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五百八十九章 释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带着崭新的飞鱼袍,钟逸在夜幕初降的时候回到了锦衣卫北镇抚司衙门。

陈达斌这个时候也在,不过他正往出走,两人碰面,钟逸道声:“大人。”

“嗯,别想太多,好好休息,明日有正事呢,希望我这么多天的努力,不要白费。”

说的轻巧,对于一个头次面圣的人,惶恐与不安是非常正常的。

而且还不仅是看一眼圣容,要与大宁的主宰对话,并且在一定程度上说服他。

钟逸说到底还是一个不足而立的少年,换做他那个年代,他见一个城市的市长都要紧张,更别说与之交谈之类的事了。

这一下子和乘坐筋斗云一般,一个跟头就是十万八千里,钟逸头晕目眩不说,很可能从云端坠落,落得悲惨下场。

与天上之人,言语不得呀。

“属下......尽力而为吧。”

钟逸憋出这几个字,没等到陈达斌的回话,他径直回到了自己的屋子。

对钟逸来说,陈达斌这次的行为更像是哄骗,要是一开始陈达斌就和钟逸实话实说的话,钟逸就算违抗命令也不可能来趟这次的浑水,毕竟丢官也比丢命强。

明日金殿上,一言不合钟逸就有可能人头落地,而且他还有一个潜藏的计划,如果真要是按照钟逸设想演绎的话,很可能落得一个孤立无援的状态,到头来便是死无葬身之地啊。

躺在床上,钟逸数着天上零零散散的星星,今夜的月光,并不皎洁,就像他的心情,并不美丽。

久躺而无睡意,钟逸从床上坐了起来,算算时间,应该未到午夜,不过深夜里北镇抚司衙门后院寂寥无人,除了钟逸,应该也就一两位守门的侍卫,静静悄悄,钟逸默默出了住的屋子。

在举目无亲的京城里,钟逸并没我可倾诉的人,可去寻求庇护的地方。

他兜兜转转,最终还是没有出了后院。

寻了一处长满青苔的台阶,一屁股坐了下来。

夜风微凉,但在钟逸身上,完全接受得来,已到夏日,北方的天气,虽不像南方那么闷热,但热的非常干燥,这阵风让钟逸不再那么烦躁,似乎明日的事,也没什么大不了。

但真的没什么大不了吗?

不见得......

“哎......”

时间每过一秒,距离天亮又快一些,天一亮,他就要进宫了。

钟逸唉声叹气个不停,他最主要担心的是陈达斌的计划,厂卫之斗,是必然要有人牺牲的,他很害怕,头一个牺牲的就是自己。

而且钟逸藏在心底最深处的秘密,不允许他像提线木偶一般让陈达斌操控。

孙涛之死的教训,他想要状告全天下!

其结果......

钟逸不敢想,林雪瞳...怕是要成为寡妇呀。

兵部尚书是敌是友,尚且模糊,但钟逸一旦做出这件事,他必然要现在钟逸的对立面,而西厂的话,本身就是他的敌人,此番定要落井下石,而唯一能当自己后盾的锦衣卫,怕也要独善其身。

说到底,还是因为利益啊......

陈达斌与他关系密切与否,全由他的价值确定,若钟逸烂泥扶不上墙的话,就算是他同血亲,等到最后诱惑人的利益之时,都要将他抛弃,说不准在临死的时候还要再多踩一脚呢。

最禁不起考验的,就是人性了。

可孙涛在钟逸心里一直是个梦魇的存在,只要钟逸能当着朝堂文武大臣,昭告天下战争之后的肮脏,他会有拨开云雾见月明的感觉。

可付出的代价,确实太大了。

钟逸一贯的理念是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但在某一个瞬间,他承认,他心动了。

如果这样完成他的历史使命,哪怕死,也不可怕。

说起使命,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使命意识,可能作为这个时代不该存在的人物,有种莫名的责任吧。

这不奇怪,一旦当你力量超过所有人,你不仅会有独孤求败的感觉,也会有一种责任,你会想为你所处的时代做一些事,这是归属,也是超脱。

虽然钟逸在职位上只是一个小小的百户,但论见闻,全天下难找一个与他一般的人,皇帝也不行,这就是钟逸的自信,也是钟逸生出使命感的由来。

当然,这也可能是自大与狂妄,不过他要有与之匹配的实力。

想通一些事之后,但有一些事也放不下来,能帮一个时代找出弊病,而且用这么简单的方法,钟逸难以经受他的诱惑。

看来他要向很多人说对不起了,当然,如果有机会的话......

正当钟逸想要回屋之时,脖颈忽然一凉,有两句话从钟逸脑子里出现,出现的莫名其妙,像是被风灌进去一般。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这是白日碰到的白须老头留给钟逸的一句话,当时他没有明白,但现在,心中似有感悟。

或许白须老头所指,并非名利富贵。

人生所求,钱财名声权利,但终归有一些不会这么肤浅,当然,这也并非肤浅,每个人都有自己想要的东西,这些东西不分高低贵贱。

只不过百年之后,你就会明白自己的选择到底是对是错。

白须老者言之意,所谓杀身成仁,是钟逸想要追求的东西,但这些并不该由他所做,他的命运里,不能出现这些。

如果强行出现,那便是加速了他的灭亡。

钟逸恍然间想到,如果自己真要选择那么做,皇帝一旦被谗言所陷,这条命,就真的是白死了。

与其走向绝路,还不如壮大自己的实力,等到朝堂之上,没有人能够左右他的意见,拯救大宁,这才指日可待。

此刻,笼罩在钟逸心中的梦魇中午消散了。

他对生的渴望,也从来没有像此刻这般强烈。

但凡不与众人为敌,钟逸存活下来的可能性还是非常高的。

钟逸笑着,月光之下,笑容越发恬淡,这就像他的心情,没有比此刻更加平静。

夜深了,还入睡了。

此刻还不睡的人,明日定然做不好手头的工作。

钟逸躺在床上,没乱想,不多时,进去了梦乡......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