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六百二十五章 祸端还是功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霍单快马加鞭,从东都一路没有停歇来到了京师,这几日他们堪堪只睡一两时辰,接着便是全天无休的赶路,吃的还只是些馒头之类的干粮,而乘坐的马匹,已经更换了两批,也就是这种情况下,才能用这么短短的时间赶来京师。

他们惨,押送的司文山等人更惨,一路颠簸不说,食物与水也只有在霍单想起来的时候才送进来,其他几人还好,文弱书生司文山在路上已经丢掉半条命了。

这当然是因为钟逸的命令,霍单虽然不了解司文山他们到底所犯何事,但他唯钟逸马首是瞻,钟逸急切,他就更急,他明白能有今日的成就都是钟逸带给他的,人在心怀感恩的情况下,做什么事都会很有动力。

霍单望着京师古朴大气的城门,心中终于松了口气,一到京师北镇巡抚衙门,他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而在京师的北镇抚司衙门,也正在商议一件关于钟逸的事。

陈达斌坐在猛虎图下,依旧是熟悉的位置,代表着锦衣卫权利的巅峰,他冷冷看着一份发自东都的密报,半晌不出声,接着脸上露出几分苦涩,不过有恍然失笑。

锦衣卫都佥事周鼎见自己老大这种反应,便知道自己要发表一下看法了,于是叹道:“这个钟逸,真不叫人省心,从百户升到千户,若换作旁人的话,一定感恩戴德谨言慎行,可他倒好,庆宴后没到一个时辰,便出手打了西厂厂公钱山的干儿子,而且还当众侮辱所有西厂太监,这个惹祸精,迟早成为咱们锦衣卫的祸害呀......”

铺垫半天,周鼎脸色忽然一变,朝陈达斌拱了拱手,郑重道:“陈帅,此事不可不追究,否则咱们跟西厂那帮阉狗又是一场烂仗要打,陈帅要他给您争口气,结果话音刚落,他眨眼就给您惹了个祸,钟逸此人,不堪大用。”

陈达斌脑海里浮荡出月夜与他酣畅饮酒的钟逸身影,摇摇头苦笑道:“周鼎,我明白你的想法,固然你是为锦衣卫考虑,但钟逸,绝不能如此处置,厂卫积怨已久,只不过打了一架便要追究新任千户的责任,下面的崽子们以后在西厂面前岂不愈发怯懦了?再说钟逸是锦衣卫的功臣,与我一同面过圣,圣上对钟逸的印象很好,而且南北镇抚司里也有不少人知道他的名字了,我若因此事而追究,终究寒的是下属的心,追究不妥,发份措辞严厉的文书斥责便是,至于西厂那边……”

陈达斌气势凌厉,饶是时常围在陈达斌身边的周鼎,都因陈达斌此言心生豪气,只听陈达斌冷声道:“只不过打了个没卵的干儿子而已,又没把他打死,钱山若是不满侮辱的言语,叫他来北镇抚司找我便是。”

不得不说,陈达斌这个硬气的锦衣卫指挥使是当得最称职的,他此事处理极为妥当,没有因为与钟逸的私交而偏袒于他,也没有过分忌惮如日中天的西厂,如此魄力,并非常人可及也,周鼎与他的差距就在这里,这也是为什么周鼎是都佥事,而陈达斌是指挥使的缘由了。

能在康宁皇帝刻意引导之下,厂卫矛盾激发中,而让锦衣卫夹缝中艰难立足,陈达斌功劳不小。

就在此时,一名校尉匆匆走入大堂,恭敬抱拳道:“陈帅,北镇抚司门外来了一个东都的百户,押着一名人犯,说是带了东都东城千户钟逸的信求见陈帅,他还说事关重大,请求单独面见陈帅。”

陈达斌一楞,伸手道:“信拿来。”

校尉递上信,陈达斌展开,匆匆扫了几眼,顿时面色大变。

“将那试百户和人犯带入密室,任何人不得与他们说一句话!周鼎,你退下吧。”

......

......

亲自审讯过司文山后,陈达斌坐在密室里,无力地靠在椅背上,沧桑的脸上不由浮上几分苦笑。

此事牵扯实在太过巨大,若要是爆发于朝堂之上,必定震惊朝野,掀起轩然大波。

这个钟逸……他到底是在给我争气还是给我惹祸?

刚打了钱山的干儿子不够,还顺手把他干儿子和明王勾结的事情挖了出来,然后一推二五六,把这桩事涉藩王谋反的天大麻烦推给他,美其名曰“送功劳”。

钟逸啊,可真有你的……

这一刻,万人之上的锦衣卫指挥使陈达斌忽然对自己产生了一丝怀疑,钟逸是人精不假,否则也不可能从一介布衣做到如今的位置,而且升官的时间还如此迅速,当然,这有陈达斌这双大手在后面推动,不过这是钟逸应得的,他的功劳配的上他的位置。

可他惹祸能力实在太强了,隔三岔五便惹出个事情来,让人不得安生。

若要真将他做重点心腹培养的话,怕也是个双刃剑呀......

这次惹出的事情有点大,而且非常烫手,饶是指挥使陈达斌也吓得额头直冒汗,半晌没出声儿。

转念想想,诚如钟逸信上所说,知道此事者,唯他们三人而已,除钟逸与自己两人外,还有一个不知名的百户。

想到这个,陈达斌不禁苦笑出来,钟逸这个方法虽然拙劣,但确实有作用。

陈达斌知道此事太为凶险,饶是自己顶头上司都不能全部信任,从这一方面来说,钟逸是没有做错的。

可于情分上来说,陈达斌又有些心凉,至少他是对钟逸说过一个秘密的,而且这个秘密非常重要,所以陈达斌也希望钟逸能完全相信自己,但谨慎一些也无可厚非。

至于到底有没有那位知情的百户,已经不重要了,因为陈达斌选择的是与钟逸站在同一条战线,他面临的则是又一个抉择......

陈达斌可以选择杀了司文山,当作没这回事发生,也可以选择把司文山当成一颗棋子,一颗能给他争来陛下宠信的棋子,也许现在时机不对,棋子摆在棋盘上只是一颗废棋,可是说不准哪天这颗废棋就突然起了作用呢?

密室很安静,司文山身戴大枷,垂头丧气地瘫坐在地上,陈达斌身旁空无一人,毕竟此事太凶险,陈达斌不会让任何人知晓一丁点风声。

出了密室,陈达斌见到焦急等待的霍单,打量了他一眼,淡淡道:“你叫霍单?东都东城百户?”

霍单乍见锦衣卫里的最高上,神情一直很激动,身躯不能控制地微微颤抖,听得陈达斌相问,霍单腿一软,跪在地上头也不敢抬,道:“回陈帅的话,属下是试百户,至于什么时候能升为百户,这就要看钟大人的了。”

陈达斌点点头,笑道:“好,你一路辛苦,功不可没,试百户升百户吧,钟逸如果有说辞的话,就让他亲自与我来说,你好好做事,安分办差即可……”

顿了顿,陈达斌忍不住叮咛道:“以后还是尽量离你们钟千户远些,莫要学他......”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