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六百三十一章 相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钟逸这个半吊子身手如何能战胜这两位专业人士,他们回过神来,别说进攻,就是阻挡他们的攻势都变得有些艰难。

可这并非是说放弃就放弃的事,谁知道他们是不是来要自己命呢?

在这个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的地方,钟逸能靠的只有自己。

二人配合默契,将钟逸周围的空间逼的只剩下两米左右,包围圈的逐渐缩小也就意味着这场战斗马上就要结束。

而钟逸此刻还在从不可能当中寻找着一线生机,哪怕每次尝试都能带给他一些伤口,可他绝不能成为砧板上的猪羊任人宰割!

被钟逸抓住一个破绽,他飞速出拳,向身前之人的面门,这人反应不可谓不慢,他化攻为守,身子以不可思议的角度朝后一闪,堪堪躲过钟逸凌厉的一拳。

不过钟逸眼角闪过奇异的光芒,好似他要的正是这样的结果。

只见他腿脚齐出,刚才闪躲的人现在却怎么都来不及了,他脚步踉跄,为钟逸闪开了一条去路。

钟逸抓住时机,找到缺口,以平生最快的速度飞奔起来。

身后两人对视一眼,急匆匆追了出去,他们双眉紧皱,不可否认,钟逸这一手还是让他们吃了不小的亏,若今日真让他逃走,完不成上面交代的任务,那他们二人之后的日子怕是要不好过了......

借着对巷子的熟悉,钟逸东躲西藏,不过一个不幸的消息便是他如今距离府宅越来越远了,他何去何从,没空思考,也思考不出任何结果,如今还是想想怎么保住自己的小命要紧。

老大老二二人愈发急躁,钟逸钻进这里之后如鱼得水,狡猾的就像一条泥鳅,每次都是在即将抓住他的时候,他转一个拐角,双方之间的距离就这样又被拉开了。

虽然两方追逐并没有经过多长时间,不过跟死亡赛跑,十分消耗体力,钟逸马上就要筋疲力尽了,他知道,自己一旦没有体力,那便再没有还手的能力,这与死亡,无异......

钟逸脚步慢了下来,与身后之人的距离近了许多,他气喘吁吁,发挥着身子最后的潜能,可平日根本不锻炼的他就是被榨干了身体机能,又能有多大爆发呢?

拐过这条小巷,他绝望了......

原来这里是死胡同,死路一条!

他渐渐平稳,就是连脸上的慌乱都恢复为了平静,身后两人一见钟逸如此,不禁谨慎起来,还以为他要耍什么阴谋诡计,可看到他跟前厚实的墙壁,二人冷笑出声。

他,逃不掉了......

这回,他们没有给钟逸任何机会,出手毒辣,再加上体力的加持,筋疲力尽的钟逸怎么能扛得住呢?

不多时,他便鼻青脸肿,甚至此刻的小腹也在隐隐作痛,钟逸身子越来越重,下一刻就要倒下去。

属于他的辉煌还未书写,难道他就要死在这两个小贼的手中吗?

不甘心啊!

一阵默契的组合攻势将钟逸逼在了墙角,他已经没有任何的抵抗能力,眼前越来越黑,马上就要昏厥过去。

看来并没有天选之人,曾今想开挂一般的运气在一段时间内让钟逸信心爆棚,他想,可能他就是命运安排的人,他来到这里是带着历史使命的,但今天诸多事实告诉他,他只是一个脆弱的人,一点小小的伤害便能让他毙命。

意识残留的最后一刻,钟逸看到一道带着触目惊心伤疤的拳头向自己挥舞过来,可就在即将到达他脸上的时候,他昏了过去......

......

......

钟逸你做了一个很长的梦,长到以为他已经度过了一生,在这个梦里,之前经过的事情他又经历了一遍,他想改变一些做出来便令自己后悔的事,但他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按照正常的轨迹发展。

这一刻他似乎明白了,原来他什么都改变不了,事情该是怎么样便只能是怎么样的,在他看来因为自己意愿改变了的事,只是按照本来的发展趋势在变。

一股无力感油然而生。

此刻钟逸的意识又混沌起来,他好似跌入了漩涡,一圈一圈,随着它进入最深处。

“钟逸!钟逸!”

落到最深处的时候,钟逸忽然听到熟悉的声音,但他绞尽脑汁都想不到是谁。

可就是这阵声音,让他从漩涡的最深处,又上到水面上,再即将出水的那一刻,天光大亮,钟逸眼睛里多了几个模糊的人影......

“睁开眼了,没事了没事了。”

“你就是瞎操心,本来也没多大事,这都是些皮外伤,不打紧的。”

“赵耕,你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受这么重伤你试试,怎么可能没事呢!”

“不是金伶,我的意思是钟逸没有性命之忧,又不是说他不疼,好歹有几处伤口都见血了,不疼肯定是不可能的。”

两人还在斗嘴,钟逸心里有些乱,模糊的视线也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当他真正看清楚一切的时候,他发现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宅府,身下的是夜夜相伴熟悉的床铺......

“我......我是如何回来的?”

钟逸声音有些沙哑,以至于他自己听到时还以为是别人的声音。

金伶与赵耕停止了争辩,两人皆是欣喜的望着钟逸,金伶眼中甚至都有些闪烁的液体。

“钟逸,喝......些水。”

金伶转身去桌子上取水,不过手掌却一直在眼上擦摸,这一切全让钟逸看在眼睛里,他心中有些感动。

等金伶回来的时候,眼睛变成红红的了。

钟逸接过金伶的水,咽下一口后,喉咙一阵火辣,他咳嗽两声,又问道:“我是被谁送回来的?”他不相信那两个穷凶极恶的歹毒有这么好心,只是打自己而不是要自己的命。

“一位姑娘。”赵耕道。

“姑娘?”钟逸有些疑惑。

“她将你送回来府里后,一直在院子中等待,从昨夜一直到现在,我劝过那位姑娘休息,可她不听,如今还在院落当中坐着。”

钟逸更加奇怪了:“扶我起来。”

他现在就想要一探究竟,看一看到底是哪位菩萨发的善心......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