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六十五章 张峰的故事(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张峰在他爹的坟前又说了许多,很多话昨夜已经说了,但张峰不厌其烦的又讲了一遍,因为……这次他爹真的听得到!

临走时,张峰在地上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他心中没有求什么功名利禄,只是跟他爹说,别让素儿再被辜负,让她每日开心些就好。

……

张峰回到家的时候,看到吕素布满红血丝的眼睛,心中一紧。

“峰哥你一夜未归,到底去哪了?”吕素看到刚进门的张峰,急忙问道。

张峰有些欣慰也有些心疼:“素儿没事,我昨夜酒馆喝多了酒,睡了一夜而已。”

吕素脸色一变,说出的话带着几分怨气:“哦,那我去睡了,一夜没合眼,有些累了。”

张峰刚想解释什么,吕素已经走回了她的屋子。

也罢,就这样误会着吧,反正她的心中也全是他……

张峰心中这样安慰自己,但说是安慰,又不像是,谁安慰自己能让心情更加悲凉呢?

张峰苦笑着摇了摇头,兴许被恶狼咬的伤口又裂来了,张峰咧嘴“嘶”了一声,但他依旧没看已经包裹好的伤口。

让素儿看到了,不又要担心嘛。

张峰忍着疼痛,又去书桌前读起了孔孟之道,但他出奇的分了心,想到了《国风》中那句“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

……

日子不咸不淡的过了许久,这对张峰来说倒也不错,至少每日可以看到吕素,有她……总有些盼头。

可直到那一日到来,张峰怀揣着喜悦回到家中,急忙想与吕素分享他的开心之事。

张峰作的一首诗被刘长卿看到了,就是凤临府的第一大儒,虽然最后不知被哪个富家子弟冒名顶替了,但这首诗终究还是被刘长卿夸赞了一番,虽然刘长卿不清楚,但自己清楚,吕素清楚就足够了。

可张峰找遍了屋子也没看到吕素半点踪影,张峰有些奇怪。

这都快黄昏了,也该回来了吧?

张峰坐在门口苦苦等着……

可张峰再醒来的时候已经夜深了,他没法判断这是什么时刻,只是感觉身上寒冷十足。

忽然,那“咚——咚!咚!咚”的打更声传了过来,张峰听到这是一慢三快的节奏。

原来已经打四更了,如果按现在时间来说就是已经凌晨一点了。

张峰心如乱麻,一个弱女子深夜不归多半不会出现什么好事,他急匆匆披了一件衣服,就走出门去寻找起来。

他先到了吕素父母双亡的现场,由于深夜看不清路,上山的时候摔了好多跤,到了这里时,张峰已经一瘸一拐的了。

张峰没顾身上的疼痛,在这片地方细细寻找起来。

一个时辰过去了,张峰半点收获都没有,他就差把这个地方掘地三尺了。

张峰的心逐渐凉了下来,忽然,他想到了——穷人坟,那埋葬着自己父亲的山上。

他把之前遇见狼群的恐惧深深压在心底,下了这座山的时候,直直奔向了穷人坟,他一刻都没有耽误,一整夜所有的时间全用在了赶路上,他只是是一个文弱的书生啊,张峰后来想想,都不知道是怎么坚持下来这件事的。

张峰来到坟前先为父亲恭谨的鞠了两躬,然后才开始在这里寻找起来。

又一个时辰过去了,张峰失魂落魄的现在了父亲的坟前,很明显,他什么都没有找到。

她会在哪呢?

张峰嘴中喃喃道。

忽然,坟头上又长高一些的杂草有了动静,它轻轻晃动,最终将草尖指向了一个的地方。

张峰心中一惊,顺着草尖所指的地方看去。

这指的是哪里呢?

张峰在脑海中思索着……

片刻,张峰灵光一闪。

这不是自己的家的方向么?

他朝着杂草轻轻说道:“是家里吗?”

杂草没了动静……

张峰打定了这个主意,便飞快的下了山,走着熟悉的小路向家的方向疾步跑去……

他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张峰发现由于昨天晚上走的太急,连家中的大门都大敞开来,他没空看家中是否丢失财产,只是径直向吕素的屋子走了过去。

他匆匆的推门而去,甚至都忘了敲门这一说,幸好里边并没有人,否则一定生气到好多天都不理他。

张峰没有气馁,又去了灶房,可也没有看到吕素,最后才进了自己的屋子,张峰推门的时候,连手指都在颤抖,他希望进门第一眼看去便是吕素那张绝美的脸颊。

然而又另他失望了,这个屋子更加空荡,别说一个人了,就连老鼠都不曾有一只。

张峰失落的坐在书桌前的椅子上,心中焦急与失望交杂。

不可能呀,父亲怎么也不会骗我的……

张峰想不通了,只是下意识的开始研磨。

忽然,他从书桌上看了了一张倒扣过来的宣纸,张峰愣住了,他的桌子上可从来没有这样样式的一张宣纸。

他这个人可以说四肢不勤五谷不分,但对读书这件事来说,他是很看重的,甚至连写字用的笔墨纸砚都十分慎重,因此,只要是读书用的东西,他都事无巨细的关注着,连同书桌上物件的摆放位置。

张峰清晰的记得,他的书桌上并没有这样一物。

那么,这张纸一定是有人放上去。

张峰轻轻翻过这张纸,看到这宣纸上写满了弯弯扭扭的字。

这估计是刚学会写字吧。

张峰心中这样想到。忽然,有四个小字闯入了张峰的眼帘。

他瞳孔一缩,直勾勾的盯着这四个小字——吕素亲笔。

张峰用颤抖的手将这张纸抚平,喉头干涩,根本读不出声来,张峰心中默默看着吕素为他留的信。

“峰哥,我走了,你别想着去找我了,找不到的,这天下这么大,哪里我不能躲藏,别说是你这没权没势的秀才了,就连大官儿们也一定寻不到的。我不想故意宽你的心,只想对你实话实说,或许我走不了多远就可能跟我父母一样,丧命在山贼土匪的手中,但或许我也会命大一些,活的久一些,可终究不会开心的,不过我一定不会主动寻死,命要真这么贱的话,我不是太愧对张爹这么多年把我当亲闺女来对待?

对了峰哥,你这么聪明一定看出来了吧,我心中确实有了所属,说起来还真是对不起你们一家,一定是上辈子亏欠我太多,这辈子才罚我进了你们张家的门,张爹关心爱护我多年,到头来因为我死在了恶狼的手中。还有你峰哥,这么多年对我的好,我一直看在眼里,其实也不是没有想过和你在一起,就比如灶房着火那回,我知道你想对我说些什么,但你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如果你那时候要真跟我说出那事儿的话,恐怕也就没有今天这封信了,但总就是那么阴错阳差,老天爷就爱戏弄咱们这些穷苦的人。

说起来,我也不能恨他,那一袭红衣带给我的也不尽是悲伤,更多是快乐,想来也嘲讽,我到现在还不清楚他的名字,可就是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人,我真的能为他做到奋不顾身的地步,他就像盛夏是的暴雨,来的轰轰烈烈,不管我能不能接受的来,只是想当然的带给了我一阵清凉,可走时又猝不及防,淋的我一病不起。

近来好一段时间没见到他,本以为是出外游玩了一些时日,可今日一见,告诉我的却是成亲的消息,是啊,我于他又是什么身份呢,难道可以奢求嫁给他?通知我一声,已经看的起我了吧?

峰哥,原谅我的懦弱,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坚强的人,只是哭的多了,再看见什么的时候就有些哭不出来了,可这个地方终究还是夺走了我太多太多,但给予的却不值一提,我怕不离开这里,真会跟我已经记不清模样的父母一样……死在这里。

答应我,别找我,素儿走了。”

张峰一个字一个字的看了下去,生怕错过什么重要讯息,可纸就这么大,读来读去也就这么多字。

他叹了口气,只觉的心中有块大石头落了地,有的人一直怕她走,可走了时候,又一阵轻松。

人啊,就是这么矛盾。

可他真的轻松吗?

张峰浑浑噩噩的来到了吕素了屋子,轻轻躺在她的床上,感受着她曾经的气息,可忽然看到一个做了一半的香囊,张峰再也忍不住了,小声的抽泣了起来。

她……就这么走了,真的不会回来了。

一幕幕在张峰的脑海中浮现,他立志保护她一辈子的场景,他将她从深山中带回来的场景,她灶房前的那一抹绯红,她眺望深山流露出的悲伤,张峰一点点的回味起来。

张峰从回忆中走出的时候,一摸脸已经泪流满面了,这又让他想到了那个弱女子的哭声,柔柔弱弱,任何时候都需要人保护。

素儿,你这是何苦呢?

张峰打心底问自己这个问题,可到头来也没有答案。

忽而,张峰想到了再父亲坟前说的话。

不论他是谁,只要负了素儿,自己决不轻饶。

张峰止住了泪水,眼中竟是无尽的怒火与阴翳。

就是你,夺走了我素儿,还不懂珍惜,我…要…你…死!

张峰一字一字说出这狠毒的四个字,他从来没有像此刻这样精神过,没有一丝的疲倦与困乏,只有心中难以平复的怒气。

他一夜未睡的身子竟然撑的住,张峰如同缺失了灵魂的人一样,木讷的走出了门,此刻起,他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支撑他活下去……那就是复仇。

那日,凤临府中,有人身走了,有人魂丢了。

缘起缘灭,是非因果,不可说,不可说……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