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五百九十六章 酒后之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时间很快,钟逸院中一坐,这一个下午便过去了。

等到陈达斌回来的时候,天已经慢慢黑了下来。

“一直在院中没有出去?”陈达斌看到钟逸,便坐到了他对面的石墩之上。

“午饭表示在外面解决的。”钟逸如实说道。

陈达斌一笑:“人们挤破了头皮想要进入京城,而你身处京城竟然没有兴趣,怪哉。”

“繁华的都城总有它的疾病,不可否认,京城有他独特的魅力,但在这里生活,要谨慎,要伪装,太累了。”钟逸恍然想起,自己也曾是北漂一族,那种处境,与现在如出一辙,甚至还不如现在,身处大城市的身不由己,是你想象不到的,当你真正融入这个城市的时候,已经成了当初最讨厌的样子了。

陈达斌轻叹一声:“是呀,京城每一个人,都带着面具,不过来不来京城,并非由你决定,今日金銮殿上,你也看到了圣上的态度,你不可能不来京城,至少在我眼里,你逃不脱这里。”

“顺其自然吧。”钟逸当然明白,京城,他一定要来的,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钟逸,陈风一晚,你可还记得我与你定下的约定。”

钟逸心中一愣,心中回想起被他撞破的那晚,思考片刻,道:“大人想说便说,属下虽有兴趣,但更尊重大人意愿。”

“这件事藏在我心底太长时间了,我想与人分享,但用担心那人嘴不严实。”

“属下定当保密,绝不多言。”其实说到底,钟逸对于那一个木屋的无名牌位,有些好奇,不过并不是非要知道,因为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才是最安全的,可陈达斌非要与钟逸说,这样钟逸要是再拒绝,未免有些不识抬举了。

陈达斌唤来门口下属,叫了几个菜,又让他带了几坛子酒,待处理好一切之后,终于营造起了氛围。

话不多说,陈达斌已经举起了酒碗,钟逸没办法,看着堪比盆一般的碗,晃晃悠悠端了起来。

“干了!”

陈达斌这一句话吓的钟逸不轻,若真要这么喝,不出两碗,钟逸就该醉了。

陈达斌见钟逸面露难色,体谅道:“先喝一半吧,今晚尽兴即可,不必喝多。”

虽然一半都让钟逸接受不来,不过比起刚才,已经是好了许多。

钟逸仰头一口,小半碗酒已经进了肚子,辛辣味道在口腔回荡,胃里灼烧的感觉一下子便出来了。

陈达斌喝完以后,擦了擦嘴,脸色微红,他的酒量并不算特别好,只是今日朝堂上的事实在爽快,多日压抑对西厂的不满与憎恨,顿时倾泻而出,欣喜若狂的心情让他想多喝尽兴。

“钟逸,有件事本来是想你回到东都的时候再告诉你,但如今让你有个心理准备也可,毕竟是板上钉钉的事。”

借着酒劲,两人身上由于地位产生的亲疏之感少上许多。

“大人请讲!”

钟逸心中有种感觉,这是一件好事。

果不其然,陈达斌笑了起来,笑容之中多了几分嫉妒。

“钟逸呀,你说说你的升官速度,也算是锦衣卫头一人了,比起当年的我来说都不逞多让。”

难道仅仅因为一入锦衣卫就是百户让陈达斌说出这种话的吗?

钟逸不明所以,问道:“大人此话怎讲?”

“这次回到东都,不出多时,你便替了牛洪的位置。”陈达斌就着一口菜,又呼噜咽下小半碗的清酒。

钟逸一愣,又问道:“那牛千户呢?”

“他?多半会来京城吧,去处我还没想好,不过反正是高升,怎样他都会乐意的。”

听陈达斌这么一说,钟逸才为牛洪松了口气,原本钟逸还以为牛洪做错了什么事呢,高升的话,就不必这么担心了,在钟逸心里,牛洪是一位不错的上司,虽然对他好很可能是因为他创造的价值较大,但有一说一,投桃报李,钟逸一直都是一个比较感恩的人。

“属下谢过大人。”

“看不出来你还挺有良心的嘛。”陈达斌眼睛微红,话语之间已经有些口齿不清了。

钟逸笑道:“滴水之恩,必当涌泉相报,无论是牛千户还是大人你,都是对我有恩的人,所以在我心里,一直希望大家能更好的。”

这倒不是官面儿上的话,对于钟逸来说,他心里确实是这样,人这一辈子,除了父母家人,没有人有权利对自己好,但若真有这样的人,一定要好好珍惜。

“哈哈哈哈,但愿都挺好吧......”陈达斌豪爽一笑,碗中酒又少了一半。

......

“钟逸呀,我已经很长时间没遇到你这样的下属了,聪明伶俐,有眼力见儿,而且心性还很好,哎,锦衣卫众多,但人才,却远远不够,这也是这么多年被西厂打压的原因之一,若锦衣卫当中都是你这样的人,哪怕有圣恩加持,我也有搬回局面的信心,可这么多年过来......你这样的人少啊......”

地上摆着四个空酒坛子,两个人都已经微醉,不过意识依旧清醒,借着酒劲,才能说出往常说不出口的话。

陈达斌一开始昂扬的信心变成最后的无奈,让钟逸心里也莫名伤感,毕竟他也属于锦衣卫,这么长时间过来,对锦衣卫也生出归属感来了,所以锦衣卫势弱,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大人谬赞,属下只是一步一步按照大人的命令的来罢了,如果没有大人决策千里之外,哪有今日朝堂上这一场胜仗呢。”钟逸自谦道。

这么久的官场生活,他早已养成了这种习惯性的谦虚,官场从不需要高调,越高调,死的越快。

陈达斌摇头苦笑:“今日金銮殿之上若不是你,而是换做任何一个锦衣卫,都不可能取得如此大的胜果,计划固然重要,但起决定性作用的还是执行计划的人。”

钟逸又表忠心:“大人此言有理虽是有理,不过属下认为,计划与执行计划的人缺一不可,二者相辅相成,少了那一样,都差强人意,当然,若日后大人还有需要执行的人,而又没有满意人选,属下绝不推辞!”

“好!”

陈达斌一碰碗,又一半进了肚子,他笑着对钟逸道:“你可要记住今日的话。”

饶是钟逸微醺,心头都是一震。

遭了,他好像又说错话了......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