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五十八章 张峰的故事(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日子又重新回归平淡,张爹砍柴挣钱,吕素洗衣做饭,张峰考取功名。

直到那一天的到来……

“张峰,快出来,你爹让狼咬了!”

张峰写词到了最紧张的关头,思绪同手下的毛笔一样,飞一般的快速。

当他听到邻居刘叔那声紧急的声音时,手中突然用力,黑墨沾满了书桌上的宣纸。

张峰与吕素同时跑到了门口,看到了虚弱不堪的张爹已经昏迷过去。

吕素已经吓傻了眼,呆在了大门口一动不动。

张峰急忙招呼刘叔抬着张爹进入了屋内,他颤抖的手半点力气都不敢往上使,轻轻的将气若游丝的父亲放到床上。

这时,张峰才打量起了父亲身上的伤,肚子上开了个大口子,肠子已经翻出来了几根,肚脐左上方的肉被野狼蚕食了个干净,肋骨清晰可见,张峰看着父亲触目惊心的伤口,喉头一酸,踉跄着出了屋外,干呕了起来。

片刻,屋内的刘叔跟了出来,他目光不知盯着某处,对近在咫尺的张峰视而不见,轻轻的说道:“小峰……准备后事儿吧……”

张峰扑通一下就坐在了地上,浑身颤抖起来,一句话也说不出口,只觉着天昏地暗。

这时吕素跑了过来,带着哭腔:“不…不,不可能,张爹怎么会死呢?不…不会的,他昨天还跟我说,要上山打只兔子给我,我现在连了兔子肉都没吃到,张爹不可能死的,他不会骗我,不会!”

吕素说着就哭了起来,起先声小,直到后来的号啕大哭歇斯底里。

张峰被吕素的哭声惊的回过神来,这才开口说起了今日的第一句话。

“刘叔,怎么回事,我爹跟我说过山上狼不少,但都在深山之中,平常他都不去那里,可为什么今日他会碰到这野狼?”

张峰没有像吕素一样,声音渐渐平静下来,只有那微微颤抖的身体才会让人看出他心底是如何的翻江倒海。

“我今天本来跟你爹一快去砍柴的,就跟以前一样,我俩到了那处树多的地方,可你爹拿着斧头一点柴都不砍,就在这片地方干转悠了,说什么非要抓只兔子,吕素那丫头又瘦了不少,富养女这道理他这粗人也懂,可这外山除了树哪还有什么活物呀,你爹什么都没抓着,他不死心,非要进深山里,我跟他说里边可有老虎和狼,他提了提手中的斧子,说它也不是吃素的,我劝不住他,他也看出我不想进,就让我再这儿等着,他一会儿就出来,我等了有两柱香时间吧,连你爹半点身影都没看见,心里慌得不行,看着他进山的脚印就跟了进去。

忽然,我就听到一阵惨叫,我听出了大概位置,急忙跑了过去,刚过去的时候,我就看到你爹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三头狼爬在你爹的身上撕咬着,我挥着斧头就冲了上去,这三头狼好像受了伤,被我这一吓,一瘸一拐的跑到了不远处的树下,这畜牲还真聪明,它们也不走,就远远看着我跟你爹。没办法,我只好背起你爹赶紧离开,这时我才看到你爹右手里边紧紧握着一个沾满鲜血的兔头,兔的身子估计是被野狼分吃了。我也不知道你爹哪里来的力气,抓着兔头的手一点都不放松,我只好一根一根扳开他的指头,将他手中的兔头轻轻放下,然后背起你爹就开始狂奔,我跑了几步看见身后的狼又跟了上来,抓起你爹的斧子就扔了过去,也不知道砸中了没有,反正那三头狼只敢远远的跟着了,直到我下了山,它们才转身离去。

这一路我也没歇着,有事没事就陪着你爹聊你的事儿,你爹有一句没一句的回着话,但他总是断断续续的说着‘吕素这丫头……苦啊……’,可到了家门口,他再也没说话了……唉……”

刘叔深深叹了口气,转身又进了屋内。

吕素的泪如同断了线的珍珠,一滴一滴的落了下来,直到打湿她脚下的土地,这是她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夺眶而出的泪。

看来泪是流不干的,未到伤心处罢了……

吕素半蹲在地上,将头埋在两腿间,好像这样伤心事就全能离她远去一样。

张峰看着眼前哭成泪人儿的吕素,心里心疼极了,走过去轻轻拍了拍她的背。

吕素感觉后背上有一只温暖的大手,抬起头用肿胀的眼睛望向了张峰,她眼眶中泪水多的就像江南六月的雨,看着张峰的时候已经有些模糊了,哽咽着说:“峰……峰哥,我……对不起……你”

张峰的心被扎了一下,这疼痛让他不忍怪罪眼前可怜的人:“素儿,不怪你,爹……他命有此劫啊……”

“不…不…,张爹…全…全是…为了…我……”女子单薄的身子轻轻颤抖着。

“素儿,别这样,让爹……走的开心些……”张峰忽然感觉头皮有些痒,一抓,竟然掉下根通白的头发……

“不!不!张爹不会死的!他肯定不会!我要去买药……对!我要去买药……”吕素突然冲进了屋内,手中取出裹了一层又一层的破布包裹。

“素儿!别这样,别让爹带着遗憾走了,过来守着爹吧。”

张峰站在吕素身前,阻止她向门外跑去。

“滚!我要救爹!爹不会死!”吕素伸手一推,张峰怕后力让她受伤,主动让出了一条路。

可再去拦她时,她已经出了门去。

也罢……就让她做点什么吧,有些心理安慰也好。

……

吕素狂奔在风中,泪珠随着风一点点远离着她的脸颊。突然,吕素腿一麻,她一下子摔倒在了地上,好在是松软的泥土,她才没有摔疼,不过……她也感觉不到这些了吧。

破旧的包裹被摔了开来,一粒粒碎银子撒落在了地上,吕素不顾手掌的黑泥,抹干净了被泪水浸满的眼睛,孰不知自己已经成了一个大花脸。看她朴素的衣物整洁无比,秀发被打理的一丝不苟,原来,她也爱美呀。

吕素急忙捡着银子,指缝中的软泥混进一层又一层,她丝毫没有察觉,将银子一粒一粒的紧紧握在手中,就像是她张爹的性命一般珍贵。

她收拾好之后,看着手中并没有多少的银子,想到了自己深夜中一次次为人洗的衣物,又想到第一次拿到银子时的喜悦,那一整天,她都没有再看向深山,她笑了,因为她看到了自己头戴凤簪的模样,虽然簪子看起来也很普通,但她想了好久,也看了好久,她插上的样子……一定很漂亮,就像张爹给她讲的故事之中的仙女。

那时候张爹还笑着说,她就是天上的仙女,只是落在了凡间而已……

吕素想到了张爹,心中悲哀又增一分,不禁加快了脚步,两双本就不结实的鞋也快散了架,吕素喃喃道:“再坚持一下,马上就到医馆了,别散架啊,求你了求你了……”

好像这鞋子都跟她存心作对,一下子裂了开来,吕素心一狠,将散架的那只丢在街上,一跛一跛的向医馆走去。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