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五百八十一章 陈达斌的奇怪态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木屋内人声喃喃。

“每逢回到祖屋,我都要来此,当年的事,没有对错,只是从外人看来有些残忍,不过归根结底,如果不这么做,这里的灵位不会少,只会更多......”

钟逸静静聆听,身体好像定格在了此刻,根本不敢有半分异动。

虽然从话语之中得到的消息不多,不过至少听到这熟悉的声音,钟逸可以肯定,这就是陈达斌。

“谨遵祖训,小辈这么做,只期望诸位先祖在天之灵得以安息,无论多么惨绝人寰,都过去了,百年之久,得以忘掉所有的事。”

难道这是在说那场艰苦的守城之战?

钟逸似乎猜到了一些,但又感觉不尽全对。

接下来的陈达斌所言,并不在对灵位诉说,而是自己一个人的感慨:“陈族百年兴望,到我这辈,远不能及先祖,若按此形势,衰败是必然,难道真要让陈家毁在我的手上?”

“说到底还是这份香火情太轻了......”

他又反问道自己:“不过......真的太轻了吗?”

钟逸看木屋内人影一闪,忽然听到他起身的声音。

遭了!

心中暗道一声,钟逸急忙闪身藏在树后。

与此同时,陈达斌推门而出。

他朝来时的路走了几步,眼看离钟逸藏身的树越来越近,钟逸脑门上的汗又低了下来。

不过陈达斌忽然一滞,转身又进去了木屋。

钟逸趁此时机,压低脚步声,急匆匆的离开了。

等再次回到宅院他休息的屋子之时,钟逸失眠了......

时间还早,离鸡鸣估计还有两个时辰,这个时候失眠也就意味着明日一天的无精打采。

不过怎样都难以进入梦乡,实在是他刚才的所见所闻太为震撼了。

陈达斌虽然没有透漏出什么有用的讯息,不过按照钟逸的猜测,就算他不是陈风的后代,也一定跟他脱不了干系,而且钟逸也听出来了,陈达斌此刻处境的不妙已经对朝廷的不满,锦衣卫势弱,看来并不是简单厂卫之斗的下场,后面一定有皇上的影子。

此次进京,是要与西厂为敌,换句话说,就是与皇权为敌,在这个全天下都是一个人的时代,你与他斗,这不是存心找死吗?

钟逸顿时心中一凉,如若这次没有取得好的结果,自己失去了价值,陈达斌会不会把自己如弃子一般丢弃,别说小小的百户,就是锦衣卫二把手,对于这群早已麻木的人来说,都是随时可以抛弃的,只要能保得住自己的利益。

他自嘲自己的无能为力,让人玩弄于鼓掌之间都生不出结局的办法。

看来只有站在权力的顶峰,才能避免这种事情的发生啊。

这种担惊受怕,似乎让钟逸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心......

没有抵住疲倦,在快到天明的时候,钟逸还是睡了过去。

......

在他再次睁眼的时候,烈阳当空,钟逸匆匆穿戴好衣物,他心中奇怪,对赶路非常要紧的陈达斌今日竟然没有催他。

不过当他找到陈达斌住的屋子时,恍然间才明白,如今陈达斌仍在熟睡,看来昨晚当钟逸走了之后,陈达斌又呆了很长时间。

钟逸在屋前思考片刻,才轻轻叩响房门。

差不多三下过后,才听屋内的陈达斌道:”何事。“

“大人,如今已是午正,我们不是还要抓紧赶路吗?”

陈达斌声音不急不躁:“距离京师已经很近了,几个时辰就能到,你不用操心。”

“大人还没用午餐吧?”

“没有。”陈达斌这个时候已经从屋内出来,他依旧是昨日的衣物,从面色上根本看不出半点蹊跷,似乎他整整睡了一夜没有出过房门一般。

“是我去给大人带回一些,还是一起找家饭馆?”钟逸忍受不了继续吃干粮的苦逼生活,好歹来到繁华的都市,若还是跟荒郊野外一样,这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嘛。

“一起吧。”

陈达斌也不多言。

待两人简单的收拾过后,便从宅院出来,找了间最近的饭馆。

这两人也不挑食,就是简易的面,两人加起来吃了有七碗,这种饭量用做面师傅惊讶,看向两人的眼神之中多了些耐人询味的东西。

他们两个该不会刚刚从牢狱之中放出来吧?

这是钟逸从他目光之中取得的讯息。

不过他毫不介意,吃面速度越来越快。

结完账之后,两人又回到宅院,钟逸本想收拾包裹,但陈达斌挡住他的去路。

在院中寻了一处坐处,陈达斌拍了拍,示意钟逸坐下。

钟逸不明所以,不过还是坐在了陈达斌身边。

“昨晚睡的还好吗?”

“挺好的,就是床有点硬。”钟逸如实道。

“嗯,后院有些荒凉,对不对?”

“杂......”

钟逸一惊,脱口而出的杂草丛生咽进了肚子。

他头上冷汗落了下来:“咋这么说呢?大人不允许我去后院,我谨遵大人命令。”

“是吗?”陈达斌注视着钟逸,深邃的眼睛似乎能看透一切。

钟逸不清楚陈达斌是否在诈自己,便没有回答。

言多必失,钟逸明白这个道理。

陈达斌目光看向后院的方向,对钟逸道:“通往后院的路上,我放了几块石头,今日看的时候,我发现它们倒了,钟逸,你说这是怎么一回事?”

完了!

钟逸昨夜返回屋子的时候,明显感觉脚下踢到了什么东西,不过他并没有在意,可没想到,这竟然是陈达斌的陷进,果真,姜还是老的辣!

“可能......是有耗子吧?”钟逸忽然想起了昨夜吵醒他的老鼠。

陈达斌呵呵一笑:“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宅院很长时间没有人住过了,有耗子,正常。”

他不可能相信这个说辞,钟逸坚信这个。

难道要钟逸挑明吗?

钟逸反观陈达斌的态度,并没有恼羞成怒,他似乎对于这一件事并不在意,不过这类人不将情绪流露于表面,钟逸又证明不了什么。

就在钟逸心慌意乱之际,陈达斌起身,他意味深长的道:“等这次入京,解决此事之后,我便什么都告诉你。”

说完这句话之后,陈达斌离开了。

院中独留钟逸一人忐忑不安......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