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六百二十一章 好奇心也害死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他们一整日没有吃饭吧?”钟逸问道霍单。

霍单笑道:“大人我与你一般,我也是刚刚前来,你这个问题,还真是难住我了。”

“赶紧去问问。”好歹是明王的属下,打狗还要看主人呢,弄不清楚事情真相之前,钟逸并不像惹上人家厌恶。

霍单不清楚这些,满不在乎道:“不就几个犯人而已,饿他们几顿什么话都说了,大人,咱们锦衣卫可不是干慈善的。”

“赶紧去。”钟逸没有解释,不过语气加重了一些。

霍单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但还是能看出钟逸态度的变化,“哦”了一声,立马进去了看押他们的厢房当中。

没过一会,跑了出来,冲钟逸急忙道:“的确如大人所想,他们生生饿了一天,那几位身强力壮的侍卫还好,而角落里那个瘦弱的青衫男人,眼看就要昏厥过去了。”

“去给他们弄点水跟干粮,可别在咱们千户所里出了命案,这可没人担待的起。”

钟逸下了命令,很快几位下属便送进去了干粮之类的东西,虽然是馒头之类的东西,不过好歹能维持他们的身命,再者说了,身为阶下囚,就要有阶下囚的觉悟。

哪怕他是明王的人,也别想让人大鱼大肉伺候着,虽然钟逸不想惹上麻烦,但是他可不是那种阿谀奉承的人。

做好这些之后,一众人又坐在了院落当中。

钟逸将霍单单独带到了他的屋子,进屋时,钟逸专门嗅了嗅,那股尿骚味,已经消散无踪了,也不知道白日打扫的人用了什么方法。

“昨晚让你查的身份,你查出来了吗?”

“大人,是那个司文山?”

“对,就是他。”

钟逸望着霍单期盼道。

霍单苦笑着摇了摇头:“大人,小的办事不利,上午睡醒之后立马去查此人,不过收效甚微,似乎是景南的人。”

“景南......”

钟逸陷入了深思。

很明显,明王府便在景南,如果说他是景难的人,那昨天的话便没有说谎,他们这五人定然是明王府的下属,不过明王为何要与西厂接头呢?

一个无权无势的藩王,一个是皇上的家臣,八竿子打不着的人物,他们勾搭在一起,一定有不可言说的阴谋。

既然如此多的疑点,钟逸便决定在连夜审查司文山,一个没有骨气的文人,这不是很轻易便能从他的嘴中得到事情真相。

时到深夜,司文山几人已经睡着,霍单粗鲁的将他们弄醒,在一个个怒目之下,把司文山带到了钟逸的屋子之中,而钟逸在这儿已经等候一段时间了。

今日的屋子,比昨夜多了一些东西,不知谁在地上铺上了一层布料。

“大......大人。”司文山笑着行礼,不过如今的笑容,比哭还要难看,他哪里能不明白,审查可比不闻不问严重了许多。

“行了,你也别害怕,我今日依旧是询问你一些问题,只要你如实回答,刑法绝对不会落到你的身上,不过要是敢耍花样的话,你可看好,我今日可是铺好了地板,你到时候尿成什么样,我都不管了。”

听钟逸这么说,司文山的心又凉下来,他略带惶恐的望着钟逸,结巴道:“行,大......大人,你问吧。”

见他如此配合的态度,钟逸脸上露出了微笑,识时务者为俊杰,无论什么年代,文人都是最识时务的人,跟他们说话,可轻松的多呢。

“此行来东都,是为何?”

“与人接头。”

钟逸装作诧异的样子,问道:“与何人接头?”

司文山没有一贯爽快的态度,他支支吾吾起来。

不过见钟逸不悦的表情,当下便道:“于津。”

钟逸心神一动,这厮果然没有骗人,可是否是真假半掺,还要再试他一试。

“于津?是何许人也?”

司文山破罐子破摔:“于津是西厂的人太监,没有职务,不过他的干爹是钱山,也就是西厂的厂公。”

看来于津并没有将于锦衣卫发生矛盾的事讲给自己的合作伙伴,否则司文山便不会回答的这么干净了,当然,这也不排除他演戏的因素,但是钟逸知道,司文山已经被他吓破了胆子,真要让他撒谎,他是一定不敢的。

“与西厂接头?你说你是明王的下属,可为什么要与太监接头,一个藩王一个阉人,八竿子打不着,司文山,你好大的胆子,又敢骗我?”

钟逸佯怒,当下就从身后抽出了鞭子,这是他专门借来的道具,既然今晚想让司文山说出全部消息,没些准备,是不行的。

司文山瞬间怕了,他急忙大喊道:“大人,大人,冤枉啊,冤枉啊,小人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都不敢欺骗大人啊,与西厂接头,这是真正的事实啊,大人,你要信我啊!”

见司文山如此激烈的反应,钟逸心中已经有了个谱,他冷哼一声,依旧是一幅不相信的样子:“既然你说是实话,那你说说你们为何要跟西厂接头,如果无理无据,我告诉你,这琵琶,是肯定从你身上弹定了!”

司文山这个时候更不犹豫,将明王的计划全盘托出。

钟逸一开始还算正常,可越听到后来越害怕,直到最后,腿肚子都软了起来。

这种事,为什么全他妈让自己碰上了。

难道自己是名副其实的柯南体质?走到哪里人死到哪里?

司文山跟于津接头的目的很简单,受明王王之托,请于津帮忙买通京师工部和造作局的官员,暗中购置兵器两万件,鸟铳一千杆,各式火器若干……

供问出来后,脑门上沾满冷汗的钟逸走出了屋子。

一个只许保留三卫兵马的藩王,无缘无故购这么多兵器火器,是头猪都知道明王想干什么了。

钟逸双腿发软,裤裆之中隐隐有一股尿意。

他神色很是不好,霍单都看了出来,关切的问道钟逸怎么了,可钟逸哪敢把这件事告诉霍单呢。

哎,这个麻烦,可是钟逸自找的。

他又学到了一条人生教训,做人没有上进心无所谓,但千万不能有好奇心,好奇心不但害死猫,同样也会害死人......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