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五百八十五章 他的世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小兄弟留步。”说话声尖细,钟逸一猜便是那位老太监。

钟逸已知对方身份,当然要客气对待,再说了,他身旁的小崽子可不简单。

“不知二位何事?”钟逸转过身来,看着这主仆二人。

这个时候老太监不说话的,面前小孩开门见山道:“你...是赌场的托儿?还是庄家的托儿?”

钟逸一愣,想起刚才输的时候寥寥无几,便猜到了他为何这么问,钟逸失笑:“哪里的事,运气好罢了。”

“我又不告发你,知道个事情真相罢了,再说,你应该能猜到我们的身份吧?”语气老成,完全不相信钟逸的说辞,钟逸也感觉,自己并不像再与一个十岁出头的孩童聊天。

当然,这也不外乎这个时代的小孩清一色的早熟,一般十五六成亲已经够迟了,女子则更早,林雪瞳十八九的年纪,都能称作大龄适婚女青年了。

钟逸一指天:“上面的人,对吧?不过,上面儿也有规矩,我看你就像是偷跑出来的。”钟逸有意所指。

小孩还没说什么,身后老太监已经惶恐了,这样钟逸更加坚定了他的猜测。

这两人,绝非正规渠道出行,偷着跑出来的,只不过能从那个铜墙铁壁的地方跑出来,来头到底有多大呢?

孩童瞪了老太监一眼。

老太监舔着干涸的嘴唇,连连擦着头上的冷汗,嘴里还掩耳盗铃的喃喃道:“这天也太热了,热死我了......”

孩童明白钟逸刚才此话是威胁,本来他还可以周旋一二,可身后跟着的蠢材,已经完全暴露了。

既然硬的不成,那就用软的!

“我请你吃个饭,可否赏光?”

他的语气,分明是他赏钟逸的光,当然,如果让钟逸知道他的真实身份的话,确实与他一起用餐,是他赏脸了。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更可况这类不简单的人物。

“嗯,你本该这样,这一上午跟着我赚了不少银子吧?”

孩童一愣,脸色忽的一下红了起来,他原本还以为自己做的够隐蔽了呢,没想到还是让这人看了出来。

“成,就当谢你!”他并不是一个倔强人,这在某一方面来说,是有一定好处的。

京城这一亩三分地,钟逸不熟,原本以为这个小孩会熟,结果他也不熟。

唯一能找个差不多的就是那个老太监了。

帝王家也不是这么好混的,从这个小孩身上便看的出来,一座你生活十来载的城池,结果连吃饭地方都找不到,可悲,笼中金丝雀,有人愿做,有人不愿,至少换做钟逸来说,就不愿意。

老太监见过世面,却没见过大世面,他带两人来的地方,不是什么数一数二的酒楼,就算在东都来说,也不是什么好去处,至少常瑞谦这一辈子不会超过五次来这种地方。

两人先行进楼,老太监一人站在门口,怔怔望着楼上牌匾,这一眼,恍如隔世。

进宫之前,他从未见过自己的父母,被一老头收养在十多岁,老人待他不错,可家里穷呀,除了两张床,一张木桌,就是他一罐罐劣质的茶叶,两人实在生活不起的时候,老头头一次给他讲起了自己的身世。

他第一回听到太监这个词,其实命中注定就是这样,正因为太监没有后代,才只能抚养孤儿,如果不是这位老太监照顾他,他也接触不到太监这群体,当然,他也不会心生当太监的念想。

至少当时他是不后悔的,因为给五十两银子,有了这个银子,老人就能得个善终,他到了宫里,也能吃个饱饭。

等他走那日,老人带他来这里吃过一回饭,这里对他来说,就是全京城最富丽堂皇的酒楼,也是他为数不多见过的世面。

到了深宫,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位置,见过的东西多了,世面多了,但在他心里,依旧有个魂牵梦绕的地方,是这里。

“哎。”他似是叹了口气,又好像什么都没说,终于从楼门口进了里去。

三人找了个包厢,要了些特色菜,坐了下来。

“你别站着,坐下吧。”

孩童对现在他背后的老太监说了声。

“老奴......”他急忙收了声,看来在外面的时候定过规矩,不提奴才两字。

老人立马改了口,道:“我不敢。”

“让你坐你就坐。”

“好...好......”

孩童不怒自威,甚至比当官多年的人更有威严。

“你叫什么?”客气这件事,他比常瑞谦更难学会,至少钟逸是这么想的。

“相逢何必曾相识,有缘再见我定告知我姓名,如若不见,告知姓名,也无用。”钟逸心道,与他多半还是要见的,可能还会更快。

孩童没有强求:“嗯。”

老太监坐立难安,他头次与主子做一张桌子,这比他刚进宫时挨打还要受折磨。

“你真与长乐坊里的人没关系?”

“今日也是我头次去,与你一般。”钟逸诚实的回答。

“那看来你的运气是真的好咯。”

钟逸一笑:“也不尽然。”

“何意?”孩童好奇问道。

“骰子有问题,经常赌的人应该可以听出来,重量比一般的重许多,多半是灌了水银。”

“那么多嗜赌之人,就你一个发现了?”

“可能我的耳朵比较灵敏吧。”钟逸依旧在笑。

“然后呢?怎么能做到久赢不输的?”他想找到这个神奇的方法。

“我输过几把。”

“三两把和不输一个样子。”

“一样吗?”钟逸又问。

他一愣,似能听出些长短,便道:“也不完全一样。”

钟逸这才道:“下注大小不一,输赢也不一,若我输的那几把正好是下最大的注,那真的会吃不消。”

“嗯。”他还在思考,思考着钟逸的方法,又思考着钟逸想告诉他的东西。

“该告诉我了。”孩童又问道。

“告诉你这个有用吗?”

他愣住了,转念一想,呵呵笑了起来:“确实没用,运气好是最重要的,赌博是这样,其他也是这样。”

“是,或许这辈子在赌桌上,你是输不掉了,但有些东西,赌技再好,也不如命。”

钟逸又接道:“你信命吗?”

......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