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六百八十六章 上面的命令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作为锦衣卫的生活,枯燥且无味,钟逸呆坐在千户所内,心中感慨,为什么东都的治安就如此之好呢?半点都不需要用到自己,食君之禄,理当解君之忧,钟逸这么轻松就拿到每个月的俸禄,虽然很爽,但内心里也有那么一丝小小的惭愧。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份银子钟逸拿的并不怎么安心,或许这就是贱骨头吧,清闲着将银子便能赚到手,但总想为自己找一点活干。

钟逸这个观念也让自己苦笑不得,总之,他不能在这么清闲下去了。

将赵风唤来千户所内,钟逸又重新讲述了齐天大圣的奇幻经历。

“玉皇大帝从椅下大喊一声,快去西天请如来佛祖!”

赵风听得一愣一愣的,见钟逸端盏啜了口茶,才开口问道:“这孙猴子真有这么厉害?十万天兵天将皆是不敌?”

“那是!孙悟空可是我幼年的偶像,那时候只要找到一根棒子,都能当如意金箍棒戏耍半天。”

孙悟空的身上极具反叛精神,敢于与世俗作对,这样一个英雄人物,确实能俘获一大票人的喜爱。

钟逸挑挑摘摘,将忘掉的部分大概略过,细致的讲道:“按理来说,孙猴子一个精斗云便是十万八千里,可飞来飞去,总在如来佛祖手心之内,他这时候心中才意识到,此人本领不低,不过只身一人就敢大闹天宫的英雄岂能轻言投降,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他身形一越!”

刚张嘴,门外有校尉恭谨禀道:“大人,出事了,京师北镇抚司衙门急令。”

钟逸面色一肃:“说。”

“京师一位大臣被拿入诏狱,东都学子士人不明事理,受大臣家人煽动,欲聚集东都吏部衙门,为那位大臣讨说法,大臣其家仆已招供,北镇抚司严令东都东城千户所弹压处置,勿使事态扩大。”

......

钟逸心想,这是上面感应到了自己的号召,终于能分派下一些事情来做了,不过这回的事情,似乎有些棘手......

被拿入诏狱的大臣名叫罗成荫,翰林院编修,只是小小七品官,不过罗成荫东都所出,但凡东都之子入京,多多少少都能得到他的照顾,所以他的人缘与风评在东都中,都是很不错的,再加上翰林院为养才储望之所,在所有文人心目中都有重要地位,罗成荫作为其中官员,更是让文人爱屋及乌,在他危难之际,不免想为他做一些实事。

罗成荫的仕途虽然不顺,但其人颇精学问,甚至与昔日的东都同窗和门生私下里组了一个诗社,闲时聚集一处,饮酒吟诗,互畅平生之志,醒时痛饮醉时狂歌,颇得魏晋雅士之风。

锦衣卫拿他是因为他卖弄才学诗情之时口出狂言,竟述大逆不道之语,因为仕途颇不得志,说出皇位他可取而代之,由于交往小人,便将此话举报去了京师锦衣卫,在第二日罗成荫还没睡醒的时候,就将人带走了。

宁朝很大程度上可以言论自由,议论圣上的一举一动也未尝不可,但自由也要有一个底线,很明显,国家的归属权,就是皇上逆鳞,别说碰,就是谈论都是大罪。

这次皇上亲自下令,派锦衣卫抓入诏狱,决然是死罪一条,朝中众臣各个聪明的很,知道这件事上不可能有反转余地,皆沉默了。

他的家人没有办法,只能混骗这些不知情的东都士子,利用文人与生俱来的感性而聚众求得罗成荫的一线生机。

在康宁年间,天子刻意压制厂卫权力,再加上这一任的锦衣卫指挥使陈达斌为人谨慎,以仁善治狱,凭良心说,这些年锦衣卫办的冤假错案很少了,罗成荫这一案,锦衣卫不仅有证人,更真真实实拿到了实据,他家中所写诗句里此类的话不少,这些皆是出自罗成荫的笔下,虽然大家都知道这只是他郁郁不得志时的牢骚,但什么话都要有一个底线,这么大的人了,应该明白祸从口出这个道理。

锦衣卫没有冤枉他,甚至连他自己都在狱中认了罪,偏偏他的家人为了救他,利用罗成荫在士林的名气,暗里找了一些不知情的东都学子门生闹事,欲图给东都吏部施加压力,逼锦衣卫放人,至于为什么会是吏部衙门,则是因为他们总不能长途跋涉历经千里跑去京师北镇抚司衙门吧。

大宁内阁制度渐渐成熟,当今天子仁厚,内阁三老贤明,文官集团掌握了大权,这个时期的读书人已渐渐被惯出了脾气,以往畏之如虎的厂卫他们也不怎么害怕了,虽然不敢直接跑到镇抚司衙门指着大门骂娘,但在动都吏部衙门门口闹点动静,读书人表示毫无压力。

事情的过程已不重要了,现在要命的是,这帮读书人若真闹起来,锦衣卫指挥使陈达斌的面子肯定不好看,而且轻易便给西厂提供了攻讦的借口,大宁朝堂之争,争的已不是黑和白,而是派系党群。

接到命令的钟逸不敢大意,立马命人召集手下百户,东城百户所一半出动,分散东都各周边,严密监视东都街头学子士人的动向。

俗话说“秀才造反,三年不成”,可是东都的读书人行动却比较快,钟逸接到命令的第二天上午,东都吏部衙门便神奇地出现了百十个身穿儒衫的读书人,这一手令钟逸有些猝不及防,原来他们竟化整为零,从东都各处慢慢聚集成群。

得报之后,钟逸脸色很不好,领着手下几名百户,急匆匆赶往东都吏部。

东都吏部衙门就在东城千户所不远,一条街的距离,钟逸步行而往,他走得很快,白净英俊的脸庞微微涨红,不知是气是羞。

赵风小心道:“千户大人,这事儿怪不着你的,读书人太刁钻,玩心眼儿咱们玩不过他们……”

霍单点头附和道:“对,再说这本是京师锦衣卫惹出的事,凭什么叫咱们东都锦衣卫给他们收拾烂摊子?读书人是那么好弹压的么?打了骂了我们都没好果子吃。”

钟逸叹道:“不想收拾也得收拾,现在说这些有用吗?此事我若压下去了,万事太平,若处置不当,打压读书人的黑锅只能由我来背了,北镇抚司只是想找一只替罪羊罢了,说起冤枉,吏部衙门也不逞多让,他们多冤啊,本是锦衣卫惹的事,祸端却降在他们头上,不过多半他们也会推脱责任,将此事全都推给咱们。”

钟逸心里并不好过,甚至想给陈达斌加急传一封书信,信上便写,谁惹的麻烦谁自己解决,他可不做擦屁股的营生。

不过这也只能想想罢了,他要真是做这种蠢事,这与罗成荫又有何不同呢?

有些牢骚,只能在心里发发,就算是再亲近的人,都不能向他诉苦。

谨慎一词,为官者皆要铭记于心......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