元化仰天望天的模样稍稍放低,目光与钟逸直视,仿佛此刻方才看见钟逸似的。

眼睛微微一眯,秦元化冷笑道:“口气取决于实力,当然,我的实力,你应该马上就能见识到了。“

秦元化转了转手中的玉扳指,眼睛眯得更细了:“想必你是那个内城千户了?你们陈达斌指挥使见着我也得主动作个揖,你觉得你比陈达斌大?”

钟逸叹道:“我当然没有陈帅大,只不过我的腰腿有些毛病,不知怎的,总是弯不下来。”

秦元化笑容愈发冷冽:“腰腿太硬是因为你太年轻了,没见过这是怎样一个世道,站得太直死得很快的。”

钟逸笑得很灿烂:“原来侯爷竟会瞧病,不如请侯爷帮下官瞧瞧,我这腰腿的毛病能治否?”

“当然能治,只要被人硬生生掰折一次,以后你的腰腿就软了。”秦元化狞笑道。

“既然侯爷擅治腰腿,下官斗胆请侯爷一施妙手如何?也请侯爷瞧清楚,下官这小小千户的腰是不是那么容易被人掰折。”

“呵呵,治一治也好,趁年轻早治,不然这病越来越严重,恐有性命之虞。”

秦元化的眼睛眯得只剩一条缝。眼中凶光闪烁。

二人谈笑间,杀机骤然迸发!

沉默片刻,一名侯府的恶仆突然出手,一拳狠狠砸向钟逸的太阳穴。

钟逸偏头一让,抬起膝盖便朝恶仆下身使劲一撞,恶仆惨叫一声,捂着下体顿时倒起翻滚哀嚎。

活了两辈子很少打架,但钟逸一出手必然毒辣阴狠,专攻敌人最脆弱的地方。

“他娘的,让人欺负到家里来了,还不给老子动手!”

钟逸一声令下,家仆连带着锦衣卫们都冲了上去,压抑许久的脾气如洪水决堤一般,终于得到了发泄,面对多自己一半的人,一时之间竟也不落下风。

打斗开始时,秦元化明显一愣,他哪能想到这一个小小的千户竟然这么有胆量,自己还没说动手,他竟然反客为主了。

当他迈着一瘸一拐的步伐想要往后撤的时候,钟逸哪能这么轻易放过他。

“侯爷别跑!让下官好好伺候您!尽一尽地主之谊!”

说话间,一勾腿,秦元化半瘸的腿一软,单膝跪了下来......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