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六百六十九章 迟到的悔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爹爹,你这么长时间到底去哪里了呀,小思天天在院子门口等着,可就是看不到爹爹的身影。”小思闪烁着光芒的眼睛望着老二,这让老二都差点说出实情来。

不过老二不着痕迹的看了眼自己妻子,他妻子对他摇摇头,他当下明白,小思并不清楚他这段时间到底在干什么,于是笑道:“父亲在帮院子中那位哥哥做事呢,只要父亲能做好这件事,小思日后天天可以吃点心,天天可以穿新衣服!”

“小思见过那位哥哥,就是他给小思吃点心的。”小思所言自然是钟逸,不得不说,钟逸这个俊朗的样貌,无论对于少女还是小姑娘,都是很吃香的,至少第一时间便能让人记住。

“嗯,哥哥人很好的,以后见了哥哥,一定要谢谢哥哥哦。”老二心底叹了口气,的确,对于所有濒死前的人来说,钟逸能够满足他们的遗愿,便能受到他们的感激与爱戴,老二也是这样。

这个时候,小思好看的面庞忽然暗淡下来,他撒着小脾气对老二道:“小思不想让爹爹这么忙,只要爹爹能够天天陪在小思身边就够了,哪怕没有点心,嗯......半个月吃一次点心,小思就满足了!”

听到小思这软软的话,老二心都融化掉了,他何尝不想天天陪这自己的妻女呢,美貌贤惠的妻子,可爱让人心疼的女儿,哪有人舍得离开她们呢?

此刻他甚至生出带她们逃跑的想法,但仔细考虑过后,他明白这不是什么高招,东都就这么大,而且还是锦衣卫的老巢,他甚至出不了城就可能被人抓回来,到时候别说钟逸答应自己的事情了,他自己都没有脸再谈以前的条件。

身不由己啊,他是几日之后就会被送入京城的人,一旦到了京城,他这条脑袋就已经系在裤腰带上了,日后哪能再见到这两个心心念念的人儿呢。

有了家庭的男人,就像生了根,他很难变成之前无所顾忌那样随风飘荡的男子,他不能在冒险,也不敢再冒险,因为他知道他的背后是一个家庭,一旦他倒了,这个家就倒了,没丈夫,没爹的女人孩子,一辈子都抬不起头,走到什么地方,都会被人欺负。

老二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会同意与钟逸的交易,但又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无法割舍这最亲近的一切......

他抚摸着小思的秀发,轻声道:“小思,你要乖一些,听爹的话,爹爹这么努力,都是为了咱们这个家,日后我很可能会许久不见小思,但小思你要知道,爹爹的心一直与你同在,无论什么时候,爹爹都是疼爱小思的,爹爹哪会舍得离开小思呢,小思你一定要记得!”老二不知不觉又抱紧了怀抱中的女儿,他太难了,每一句话,都是那么辛酸。

他甚至能想道日后小思不见自己的时候,带着哭腔问娘亲,为什么爹爹不来看我,爹爹是不是不要我了,娘,你告诉爹爹,小思以后一定听话,你让爹爹回来呀!

耳边回荡着小思的声音,老二这个铁血男人差点流下泪,男儿有了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啊......

妻子静静盯着他的面容,哪怕一眼,都舍不得离开,她知道,这一眼,可能就是最后一眼,她千万要将他的样貌记在心底,一根毫毛都不能忘记......

“小思记得小思记得。”小思从来没见过她的父亲像此刻这般郑重,虽然她想不明白,但这不寻常的态度也能她知道马上就要有事情发生了,对于这样的父亲,她只能用心记住他的每一句话,日后想念父亲的时候,就让这番话出现在自己的耳边。

就好像父亲一直在自己身边,从来没有走远一样......

一家人沉浸在悲伤的氛围当中,明明相聚是一件欢喜的事,但这群心底藏着事的人开心不起来,如果说的严重一些的话,今日的话就好像交代临别遗言了,就算不是最后一面,也是最后几面。

长途跋涉,舟车劳顿,小孩子吃不消,与老二说过一句话之后,躺在屋内床榻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夫妻二人坐在床边,温柔的目光望着他们心尖儿上的人,半晌无言。

“你何时要走?”妻子先开的口,可这一开口,已经带上了隐隐的哭腔。

老二叹了口气,摸着妻子衣裳上的补丁,有些心疼。

“过几天吧,时间还没定下来,不过应该久不了......”

“你......你为什么要做这种事?难道你做这件事之前你就没有考虑过我与小思吗?“说是质问,但其实是她的疑问,已经到这种时候了,质问还有何意义呢?她作为一个女人,也是以一位妻子母亲的身份,她真的想弄明白这个家的男人做事之前就完全不顾她与孩子吗?

“......”

“想,为什么不想呢?”老二不敢看她的眼睛,因为他见不得人流泪,他知道,现在的她眼中定然湿润了。

“想你为什么还能做出这样的事?现在让我与小思受这样的风险。”

老二愈发愧疚了,他又哀叹一声:“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不放过任何一次机会,为的就是能通过我的双手让你们娘俩过上好日子,但让我没想到的是,这件事竟然涉及如此严重,我对不......”

她伸出手指堵住了老二接下来的话,老二一愣,抬起头对上了她的眼睛,果真,老二太了解她了,她哭了,甚至眼泪止不住的流,但因为身边睡着的孩子,只能压抑着自己的声音。

老二痛恨自己,为什么会让她流泪,为什么会连哭,都不敢让她放大生声音......

她哽咽道:”什么......什么时候都别与我说对不起,我明白的,我什么都明白。“

“啊!”

老二一声沉重的低吼。

如果此刻迎接自己的是她的怪罪,他相信心里会好受许多的,但为什么偏偏会这样善解人意,他错了,他真的错了,他现在万分后悔,有这样一个家庭,他为什么要干这种傻事呢?

其实他刚才说谎了,他骗她了。

他心底深处是想通过这件事来让别人正眼相看,他始终忘不掉那天正午,档头在自己脸上胡乱踩着肮脏的脚。

......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