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六十一章 张峰的故事(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钟逸,打狗还要看主人呢,你这是不给我面子了?”人未到声先至,这人声音没有一丝怒气,反而讥讽与不屑居多。

终于来了……

红衣少年嘴中喃喃自语。

原来……他的名字叫钟逸,很好听啊。

吕素挪动了布满伤痕的身子,两手撑着地面想要站起来,但那刺骨的疼痛又让她放弃了这个想法。

张三脸上一阵喜色,大声呼道:“楚哥,我在这里!”

按着张三的仆人突然听到他的呼救,脸上一怒,一巴掌又要拍下去。

突然,被称作楚哥的人疾步而至,伸手挡下仆人的一掌。

眉头一皱,转头看向了红衣少年:“钟逸,你就是这么管教仆人的?”

钟逸淡淡一笑:“管教无方,让楚方兄见笑了。”

叫做楚方的这人,是楚傲天远房兄弟的儿子,如果按血缘关系来说,他叫楚家下一任家主楚平为哥哥。

正因为这层关系,楚方背靠楚家这尊庞然大物,在凤临府不断与地痞流氓称兄道弟,可以说这些游手好闲的泼皮们都要称他声哥哥,虽然这不算什么高明的手法,甚至都低了自己楚家子弟的身份,可凤临府这层情报网算是建立起来了。

这群最底层的人物,别看他们整日无所事事,连门谋生的手段都没有,但他们唯一的长处就是人物圈极其广泛,上到官员富豪,下到百姓乞丐,三教九流的人都有一些交情,因此,四通八达的消息不间断的送到楚府,可以这么说,楚家壮大,他们功不可没。

而楚方这个人,断然不能以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样的道理来评说。

楚方咄咄逼人:“见笑就完了?我踹你仆人两脚说声见笑,你也可以接受?”

钟逸转过头去,轻轻一点头,另一仆人拿着一锭白花花的银子递了上去。

楚方眉头拧的更紧了,如果钟逸与他吵闹起来,自己倒可让他吃些皮肉之苦,虽是武馆世家,但他楚家也不惧,而钟逸现在呈现出的却是这样软弱的态度,伸手不打笑脸人,楚平何尝不知。

楚方思索着的眸子忽然对向了身旁的张三,眼神中有些隐晦的信号。

张三突然就抱住了自己的头,立马大哭起来:“方哥,你可要为我做主呀,你看看我这头,都被他们打裂了。啊啊啊啊……好疼啊……”

楚方看着张三眼神流露出的心疼让钟逸恶寒,可转眼又对自己怒目而视,实力派演员也不过如此。

“钟逸,你把我这兄弟打的这么狠,这么点银子就能了了事?你把我楚方看的也太廉价了吧?再说,这根本不是银子的事,我打你一顿,赔你些银子可好?”

钟逸停住了又从怀中取银子的动作,面色平静的将头伸的过去,淡淡说道:“请便。”

楚方一下子愣住了,他就像苍蝇卡在喉咙眼一样,咽不下去,也吐不出来。

吕素心中一惊,看着钟逸有些担心,毕竟是因为她,才出现这种情况的。

楚方犹豫片刻,将一肚子的火压了下来,钟青峰极其溺爱眼前这位,而他不出手,楚方也不好说是正当防卫,现场的人实在太多了,权衡片刻,楚方选择放弃。

“一人做事一人当,钟逸,这是你仆人干的,我自然为不会为难你,你只要交出他就可以了。”

钟逸身后的仆人身子忽然一颤,看向钟逸的背影多了些莫名的表情,只见他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向楚方的方向走去。

楚方神色缓和了很多,治不了钟逸,我还治不了你了?

那仆人已经来到了钟逸脸前,再走几步就到了楚方的边上。突然,钟逸伸出右手,紧紧的抓住了那仆人的胳膊,无论他怎么使劲,半步都前进不了。他奇怪的转头看向钟逸,那种温和之色,他一辈子没见过几次。

“楚方,别为难一个下人,他打人也是我下的命令,如果你要真有种,就朝我来,还是刚才的姿势,我钟逸的脑袋,给你放这儿……”

钟逸说完便看平静的看向了面色难看的楚方。

“你别欺人太甚!”楚方一字一字的说出,牙齿都发出咯噔咯噔的声音。

钟逸哈哈一笑,从怀中又掏出一锭银子,扔到了楚方面前,转身走向了吕素所在的位置。

随后又飘来一句轻飘飘的话。

“楚方,楚傲天昨夜刚和我爹确定了为楚家教武之事,你要不怕楚傲天怪罪,大可现在就冲我过来。”

楚方一愣,愤怒的情绪突然消失不见,他想到楚傲天那张永远笑呵呵的脸,身子不住颤抖。

楚钟两家这段时间确实走的很近,可是不是确有其事,楚方不敢确定,但他更不敢冒险,不至于为了呕口气,丧失了大好前程。

楚方狠毒的看着钟逸的背影,冷哼一声,带着手足无措的张三就走了。

……

吕素看着红衣少年一步步靠近的身影,心中有种莫名的悸动,感激?不像。

可转念一想到病床上的张爹,她立刻把那份炙热压抑下去,吕素脸上神色也冰冷了起来。

钟逸走近,忽然对上了她的眼睛,可还是被这份冰冷惊着了,他没多想,伸出右臂想要将地上的人揽起来。

吕素极其不配合,不顾身上的众多伤口就扭动起来,根本不让钟逸有搀扶起她的机会。

“喂,边上这么多人看着呢,你这女子怎么好不知羞。”钟逸停下了动作。

吕素破罐子破摔,扭动依旧,钟逸还是扶不起她。

钟逸尝试多种方法全以失败告终,耐心逐渐被磨没了,心中不知怎么烦躁十足。

“啪”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

钟逸右掌狠狠的拍在了吕素丰满的臀部上。

隔着这么多衣物,钟逸不明白为什么这声还这么清脆响亮。

吕素愣在了这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钟逸,粘满黑泥的脸颊逐渐渗出一抹抹绯红,她不仅停下了反抗的动作,就连出声谩骂都没有做。

钟逸乐得她没有反应,于是赶紧将吕素搀起。

仆人拿着棍子肆意挥舞,围的水泄不通的人群瞬间走得寥寥无几。

钟逸看到眼前的女子女子正在出神,脸上已经干涸的泥巴有两行清晰的泪水痕迹,钟逸皱了眉头,从怀中取出一块精美的丝巾,轻轻擦拭着吕素的脸颊,动作小心翼翼,好像一件绝世的艺术品。

吕素感觉脸上有些异物,回神一看,竟是红衣少年那道温柔的目光。

天地之间,好似只存在他清秀的脸庞。

吕素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看着,她怕一张嘴,仅有的温存都子虚乌有。

不知为何,钟逸又皱起了眉头,将丝巾放回怀中。但又伸上了手,而这次擦的却是吕素的眼睛,用的是他修长的右手。

吕素感觉到了熟悉的湿润,她没有再停留,径直的离开钟逸。

深陷只需片刻。

她不敢留在红衣身边,张爹未死,而她,只是因买药而出,却生出如此情愫。

她不想愧对宠溺她多年的张爹。

钟逸感觉莫名其妙,这女子丝毫不懂感恩呀,仅是萍水相逢就救她一次,不以身相许就算了,竟然还一声不响的离开了?

哼,算了,谁让我怜香惜玉呢……

钟逸望着女子远去的背影怔怔出神。

其实……哪有什么巧合缘分,大概这就是一个人的精心安排,另一人并不知晓罢了……

钟逸早就注意到了这里的事情,都可以说是从头看到了尾,他看得到女子的一举一动,他本意是不管这件事的,可怜的人多了去了,我管得了一个,那剩下千千万万个呢?再者说了,这跟钟逸有半毛钱关系,一个完全陌生的女人,甚至连姿色都不清楚,钟逸没有那么多情。

让他改变决定最终出手的是女子的的一个动作,这个小小的但又轻易做不到的动作,让钟逸心生悲凉,他从脑海中看到了一个怯弱的小孩,如她一模一样,懦弱又坚强。

吕素两只手掌紧紧握着,好似用尽了全部的生命,无论张三的脚来的如何狂风骤雨,吕素坚强依旧,甚至指头都因握的太紧发出了咯嘣咯嘣的声音。

钟逸就是看到这个动作,毅然决然闯入人群,拯救她于水火之中,可一直到最后,钟逸都没看到她手中是何物。

其实也并不需要去看,能用生命去保护的东西,无论是什么,都充满了意义。

钟逸骑马来时的路上,似乎到了自己儿时的身影,明明那么小的人,怎么会有舍弃生命的勇气。

恍然间,他又来到了那片雪地。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