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五百八十二章 初到京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留钟逸一人独坐院中,很长时间之后,才回过神来。

他没有因为陈达斌的说辞而感到庆幸与轻松,而是更加让谨慎起来。

往往有人愿意将难以启齿深藏多年的秘密与之倾诉,只因那人是死人!

凶多吉少不敢多,这次入京之行,看来是有一定凶险的,钟逸能够想到。

既然陈达斌都这么说了,钟逸必定不能多加解释,这样只会欲盖弥彰,唯一的方法就是听取陈达斌的话,等这次结束,两人再重新谈论这件事。

想通之后,钟逸牵出了马,等待陈达斌从宅院里出来,两人便准备出发了。

出了陈风城,上马而行,骏马官道上疾驰,比之前土路要好上许多,少了颠簸,速度也快上不少。

伴着微风,这也不失为一种享受,当然,如果阳光再弱一些的话就更为舒爽了。

两人之间的关系玄妙了许多,钟逸在陈达斌面前更加谨慎,而陈达斌自从进了陈风之后,一直都是沉默寡言,几乎没有正常过,所以他们这一路上的一言不发是可以想象到的。

......

......

果真,陈风距离京城很近,近的离谱,天不黑,两人就已经到了。

京城城门盘查严厉,毕竟这乃天下咽喉,如果皇上除了什么问题,那宁朝就真的完了。

天下之大,不乏一些对权利极尽追捧的人,他们大多想将皇帝取而代之,但奈何如今天子文韬武略,在他治理之下,宁朝呈现出一副欣欣向荣的景象,百姓的生活一日比一日好,没有兵荒马乱民不聊生,他们很难找到机会,所以没有机会,他们便创造机会,生出刺杀皇帝的下策,京城在这种一次次危机之下,防卫程度,高了不止几个档次。

守城士兵显然认识陈达斌的牙牌,仅入手这么一看,立马抱拳行礼,做出恭敬的模样。

陈达斌摆摆手,他便匆匆打开城门,将二人放行。

这种干脆程度,让钟逸不禁咋舌。

因为知晓陈达斌的身份后,自己待遇得到天翻地覆的变化,别说问话,就是代表身份的牙牌,都没让他掏出来。

再严密的防守,都是有漏洞的,京城漏洞在于这些守城官兵太过机敏与圆滑,当然,在这个势力纵横交错的京城里,没有眼色是活不长久的,但若真要成了老油条子,必定会出现难以预料的危机。

“先去北镇巡抚衙门。”

这是陈达斌对钟逸的头一句话。

“是,大人。”钟逸答道。

京城繁荣,让钟逸开了眼界,饶是一普通百姓,都并非粗布麻衣,不说上好布料,绝对比一般要贵上许多。

叫卖声、吆喝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条条街道都是集市,这与其余城镇不同,它们往往有专门买卖东西的场所,但京城却是任何地方都能交易。

落日余晖普洒在这遍眼都是的绿瓦红墙之间,那突兀横出的飞檐,那高高飘扬的商铺招牌旗帜,那粼粼而来的车马,那川流不息的行人,那一张张恬淡惬意的笑脸,都能给钟逸同样的感想,京城,是幸福的,无论是人是物,在这座赋予不同意义的城池里,皆能找到自己的价值,怡然自乐。

似是来到闹巷,钟逸耳边传入酒肆闲谈声,市井粗俗调笑声,下等歌姬趺坐在席上的俗不可耐的唱腔,这又是属于他的另一幅面孔,每一座城市,繁华与它背面的黑暗同样多。

跟着陈达斌,钟逸又加快了脚步。

京城人好风雅,是装是真,钟逸不知,只是淡雅宜人的古琴,轻扬的檀香味,总让他有一瞬间着青衣,对诗词的念头。

人生百态,钟逸在这座城池,有最深的感悟......

北镇抚司衙门由于地位非同寻常,所以它不像其他亲军衙门那样散落在京城的坊巷中,而是靠近皇城的正门承天门,在千步廊西侧,毗邻五军都督府,与东侧的六部隔街相望,这是整个宁朝权利机构的中心,如果这里纵火一场,那宁朝至少要倒退十年光景,毕竟宁朝所有机密、资料,、规划都在此处,官员皆是磨合过后最为合适的,如若没有他们,确实不敢想象。

拥有“专理诏狱”的北镇巡抚司衙门在京城之中让人谈之色变,正因为它掌有诏狱,可以自行逮捕、侦讯、行刑、处决,杀人不必经过一般司法机构,这便让人不得不畏惧,换句话说,锦衣卫拥有生杀大权,与掌握北镇巡抚司衙门不可分割,如果没有诏狱,他们让人恐惧程度一定会直线下降。

但令人闻风丧胆,臭名昭著的衙门其实跟普通衙门没有太大的区别,只是比别的衙门多了几分阴森之气。

陈达斌一进衙门,数位身着飞鱼袍,腰配绣春刀的锦衣卫便前来行礼。

陈达斌兴致不大好,一挥手,就让他们全下去了。

钟逸留了下来,等待陈达斌下命令。

大堂前高悬着猛虎下山图,陈达斌正坐在堂前主位,他双眉微皱,不知道思考着什么。

过了许久,他总算注意到了钟逸,便对他道:“你先下去吧,今日好好休息。”

“是,大人。”

钟逸屈身应道。

陈达斌唤进门外一人,让他与钟逸随行,为钟逸安排一些生活起居。

这让钟逸猜测出一些东西,看来他在京城,至少要住一段时间了。

领着钟逸的人一路上一言不发,穿过衙门正院,拐了几个弯,总算找到几间屋子。

屋子不像经常有人住过,里面陈列摆设虽然很整齐,但那久无人烟的味道,钟逸还是能够问出来的。

“就是这间房子,我这便下去了,有任何事都可以找我,我一直在衙门口儿侯着。”

这是他与钟逸的头一句话,钟逸道了声鞋,便由他离开了。

稍微打扫了一番屋子,钟逸拖着疲倦的身躯躺上了床。

天色逐渐黑下来了,这一整天又要快过去了。

他总算来到了曾经有那么一瞬间非常向往的京城。

这里,会是他日后奋斗的地方吗?

......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