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六百六十章 事有蹊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西厂内,档头低头站在一位无须男子身边,无须男子面色不好,而档头而是没有对待手下的威风劲,如同受惊的鸡仔一般,在男子面前,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这件事你都能搞砸,看来西厂留你是没什么用处了。”无须男子冷冷说道。

档头一听此言,立马下跪,他连连求饶:“属下该死,属下办事不利,但这件事确实事出有因,还望大人三思。”

白面无须男子心里苦笑,他当然知道有因,可于津呢?那个蛮不讲理的蠢材呢?会不会因为这些原因就原谅自己呢?

“你说你碰到了一位武功高强的黑衣人,而且你们四人联手,竟然连一刻都撑不下就被对方打昏了?”

档头狠狠点头:“千真万确,如果属下说谎,天打五雷轰!”

无须男子摆摆手:“这件事你别跟我解释,你跟于津大人解释,看他信不信你吧。”

事到如今,他也只能推卸责任,让手下对于津亲自诉说一遍,可能会牵扯不到自己,这已经是最好的办法了。

档头心一凉,于津大名,西厂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厂公的干儿子,为人阴险凶狠,一旦不如他的意,不知道暗地里对你使什么绊子,而且一出手就是杀招,看来这次,他在劫难逃了。

移步于津厢房之内,档头将来龙去脉细细说了一遍便又低下了头,他不时打量着于津的表情,想从中看出一些什么东西,但奈何于津听完一脸平静,半分起伏都没有,这让档头心中更没有底,俗话说,只有暴风雨之前,才会异常宁静,而此刻看于津的状态,完全相同,黑云压城城欲摧啊。

“看来暗地里有人算计着咱家啊。”

半晌,于津哀声说出这一句话,不过说完之后又闭上了眼,接下来的每一分每一秒对待档头来说都异常煎熬,这就像被蒙着眼行刑的犯人,你不知何时尖锐的刀刃会落到你的脖颈上。

“行了,你下去吧,把苏凉唤来,咱家有话要对他说。”

档头愣在了原地,难道这就结束了?想象中的疾风骤雨并没有来?

他如蒙大赦,匆匆逃出屋外,可刚到门口,便听于津不男不女的声音从里传来:“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你好好想想如何为咱家将功赎罪吧!”

果然,档头哀叹一声,怀揣起了一桩心事......

片刻,于津厢房的门又被推开了,进来的正是苏凉,也就是档头的上司,于津最过信任的一位太监。

“大人,您找我有事?”

于津阴恻恻的笑着:“苏凉啊,咱家代你不薄啊,现在你已经跟咱家耍开心眼子了?”

苏凉惊慌失措道:“大人这是什么话?属下就是大人的一条狗,一条忠心的狗,您见过哪家的狗敢背叛主子呢。”

于津冷哼一声:“背叛咱的胆,你自然没有,不过跟咱家玩玩心机,你还是敢的。”

苏凉没了办法,只能承认自己的错误,他诚恳中又带着一丝委屈,对于津道:“这件事是属下的错,属下办事不利,而且接二连三的失手,自然无颜面对大人,出此下策,才让手下人亲自前来与大人解释的,不过属下绝无二心啊,大人明鉴!”

于津摆摆手:“行了,咱家还是不知道是你想少讨两句骂。”

苏凉见于津没有生气,这才真的松了口气,他问道:“那大人,这件事现在该怎么办啊?”

于津摇摇头,苦涩道:“咱家在明,敌在暗,不好办啊。”

接着于津又说了一件事:“昨晚派遣出去的另一伙番子,同样空手而归,你知道为什么吗?”

“属下愚昧,猜不出来。”苏凉与于津各自管着一伙人马,然后让他们分头行动,他原本以为于津不生气是因为他派出去的人传来的捷报,可未曾想到,他们竟然也失手了。

“就前一刻,咱家派出去的人传回消息,说要抓的人早就不住在哪里了,差不多一个月前就已经搬走了,但是屋里的物件,一应俱全,说明他们走的时候很紧急,难道他们一个月前就能想到今日的事吗?咱家觉得这件事有些蹊跷呀。”于津眉头紧锁,思考这两次失手背后的阴谋。

而苏凉更是没有一点对策,冥冥之中,他总觉得有一双大手在背后推波助澜,这种被人操控的感觉,让人感觉很不好。

“反正咱家现在能确定一件事。”于津本就苍白的脸色更加难看,简直没有半点血色。

苏凉有种不好的预感,他问道:“何事?”

“一定有人在暗地对付咱们,而且说不准西厂当中也有他的人,不过至于‘他’是谁,咱家暂且想不到。”

苏凉心中一惊,压低声音道:“怎么会呢?每批进入西厂的番子都会经过严格的调查,一个个背景干净的很,绝不可能对西厂有异心的。”

于津苦涩道:“不是进厂前,那就是进厂后,没有人在利益之下还能坚守自我。”

苏凉微微点头,也觉有理。

他忽然想到什么,连忙开口:“大人,这件事会不会还与那钟逸有关系呢?”

于津摇摇头道:“应该不会,咱家不是没有想到过他,但此刻他应该空不出手啊,他应该紧锣密鼓的盘缠被抓住那两人才对,咱家不相信他有这等先见之明,再加上东都与京师距离甚远,如果这两件事的背后真有他身影的话,那他得多早就作了安排,可也仅仅是在前几天,那两位滞留在东都的番子才被他抓住,所以咱家觉得,锦衣卫应该是插不上手了。”

虽然于津说的很乱,但苏凉确实明白过来,的确,昨日发生的两件事像是预谋已久的,而京师当中并没有钟逸的人,从时间上他是来不及的。

“会不会是陈达斌的人手呢?”苏凉又有了一个猜测。

“这倒有可能,东都飞鸽传书的话,从时间上来说,是完全能够来得及的。”于津认为有这么一丝可能。

“大人,现在应该怎么办呢?难道顺其自然?”苏凉有些担忧,这件事他是脱不了干系的,一旦事情败露,他很有可能在作为替罪羊。

”咱家也没什么好方法,如今只能在京城城门处安排下去亡羊补牢了......“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