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六百八十章 登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日,钟逸只身前往苏府,到了府前,被门口护卫拦了下来。

“干什么的?”俗话说,贵人门前恶狗多,这几个护卫在潜意识之中已经将自己当做苏家人了,但他们往往会忘却,自己只是一个护卫。

“东城锦衣卫千户钟逸,前来拜访苏大人。”

钟逸今日并没有飞鱼锦袍出门,而只是单纯的便衣,这几个护卫认不出来,倒也正常。

两护卫皱着眉头打量钟逸两眼,显然对于面前男子官位与年龄的不相匹配有些怀疑。

不过还是道:“我去禀告一声。”

钟逸淡淡点头,闭目养神。

片刻,门内出来了人,此人看衣着装束,并非寻常下人,他一见钟逸,热情招呼起来:“原来是钟大人呀,里面请里面请,这什么风把您吹来了,这可是我们老爷的贵客啊!”

殷勤的招待并没有打乱钟逸心中的计划,他今日来,就是想让苏恒付出一点小小的代价。

不过钟逸还是笑道:“粗鄙武人,哪里称得上贵客,苏大人这样的舞文弄墨的文人墨客才称得上金贵呢。”

一路上的下人纷纷对钟逸身旁之人投来恭敬之色,直到有一人唤了声管家好,钟逸这才清楚身边这位的身份。

他不禁失笑,自己这五品武官,苏恒真是给了好大的面子,管家相迎,很好很好......

宁朝重文轻武,但凡平级文武官员,武馆必向文官行礼,视为品级低一等,若不行,则是大不敬,捅去朝廷上,是会受到责罚的,而品级落后两级的文官,则与武官身份相等,比如苏恒这位六科给事中的掌印,是正七品文官,则是钟逸这个五品武官一般无异。

不过遇到同等品级拜访,多应亲自相迎,苏恒今日派遣管家,说到底还是看不起钟逸这个锦衣卫的身份。

当然,钟逸并不需要他看得起,最容易忽视的人,往往能改变一些局面。

进了会客厅,管家安排钟逸先行坐下,然后满怀歉意的笑道:”钟大人,我家老爷方才有一些公务脱不开手,暂请钟大人在此休息片刻,唐突还妄大人见谅。“

钟逸摆摆手,表示很理解:“不碍事不碍事,苏大人大忙人,再说钟逸也是头次登门,未提前告知,是钟逸考虑不周。”

管家一听钟逸这么好说话,笑着下去了,不大会儿,端着茶水点心送了上来。

“茶水可为大人解渴,大人也可用点心充充饥,我家老爷,稍后便到。”

“无妨,无妨。”

钟逸神色没有半点变化,依旧波澜不惊,甚至别起刚才,更加平静,轻抿茶水一口,端坐椅上,闭目养神。

他的心中跟明镜儿一样,什么公务缠身,通通都是放屁,只不过是想给钟逸一个下马威罢了,打压这个武人的自尊,让他明白,在文官面前,他们这群粗人始终抬不起头。

大约过了小半个时辰,钟逸终于看到一人大腹便便走来。

钟逸赶忙起身:“苏大人?”

他也未曾见过苏恒到底什么模样,只能带着略微疑惑的语气来求证进来之人到底是不是苏恒。

油光满面一身肥肉的男人站到钟逸跟前:“正是,你就是钟逸钟千户?”

苏恒的眼神有些变化,显然是因为他想不到钟逸是如此清秀的少年,而不是五大三粗的武夫。

“是。”钟逸轻声应道。

苏恒淡淡一笑:“年少有为,此等年纪已为千户,日后作为,无可限量。”

“谬赞,皆是运气罢了。”钟逸谦卑笑道。

苏恒一屁股落在主位之上,开门见山:“钟千户无事不登三宝殿,此行是为何事?”

“哪有什么事,苏大人与钟某同为一朝之臣,走动走动罢了。”钟逸此话有种讨好的味道。

这可正中苏恒下怀。

只听他冷冷笑道:“钟大人也曾上过早朝?还是有幸见过龙颜?”

钟逸虽为千户,且官居五品,不过仍是没有上朝的权利,苏恒画中讥讽,换做任何一个人,都要暗暗生气。

不过钟逸好像天生的一幅好脾气。

“钟某有幸,不过也只是一次罢了。”

苏恒神色震惊,接着转为怀疑,他认为钟逸只是一句逞强的说谎。

“钟大人,饭能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我等为官,诚信为首,如若换在朝堂之上,你这犯的可是欺君之罪!”

钟逸暗笑,这么大个人了,为何还同稚童一般,动不动就喜欢拿皇上压人呢。

“钟逸是个实在人,在大人面前,自是不敢胡言,再者说,我等武夫哪有巧舌如簧之功,指鹿为马之道呢?”

苏恒顿时火冒三丈,钟逸话里有话,此话不正是说他们文官擅于花言巧语,摇唇鼓舌?

“钟大人这话,我苏恒记下了,既然钟大人见过圣颜,日后苏某便要向皇上求证,到底是否与钟大人相熟了。”

苏恒这话很有技巧,上过早朝和与皇帝熟不熟悉完全是两码事,他这便是混为一谈偷换概念。

此刻苏恒已经露出胜利者的笑容,他脑海中已经浮现出钟逸惶恐求饶的画面。

的确,如果换一个人,定然是落入苏恒的设好的圈套,不过钟逸是何许人也,曾也是一代诗王,深得李格大学士的青睐。

钟逸平静的笑道:“圣上虽然对我人不熟悉,不过所作之诗,圣上绝对是有印象的。”

“哈哈哈哈!”

此话引来苏恒一阵爆笑,一个武官,竟然能与做诗扯上了关系,这不是想让人笑掉大牙?

“好好,钟大人既然这么说,那我倒要请教一二,钟大人到底做出什么狗屁不通的东西。”苏恒这已经是赤裸裸嘲讽了。

钟逸仍在笑,因为他知道,下一刻,苏恒便要笑不出来了。

“在下献丑了。”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念词有一套独特的语调,如同唱曲一般,钟逸略微接触过,因为从他嘴中出来,是与从旁人嘴中出来不同的。

苏恒愣住了,他彻底呆了,动作凝固在先前的爆笑,眼中全是震惊。

半晌之后,他才颤颤问道:“这......这首水调歌头,是你作的?”

某次上朝半中,皇上邀众人同赏诗词,当这首词从皇上嘴中出来的时候,满朝文官皆震撼,选词考究,以及词中意境,无论拉出他们其中的谁,都不可能作出来,这等绝句,一生能听一首,就不算白活了。

他们以为这为圣上所作,便大肆对皇上赞扬,不过皇上一声感慨,说此词并非由他写成,而是被一个姓钟的小子作出来的。

百官心中唏嘘不已,都希望结识此人,苏恒是正经科举出生,自有同感。

但谁曾想到,这个姓钟的,竟然也眼前这位武夫同为一人?

苏恒不愿意相信,但又不得不相信,这种事做不得假,否则真是诛杀之罪,他相信钟逸还没有轻视性命到这种程度。

“正是在下。”钟逸知道,此刻苏恒心中已经波涛汹涌,很难平静下来。

苏恒很不想承认,对钟逸逞强道:“若真由你写,那入锦衣卫,可真是委屈你了。”

这......算是一种赞扬?

不过就算是,钟逸今日该实施的计划,还是要进行下去的......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