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六百零八章 厂卫之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呦,太监逛青楼,这不是看着干着急嘛,你们怎么想呢?是吓人家姑娘了还是来为人家姑娘表演了,天下奇事特别多,今儿还真让我碰见了。”牛洪说完,一众锦衣卫哈哈大笑起来,今儿这事要是传出去,不得变成千户奇闻?

太监逛青楼,他们也挺自信呀!

楼前面色白净的太监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他们什么都可以反驳,但就是这身体缺陷,是万万不能多嘴的,毕竟要吵起来的话,吃亏的还是自己,最好的办法便是不吭不响,让他们忘掉这件事。

若是换做一个群体,说两嘴也就过去了,不过锦衣卫作为太监们的天敌,骂人是一定要揭短的,而且狠狠揭短!

牛洪稍微组织了一番词汇,又骂了起来:“你说说你们,没有卵蛋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来这种地方自取其辱呢?今日换做我,我倒可以理解,毕竟没尝过女人的滋味,看别人尝一尝也是好事,但若是换作别人,不得笑掉大牙?”

“你......你......”为首面色白净那人指着牛洪,光“你你”,死活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

钟逸见他着急,便开口道:“快别你了,我现在为你做首诗好不好?”

接着钟逸摇头晃脑装作柔弱秀才的样子,抑扬顿挫道:“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群太监上青楼!”

钟逸刚刚说完,常瑞谦、牛洪、还有身后的锦衣卫百户哈哈爆笑起来,对面几位太监脸色更加难看,身子止不住的颤抖起来。

“难道这首诗你们觉得作得不好?”

“好!”

身后众人很是捧场。

“好还不来点儿掌声。”

话音刚落,热烈的掌声如惊涛般经久不息。

厂卫之争不仅仅是双方几个高层人物之争,这种沉积已久的矛盾早已深入到厂卫的基层,但凡厂卫系统里的人都被教育洗脑,可以不知爹娘是谁,但一定要清楚敌人是谁。

这种日积月累的矛盾造成了厂卫之间的对峙越来越尖锐,不论京师还是地方,但有厂卫的地方,总免不了大骂对方几句,也不管对方听不听得见,骂了就爽,不仅发泄压力,还给人一种忠心己方阵营的正义形象,可谓百利而无一害。

在牛洪钟逸的带领之下,诸位百户如泼妇一般,朝着对面几位太监便出声辱骂起来。

而且他们骂的很有技巧,处处针对他们没有卵蛋这件事。

骂的要多难听有多难听,就是日日处在烟柳之地的风尘女子都掩面不忍再听。

不仅脏了耳朵,更像往心灵最深处给你扔屎尿各种污秽之物,饶是横死之人听如此谩骂,都要给你气活了。

后来骂爽了,骂嗨了,什么瞎话都往出来说。

比如跟哪个太监的女儿发生点超越友谊的关系。

当然,这些构思是完全无法实现的,是很典型的逻辑悖论……

不过歪打正着,这更让太监们来气,你说人家都没那玩意儿了,那女儿是怎么出来的?

碰到这种事,隔壁老王乐开了花啊。

骂了一段时间,太监们都从楼内出来,其中还有不少西厂番子,光看数量,便比锦衣卫多十来个。

为首太监身居高位,平日里受尽众位小太监恭敬,如今被人劈头盖脸用最恶心的词汇骂了一顿,当下便骂愣了,不过回过神来,他哪里忍得住如此侮辱,终于开了口:“锦衣卫狗贼,大庭广众不知留点口德吗?祖宗十八代都是些贱骨头才能生下你们这些玩意,而且我们的厂督大人岂是你们这帮腌臜货能随意辱骂的?”

按理来说,你骂人家这么狠,人家回你两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不过摊上钟逸这么个上司,真的是一点亏都不能吃。

钟逸身形暴起,抄起地上一块巴掌大的石头朝西厂为首的那人飞射而去。

与此同时,他怒吼道:““敢惹安国公府的小公爷,兄弟们,揍他们!””

钟逸一领头,站在钟逸身旁的牛洪立马反应过来,不知从哪找来一大根扫帚,抄在手中,挥舞着往前冲。

“好个阉狗,竟敢辱骂安国公府小公爷,你们找死么?”牛洪一边打一边大喝。

虽然牛洪皱着个眉头,通红个脸,面容严肃让人害怕,不过看手中拿这的工具,让人怎么都忌惮不起来,毕竟没有人会恐惧一个扮相像极家政服务的人。

有了牛洪和钟逸的带头,其余的锦衣百户们自然没有了顾虑,借着未散的酒劲,轰的一声,众人一涌而上。

西厂的几位太监神色有些慌张,后退几步,藏在了楼内,而手下番子则像潮水一般从楼内踊出,加上一开始门口儿那几人,在人数上已经比锦衣卫多上不少,他们不甘示弱,举着刀鞘便迎了上去。

厂卫斗殴时常可见,不过双方都有着共同的默契,那就是尽量不动用兵器,打伤打残都好说,闹出人命事情就大了,上面追究下来,双方都没好果子吃。

醉生楼前乱做一团,厂卫双方扭打在一起,他们舍弃了各种招式,而选取像无赖一般的招数,掐耳朵,抓老二,各种下流的招数往对方身上照顾,吓得周围行人们四散奔逃,当然,这些行人也可能是嫌恶心,而醉生楼老鸨是见过世面的,她没有逃跑,躲在一旁,不过受到惊吓,脸色很是苍白。

钟逸夹杂在众锦衣卫里,敷衍似的朝厮打的人群中胡乱踹了几脚,也不管踹到谁了,踹完便非常低调的退出,一溜烟,藏在醉生楼最近的一个街道拐角,露出两只眼睛打量着外面情形,任外面打个天昏地暗。

一过这个转角,便赫然发现常瑞谦早已好整以暇地藏在这面,他半蹲着,不时朝醉生楼那边方向望两眼。

二人街角相遇,不由感慨万分,颇有几分“人生若只如初见”的意味。

拱了拱手,钟逸客气道:“小公爷口味越来越淡雅了,竟没出去凑热闹?”

常瑞谦索性坐了下来,冷笑道:“你又想坑我,以为我傻子吗?”

钟逸尴尬道:“小公爷越来越聪明了,安国公有后如斯,可喜可贺......

常瑞谦狡黠的看着钟逸,对于他的心思,了然于胸。

片刻过后,钟逸还不死心的问道:“小公爷真不打算插手?”

“你们厂卫狗咬狗,关我何事?”常瑞谦翻着白眼:“你呢?你是锦衣卫的人,怎么不出去帮手?”

钟逸一脸正义,坦然说道:“我的愿望......是世界和平。”

......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