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六百七十章 重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不过现在纠结是什么原因还有什么用处呢?

他已经落得这一下场,让自己的家人也要跟着自己受无尽的苦楚,他是罪人,但他愿用这条性命来赎罪,只要让她们娘俩过的好一些,他九泉之下,也是可以安息了。

“真的毫无反转的余地了吗?”妻子怔怔的望着老二,流出无言的泪水,不到最后一刻,她真的不想认命。

老二抱着他,任由肩膀越来越湿润:“没办法了,真的没办法了,就算锦衣卫能够放过我,西厂也不会容忍我这个叛徒的。”

听他这么说,她的心彻底凉了,就好像不再跳动一般,原来心如死灰是这样一种感觉,她现在算是明白了......

“我不会久留东都的,这两天陪过你们,也算是做一个告别。”老二把后半句咽在了肚子里,没忍心对她说出口。

不过她也应该明白的,这是最后的告别。

“对了,我已经将你们托付给了钟逸,也就是锦衣卫的千户,这里的主人,日后你与小思遇到困难,都可以找他,我相信他会为你们解决的,以后你们就住东都吧,反正咱们的家本就破旧,一到阴雨天,房檐便会漏雨,这里的住处,应该会比之前要好上一些,还有一件事,你们要提早熟悉一下东都,以后很长一段时间在这里生活,至少等小思长大前,不会离开了,我.......”

妻子堵住了他接下来要说的话,凄惨问道:“你这是在交代遗言?”

老二苦涩笑道:“就算是吧,这些话我迟早要说的,还不如早一些,能够将想说的话全都告诉你与小思。”

“小思并不需要对她自己不痛不痒的话,她希望的是一个活生生的父亲,能够在她寒冷的时候抱住她给她温暖,在她被别人欺负的时候替她出头,你这些......都做不到。”她本以为自己能够体谅他的,但当他说出这番像是交代后事的话,她愤怒了,她做不到这么善解人意。

天底下哪有这样的父亲,甩甩手,说一些话,便将女儿之后的生活安排了好了,生活哪有这么简单,如果从一开始就知道要发生什么,然后做出相应规划,谁还会叫苦不迭,大骂贼老天。

正是因为有这些世事无常,才会充满新奇与乐趣,当然也有困苦。

“可你知道,现在已经由不了我了,我比谁都想陪着小思,但......被允许吗?”老二心酸外加悔恨,再加上对家人的愧疚,以及对死亡的释然,可以说是五味杂陈。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安安稳稳过自己的日子不好吗,非要追求不属于自己的机遇,现在别说自己,就连家人都搭上了。

“如今说什么都没用了,你与小思日后的生活能有保障,我已经很满足了,我不奢求其他,只希望小思记住我不是一个坏父亲就足够了。”老二擦干净妻子的眼泪,为他流的泪早就足够了,事已至此,他不希望她再为自己伤心。

妻子不再说什么,她紧紧抱着他,记忆着他身上熟悉的每一寸,日后,也只有通过这种方式,才能感受到他的陪伴了。

俗话说贫贱夫妻百事哀,两人磕磕绊绊走到一起,甚至还孕育出一位女儿,足以看出两人的感情之深,到这种时候,无论谁都不能舍弃彼此,但生活,并不会因为一个人而变的柔情,它一直很绝情,对越可怜的人,越坏。

紧靠相拥而坐,互相看着对方,没说什么,就已经从对方的眼睛里回忆起了之前的点点滴滴,分别,就在下一刻,但至少此时,他们是属于彼此的,无论谁都不能将他们分开。

原来生活的平淡并不会消磨感情,它只是让本来就不坚固的桥梁承受起巨大的冲击,每次都会被撞裂,而真正的坚贞不渝,只会在柴米油盐茶中升温,直到成为不能缺割的一整个部分。

很显然,老二与他的妻子便是,当初的模样虽已不在,但互相的心,并没有走远,甚至比之前靠的还要近。

可想而知,失去彼此,对于他们来说是多么大的一种磨难。

......

......

接下来几日,钟逸对老大老二看管很松散,只要他们不出千户所的院子,他们便是自由的,两人分别一间屋,屋内除了自己,还有他们的妻女,老大的妻女也被钟逸接过来了,不得不说,老大蛮有福气的,妻子衣着皆是凡品,但挡不住她的美艳,若是稍加打扮,不比青楼粉头们差,当然,这是很不恰当的比喻,毕竟人家良家妇女,哪里能同那些风尘女子相比呢。

姑娘自是不必说,完美的遗传了母亲的美人胚子,小小年纪已然出落大方,再长几年,不知会让多少少年失了神。

其实钟逸一直是有种担忧的,他收留这四个女人很容易,但就怕她们恩将仇报,当然这么说也不恰当,钟逸算是让她们父亲丢掉性命的元凶了,到时候反过头来与自己报仇可就不好了。

也罢,就算把自己当做仇人,也是自己罪有应得吧。

钟逸忽然之间想通了,他把照顾这两对母女当做对这二人的弥补,只要自己心里过得去就够了,以后什么样子,对自己并不重要。

出发在即,钟逸率先使了一个障眼法,从最近死去的囚犯当中找到两个与老大老二身材脸型相仿的,然后刻意将他们的脸烧的看不清样貌,就这样摆放在东都闹市之中供人观看,若百姓见得,定然大惊失色,或是闲言碎语谈论起来,但要是西厂派置在东都的番子,他们神情珍郑重,会等人少的时候上前端详一二,为的就是辨认这两人到底是不是他们的昔日战友。

钟逸对于两句尸体,丝毫不做解释,甚至百姓们都不知道是谁放置在这里的,只不过当地官府也没有派人收回,他们摸不清楚来路,自然不能大肆指责。

这样的路子,让西厂的人也摸不清楚,他们只能如实将这件事汇报上去,至于上面怎么认为这两具尸首的身份,谁管这么多呢,只要没自己的罪责就够了......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