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七十章 绝句(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最后一首!最后一首!”

这就是响彻全场的声音,每个人心中的声音。

声音虽然整齐,但不算大,没到动人心魄的地步,估计是因为作者是出尽风头的钟逸的缘故。

李格与刘长卿脸上露出淡淡微笑,这也是他们想要的结果。

“好,既然诸位一致推崇最后一首,那我也不能博得大家美意。”

说完此话,刘长卿小心翼翼的从怀中取出一物件,郑重的递到钟逸手中。

钟逸一愣,显然没有想到还有这个意外收获,不过他也心安理得的收下了,拿到手的时候专门瞟了一眼,发现是做工精细的一枚玉佩,玉佩上刻了一个娟秀的诗字,倒也符合此般情景,钟逸心中盘算着这到底能值几个银子?

如果肉疼的刘长卿知道钟逸此刻的想法,一定会收回这枚玉佩,甚至答应的百两白银都要反悔,这玉佩已经不单单可以用经济价值来衡量了,它作为第一次斗诗大会的奖品是具有历史意义的。

随后刘长卿对钟逸所做的词大肆夸奖一番,说了些前无古人之类的场面话,对钟逸的安排也就结束了。

刘长卿之后又将写杜鹃的词,还有那首怨妇词都评点了一番,说让这两首词的作者结束后前来一叙,人群中又是一阵窃窃私语,羡慕的有,诚心赞扬的也有。这时候李格却是说了些安慰人的话,说什么下次还有机会、诸君也不差之类的,到此刻,斗诗大会就真正结束了。

正当人们离开之际,台上一女子的声音传来,人群离去的脚步戛然而止,一个个转过来了身,眼光炙热的看向了台上。

“刘老,小女子还有一事请求。”说话的自然是万花楼的花魁柳洁。

刘长卿一愣,看着眼前这位拥有绝美容颜的女子缓缓开口:“柳姑娘请讲。”

“大会前刘老多讨了一彩头可还记得?”

刘长卿一怔,随后便是恍然大悟的表情:“柳姑娘不说老朽还真忘了,那柳姑娘此刻说出这事是不满意这夺得桂冠的这首词?想要从剩下九首再选一首?”

柳洁愣了愣神,显然没想到刘长卿会想到这个方面,随即摇了摇头:“刘老多虑了,我柳洁虽不是刘老这样大文豪,但也对诗词歌赋小有研究,而今夜我这对大会第一首词满意至极,只是……”

“只是什么?”刘长卿一脸不解。

柳洁俏脸一红,低下了头,轻轻摆弄她的衣角:“只是怕钟公子今夜不肯与我闺房一叙……”

柳洁说道最后,声音已同蚊子一般听不真切。

刘长卿哈哈一笑,玩味的看向钟逸:“诶,柳姑娘这是什么话,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钟公子可不是这般不懂风情的人,钟公子……你说,是吗?”

刘长卿刻意将钟公子三个字拖的很长。

钟逸“啊?”的一声,下巴好似要拖到地下,他本是以为自己这首词吸引不住柳洁的注意力,好奇的想着柳洁会挑哪位公子来陪她深夜畅谈,可万万没有想到,柳洁竟然提出这种要求。

当钟逸看到台下万千如同豺狼虎豹的凶狠目光时,只能结结巴巴呢说道:“对…对…对,柳姑娘貌美如仙,我赶着去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推脱,柳姑娘真的多虑了……”

柳洁忽的抬起了头,脸上绯红尚未消散,目光如水,温柔的看向钟逸,可看到钟逸恍然间的愣神,又娇羞的低下了头。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做出这样荒唐的事,当万花楼的花魁也有三年左右,各色各样的公子哥也见了不少,但从来没有一人像钟逸一样给她怦然心动的感觉,当她看到钟逸对她态度平淡至极,她就明白,今夜钟逸定不会敲开自己房门,每当想到这个时候,心中就一阵失落,失落累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鬼事神差的就跟刘长卿说了这件事,她现在只是想着,钟逸会不会觉得她是一个轻浮的女人啊?

而钟逸此刻的心中只有一个想法:红颜祸水啊!!!

刘长卿看着这已经眉目传情的二人,感慨十足,年轻是真的好,随后又让在场众人赶紧退场,免得耽误了郎才女貌二人的春宵一刻。

“那李老、刘老,我就先走了,二位有缘再见。”钟逸笑着轻轻说道。

“放心,这缘分,足得很,哈哈。”李格豪放笑着。

钟逸淡淡一笑,不置可否。

就在他转身离去时,忽然想到一件事,于是看向了仍低着头的柳洁。

“柳姑娘,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今夜莫怪在下叨扰了。”

柳洁浑身一怔,赶忙回道:“不打紧,不打紧。”

钟逸看着措手不迭的柳洁,感觉有些可爱,不过他可不是什么见了女人就走不动道的人,他此次前去,只是想知道柳洁对自己为什么这么看重,没有莫名的喜爱,这个道理钟逸是懂的。

钟逸走下台的时候,在不远处发现了依然被护卫裹成粽子的常瑞谦,只是常瑞谦的脸色有些不好。

“这大夏天的,你不热吗?”钟逸看着热汗直流的常瑞谦明知故问。

“你这不是废话么,要不是台上那老头,我能这幅德行?”常瑞谦没好气的回答道,说着还狠狠瞥了台上李格一眼。

“别的我也不着急问,就是……你这银子什么时候给我?”

“喂,没你这么重财轻友的人吧?”

“亲兄弟还明算账呢,更何况咱俩的朋友关系也没你想的这么牢固。”钟逸打趣到。

“我呸,你咋这么不要脸呢?今夜的风头我可全让你抢了,你看看全场人为你振奋了几次,临走还搭上柳洁那小娘子,我呢?我呢?”常瑞谦越说越憋屈,就差潸然泪下了。

“这可怨不得我,说不上场的是你,说让我顶替的也是你,说照给银子不误的还是你,我每一步可都按你说的做了,你哪有那么多屁话可说,你……”

“行行行,给你还不行。”常瑞谦被有理有据的钟逸折服了,暂时的服个软。

“哼,什么时候?”

“大哥……我现在什么情况你也清楚,你不赢我那么多银子哪会沦落到现在兜儿比脸干净的地步,我这身边能唬人的也就这十个护卫了,要不?送给你?”常瑞谦略显无奈。

“倒…也不是不行,让他们一天出去干点儿苦力也能挣得几两银子,那要按一天五两这么算的话,挣个将近一年也就够了……”钟逸一人嘟囔的声音不算小,身后的侍卫全部如临大敌,一个个面目紧张的看着正在决定他们去向的二人,生怕常瑞谦一个不留神就把他们全都送出去了。

“算了算了,你说你就这么点人了,把他们全给了我,你万一不小心出店什么事,你那老爹不得找我拼命呀,不划算。”

身后护卫统一的松了口气,他们再怎么来说也算习武之人,做苦力算怎么回事,而且一做就是一整年,那简直是人间噩梦呀。

“真就这么决定了?不再考虑考虑?”常瑞谦这败家子可谓荒唐至极。

众护卫的心又被提到了嗓子眼。

“算你走运,银子先欠着吧。”钟逸这等心细的人自然注意到了护卫们的神情,现在与常瑞谦的“买卖”就是逗逗这群可爱的汉子们。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回到了常瑞谦下住的酒楼……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