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六百五十四章 补救措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怕不是舍不得放弃吧?”

钟逸一句话说到了常瑞谦的心坎,小倩于他来说,算是他接触过的第一个真正与众不同的女子,无论是家里的丫鬟下人,还是风月场所的女子,都无异处,哪怕自己提出多么无理的要求,都会无条件的做到,可小倩不同,她不仅懂的拒绝,而且还不会任人摆布,她有自己的思想,令人着迷。

是新奇,或者说的难听一些,是常瑞谦的犯贱,多少听任自己人感觉枯燥,只有反驳自己,才能让他得到莫名的欣喜,反正很长一段时间内,哪怕他离开酒楼,不日日见到小倩,小倩的身影都会在他心里挥之不去,这不仅只是喜欢,也是对他做过的所有努力的回想,可能所有的念念不忘,都是因为不甘心与得不到吧......

两人接下来酒不断,不过他们彼此还是很有分寸的,知道下午都有正事要做,差不多尽兴,便散了去,钟逸走出酒楼,迎着头顶炙热的太阳踏上回千户所的路程,他嘴角的笑容没有落下过,旧友相逢,喝酒尽兴,人生能够得到这么一两真心对待自己兄弟,就足够了。

......

......

“大人,有消息了!”

京师,西厂大本营内,一位面白无须的男子迈着扭捏的步伐进了厢房,可能因为事情的紧急,他甚至连门口没有敲。

屋内的人,是于津,也就是西厂厂公钱山的干儿子,这段时间于津并不好过,前段时间因为他在东都的事件,而让西厂受辱,对于异常在乎面子的钱山来说,是完全无法接受的一件事,他不仅没有为于津向锦衣卫讨回这个公道,而且还将他狠狠教训了一顿,西厂的脸面都让他丢尽了,虽然事出有因,但钱山仍旧不能原谅他。

西厂的体制是非常畸形的,不论你有没有才能,在西厂当中,只要是太监,地位绝对比普通的人高,而且与权势越高的人越亲近,身份就越发尊贵,所以不止于津,西厂的所有人都在阿谀奉承,下级舔上级,上级舔更高地位的人,站在金字塔顶峰的自然是钱山无疑,也正因此,于津与钱山暂时的不合,又让有心人看在了眼里,不知何时就会落井下石,眼红于津的人少,暗地里想要他好看的人更多,于津依仗的只能是钱山,他一定要尽快修复好与钱山的关系,否则真不知道这段时间内会出现什么对自己不利的事。

“说!”

见到进来的太监,于津又期盼中带着一丝惶恐,他希望能从他的嘴里听到一些好消息,而不是让自己的处境更加不利......

太监面露难色,犹豫不决,沉吟过后叹了口气,对于津道:“大人,派出去的那两位番子被锦衣卫......抓住了。”

于津眼前一黑,身形不稳,幸好身后有椅子,这才没有让他跌落在地上。

“大人,大人,你别着急,也须事情还有专辑也说不定呢!”于津这下可是把这个太监吓了一跳,厂公的干儿子出了什么事,自己可真的担待不起啊。

片刻过后,于津才从那种状态中恢复过来,这个时候他已经没有功夫生气了,有气无力的说道:“转机?你别安慰咱家,有没有转机咱家清楚,在锦衣卫那种残酷的刑法之下,咱家不信他俩能够管住嘴。”

“他们要是管不住,那大人就帮他们管住。”这位太监眼神阴冷,声音让人不寒而栗。

于津眼睛一眯,当下心中有了一些感悟,他问道面前这位看起来面和心善的太监:“那你倒是跟咱家说说,咱家应该怎么帮他们?”

“大人,属下听说,在京师西边一条巷子里,住着其中一家的家人,而南边则有另一户家人。”

“你这是何意?”于津已经收起了一开始惶恐的面孔,他逐渐镇定下来,不过目光越来越狠厉,像是在取舍着什么。

面前太监冷冷一笑:“他们能不在乎自己安危,但没有对亲人能做到绝情,而且他们两人都已为人父,若是亲身子女因为自己的事受到牵连,就算他们侥幸活下去,这一辈子也只能在愧疚当中度过了,所以如何取舍,他们应该很清楚。”

于津微微点头:“妙,妙。“

“不过......用人子女来威胁,怎么听来都不人道,颇像是畜生行为啊。”

太监立马躬身恭敬道:”这全是属下想的招,要说畜生不如,也只能说是属下,毕竟这件事完全与大人没有关系啊。“

于津哈哈一笑,对于属下如此行为很是满意。

“现行将他们两户人家控制住,行事一定要隐秘,然后便让他们亲自写一封书信,飞鸽传出将这两封信送到东都中,让咱们在东都的人将信悄无声息的送到被锦衣卫看守的那两个番子。”

这是西厂惯用的伎俩,于津下起命令,可谓是轻车熟路,不过还是被手下拍马屁道运筹帷幄。

于津愁容一扫而空,待太监走后,一人在屋内哼起了小曲。

可他哪里能想到,钟逸已经提前对这件事做了安排,怕是他的愿望,就要落空了......

傍晚时分,在千户所内休息的钟逸刚刚起来,他见千户所内已经没多少人,便知道他又到了回府的时间,不得不说,锦衣卫实在清闲,除了日常的公文,钟逸就没有任何需要做的事了,这让他很不适应,他不是一个能闲置下来的人,虽然在繁忙的时候他是非常羡慕那些闲人的。

正准备离开,由所外进来一人,钟逸大门口敞开,一进来便认出了霍单。

钟逸忽然想到了白日与霍单说过的事,心里猜测是不是这件事情有一些眉目了。

果不其然,霍单一见钟逸,便立马将自己的调查出来的东西说予了钟逸。

“大人,我查清楚了。”

钟逸为了摆了个椅子,手一挥,示意他坐下来,霍单擦擦脑门上的汗,一屁股坐了下来。

“你说吧,我倒要听听他是何来头......”

......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