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六十二章 张峰的故事(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钟逸,把东西给我们,我们就不打你!”

“快点给我们!”

“对,要不揍死你。”

不善的声音全都传进了一小孩的耳朵里,这小孩满脸稚气,但却有着他这个年纪不该有的坚韧。

这小孩自然是儿时的钟逸。

他已经满身伤痕,甚至稚嫩的脸颊都有了重重的耳光印迹。

可这时的他并没有将众人偷学大人来的狠话放在心上,他只是想到某天的下午,他老爹对他说的郑重无比的一番话。

“逸儿,这可是你娘在没生你之前就亲手做好的,她可学了小半年呢,你可别弄丢了啊。”钟青峰右手掌心托着一个木头做的小老虎。

钟逸猛的跳了起来,欣喜的从他父亲手中拿到这个精美的物件。

拿到之后,便对这个栩栩如生的小老虎打量起来,木头老虎并没有钟逸想象中的威武,多了些慈祥,好像一直在看着他笑一样。

钟逸想,她母亲会不会也是这样?

回过神来,躺在冰冷雪地之上的幼小钟逸伸出手轻轻摸着这个木头老虎,他的手指划过木头老虎的每个地方,一点一点,极尽温柔。

突然之间,他猛呸的一声。

“你们他妈死了这条心吧,一个个混蛋!”

这是那时的钟逸能说出最狠的话了。

……

之后的事钟逸不想回忆了,他没那么好的运气,能碰到像自己一样的人,他到现在仍能清晰的记着自己稚嫩的手掌被人踩了一次又一次的疼痛,也记得握着的指头到底有多紧。

这个姑娘,不就像当时的自己么,为了想要保护心中的东西,放弃生命都在所不惜。

这种人啊,少一个便是一个,哪有不救的道理。

钟逸想到这里,将身后仆人到他嘴边。

轻轻吐出一段话,只是仆人的表情却并不平淡,震惊又有些激动。

钟逸眼中闪过一抹狠色,既然打他脸了,那就往死打……

……

吕素自从这件事后,脑海中就有一个挥之不去的身影,他衣着红裳,骑着悍马,英勇无比。

他手持丝巾,轻轻擦拭,又温柔至极。

吕素少了望深山的时间,但又多了看红布料的场景。

有一次她听到张峰说了一声鲜衣怒马,她并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只是忽然之间就想到了穿着红衣的他。

她不明白这种感情是好是坏,只是经常去了凤临府城中的街头,卖起了她亲手做的香囊。

虽然每次都能卖光,可这位卖家脸上笑容却少的可怜,因为她只是想亲手送到他手上一个。

她倒也不是没从街上看到过他,只是他的身旁总有那么一两位花枝招展的女子,见一次,有一次,见一次,不同一次。

他一次都没在自己摊儿前停留过,甚至她都不清楚他到底认不认识她了。

可能……一开始就没认识过吧。

反正也是两个世界的人,一点交集又能证明什么,吕素心中这样安慰着自己。

只是日后看钟逸的时候,吕素从来都舍不得转移视线,能多看一眼就赚到一眼。

……

一日,吕素同往常一样,带着亲手做的香囊在街角贩卖,眼睛不时间撇向右手边的酒楼。

钟逸隔几日就要来一次,吕素心中想着,他今日会不会来么?

果不其然,钟逸慢悠悠的从酒楼中走了出来,甚至连时间都与之前几日不差多少,吕素心中溢上一种满足感,只要能远远看着他,也是不错的。

可另吕素奇怪的是,今日钟逸身边竟然没有莺莺燕燕,只是孤身一人,随从仆人都没带一个。

正在吕素展开猜测之时,钟逸忽然就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她浑身一震,被狠狠吓了一跳,反应过来之后,心中就像住着一头小鹿一样,上下乱撞,咚咚咚的跳个不停。

“喂,买个香囊,多少银子?”钟逸手中拿起摊位上的一个做工精细的香囊,随口问道。

吕素仍处在震惊当中:“什……什么?”

“你这样可做不成生意呀,顾客的问题都听不明白。”钟逸打趣到。

“啊?……”

钟逸有些无奈:“我问这个,多少钱。”举了举手中的香囊。

“哦,一钱银子。”吕素语气回归平静,但又想到他可能买她的香囊送给别人女人。心中掩饰不住的失落。

钟逸随手拿出一些银子,没有数直接丢给了吕素。

旋即,他做出了一个另吕素诧异不已的举动。

他把刚买了香囊直接抛给了吕素:“送你了。”

说完之后,脸上浮现一阵笑意,吕素明白,刚才一系列的事儿全是他在逗弄自己。

吕素轻轻一瞥,送给钟逸一个好看的白眼。

她不经意间的白眼竟然有万千风情,常年浪迹花丛的钟逸都不禁愣了下神。

钟逸眉眼带笑,神秘对吕素说道:“你过来些,我给你看个东西。”

吕素诧异且好奇,但多年来他只仅与两个男人走的近些,一个张峰,一个张峰他爹,很显然没有钟逸,她保持了一个女子该有的矜持与羞涩。

钟逸见她没动作,心中明了眼前女子的小心思:“你不过来,我就过了啊。”

“别别,我过去还不行嘛。”吕素急忙回答,但转念一想,这两样的结果不都一样嘛,她本能的反驳钟逸,却着了他的道。

可话已说出,又不能反悔,只能磨磨蹭蹭的向钟逸的方向走过去,几步的距离硬让她走出了红军长征的感觉。

钟逸没好气的看着她:“我是恶鬼呀,你这么怕我。”

吕素没说话,依旧慢悠悠的。

“别忘了我可救了你一次呀。”钟逸使出了杀手锏。

哼,吕素轻哼一声,但忽然加快的脚步还是看出她很认同钟逸的话。

片刻,吕素就停在了钟逸身旁。

“说,给我看什么?”

“看你猴急的样,这么迫不及待呀。”钟逸继续调笑到。

“明明你叫我快点过来的,可现在你又……”吕素被钟逸不紧不慢的态度气着了。

钟逸看着气呼呼的吕素,轻笑着摇了摇头,像变魔术的般的从袖口取出一根簪子,温柔的插在了吕素盘着的秀发上。

吕素愣住了,本想对他说几句讨人厌的话,却硬生生憋在了嘴中,又咽下去了肚子里。

她伸手摸了摸头顶的簪子,眼中莫名温柔:“你……怎么知道的?”

“你每天除了盯着我看,也就看看它了,我可不是瞎子。”

吕素面带点点绯红,本来病态的白皙皮肤有了些红润,好看极了。

“对了,你说你看簪子是因为喜欢它,那看我呢?”钟逸欣赏着吕素少见的小女人风情,玩味说道。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