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六十八章 绝句(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这首词的词文响起在这斗诗大会全场当中,上半阙还未念完,在场的众人当中已经没了任何的声响,众人本来已经屏气凝神起来,可这时,更是恨不得连呼吸声都弱上几分。

刘长卿本就是文坛大儒,此时按照韵律认真地诵念着手上诗词,念得虽不快,但贴合着词句的意境,却是一气呵成。

在场众人也多文辞功底深厚之人,只是听到这里,便已然察觉到这首词意境的悠远、空灵,这磅礴的气势更是令人叹为观止。

“明月几时有”这是词文最初的发问,它看似简单,其实不然。大宁朝文坛兴盛,各种诗词不免追求繁复,穷尽变化,甚至有的论调里还提倡,若是咏梅诗,那便是连一个梅字都不出现才为上佳,若是咏月,那更是一个月字不出现才最为得体。

然而这词句一开始便是明月几时有这样的提问,这虽不能说是打破固有格局,但配合着下一句,却已经自然地将空灵、大气的意境展开,再到天上宫阙时,那诗词意境便更加浑然天成,毫不突兀地从点点水滴变为了淙淙溪流,再由这溪流成为高山流水。

而再接下来的“我欲乘风归去……”几句,便直接将整个上半阙的意境化为百川到海的磅礴气势,同时竟让人感觉虚幻玄妙至极,那丝空灵不带一点凡间的烟火气息,寥寥几句、短短几语,便是一幅令人神清气、心神愉悦爽的仙宫气象,甚至有些人都看到一位款款走来的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自诗词这两种题材创世以来,经过这数百年的发展,意境磅礴深远的诗词也有许多,然而到了今日这个时候,诸多诗词作品往往是走到穷尽繁琐、辞工繁复变化的道路上,可让人听得,却又达不到想要的效果。若能走回来,返璞归真的大家自然也有,或简或繁,各有千秋。但意境能到眼前这种前无古人的程度却是寥寥无几,这意境随诗词的情景的变化一路扩展,可偏又举重若轻,自然之至,倒是与诗词初创之时文人那天马行空、不羁豪放却又能丝毫不离主题的风格相似起来了,仅是区区上阙,这首词的大家之气已展露无遗。

刘长卿顿了一顿,抬头望了望下方的一众才子,方才继续读出下阕。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词句朗朗上口,念完之后,刘长卿又喃喃地重复了最后一句,望着众人,不断小幅度地点着头,好半晌之后,方才叹了口气,“……好词啊。”这时候斗诗大会在场当中的众人有人对望几眼,有人喃喃重复着词句,安静异常。

其实若是其它的词句也就罢了,但这首水调歌头却的确有着流传上千年都毫不褪色的魅力,在诗人词人眼中,后世甚至有“中秋词,自水调歌头一出,余词皆废”的评语。

此时在场的众人便是以此为生,他们研究诗文几十年,有的甚至一辈子,这时候听了,陡然感受到的,或许就是类似这样舍我其谁的气势了。

钟逸看着目瞪口呆、喃喃自语的众人,露出今夜第一丝笑容。

经典永远是经得住时间考验的,熬过平淡流年,最终一定会光芒万丈。

其实在这个时候,从众人的的表现中已经能分出今夜的胜负了,他们心中也有共同的默契,“此词一出,谁与争锋”。

无论是之前描写杜鹃花的悲词,还是刚才写深闺怨妇的痴情之词,都不可能与这首词相媲美。

甚至连一点可比性都没有,格局、意境全都望尘莫及。夸张些来说,鹤立鸡群用在此处都不为过。

刘长卿颤抖的身体足可以看出他的震惊与激动,他微微张开口,可一点声响都没发出。

正当他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

忽然,一位老者从高台后方颤颤巍巍的走出来了。

刘长卿咽下了没说的话,急忙弯腰去扶这位佝偻着身子的老人。

钟逸打量着这位颇受刘长卿尊敬的老人,说实话,这位老者就唯一一个特点:老。

看起来已经过了古稀之年,脸上布满了皱纹,头发已经全白了,倒是打理的一丝不苟,衣着普通黑色服饰,但看材质,应该并不普通,用的是华贵的丝绸,看来不是什么普通人家的老头。

老者微微直起了佝偻的身子,眼睛里充斥着激动,被刘长卿搀扶的手颤抖着,他目光扫至台下众人,轻轻问道:“这……这首词?谁作的?”

众人眼中充满诧异,这人谁呀?这首词干他何事?

一时间台下没有了声音,纷纷侧目与台上老者对视。

刘长卿赶紧解了围:“听李老的,李老问什么就回答什么。”

台下一众人等心中一惊,这可是凤临府大儒刘长卿呀,能让他称呼尊敬的人可不多。

他们联想到一开始的时候,刘长卿隐晦提到朝廷要下来人,而反观现在刘长卿对待此人的态度,这人身份一目了然。

老者必定是上面的人!

能得此人青睐,平步青云指日可待呀!

所有人想到这里心中激动不已,他们的机会来了。但同时,众人也心生嫉妒,老者指名道姓问写这首诗的人,这人气运极好啊,不过想到刚才那首另自己激情澎湃的词时,生生压下了自己这层心理。

有能力的人到哪里都会受到别人尊敬。

钟逸想明白了他的身份,也就没有了那点好奇,可当他听到要找这首词的作者时,不禁就想到了常瑞谦,顿时脑子里已经出现他一脸得瑟的出场方式了。

钟逸嘴角挑起一抹淡淡的笑。你这一千来两,花的并不亏吧。

可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还是没有人这首词作者的身影,众人奇怪极了,就连刘长卿这等淡定的人,疑惑的表情也溢于言表,钟逸也心生诧异,看向了刚才还在他身旁的常瑞谦。

这一看却是吓一跳,常瑞谦被紧紧的裹在这十个护卫围成的包围圈里,只丢了一张面色匆忙的大脸露在外面,好像怕被人发现一样,而这张脸还在对钟逸挤眉弄眼。

钟逸一阵讶异,但还是明白了常瑞谦的意思,起身去了那张大脸旁边。

“钟逸,小逸,逸哥,帮小弟个忙,救小弟一命啊!”常瑞谦匆匆说道,但还是刻意压低了声音。

“有人要杀你?看你现在这幅样子,让护卫围的你像粽子一样。”钟逸更加诧异,但还是被常瑞谦这狼狈的样子逗笑了。

“谁敢杀小爷呀。”常瑞谦很有底气的说出这句话,可忽然又像皮球一般泄了气,“唉,先别说这个了,钟逸,你得帮我顶一下……不对,是物归原主,这首词还是你的,现在赶紧上台,让那老头看你一眼。”

“啊?”钟逸一头雾水。

不过略微一想还是回答道:“那可不行,卖出去的诗就像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的,你要嫌贵我就给你减个价,都是兄弟,这点折扣还是可以打的。”

“哎呀哎呀,这哪是钱的事呢,你赶紧给我顶上去,这钱我一分不少,可以了吧?”常瑞谦急忙问道。

“这……有点为难呀,你知道,我不是那种喜欢抛头露面的人,你这样我……”

“再加一百两。”

“成交!”钟逸都想不通一头雾水的他怎么会脱口而出这句成交。

妈的,迟早有一点死在钱身上啊。

“好啦,赶紧上去吧,这事儿说来话长,回来我再跟你细细讲来。”面露喜色的常瑞谦对钟逸循循善诱。

钱啊,罪恶之源。

钟逸心中恨恨想着,但还是毅然决然了走出了人群……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