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五百六十七章 猪一样的队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钟逸很是诧异,有那么一瞬间,场景似乎回到了凤临府。

他兴奋打开了门,果不其然,府外站着两人,前面儿一位是更加精壮的赵耕,后面偷偷打量钟逸的则是姣好面容妆容精致亭亭玉立的金伶。

“你小子怎么过来了?”钟逸异常激动,他乡旧友,哪有人能在这时候保持郑静呢?

赵耕左右一边一个被塞的鼓鼓囊囊的包裹,背后还有不小的包袱。

绕是他这种身体素质,还是喘着粗气道:“咱们......要不屋里说去?”

钟逸急忙取过背上的包袱,将这二人带进府去。

带来的东西放置好之后,三人来到正厅。

钟逸亲自备上浓茶点心,热情招待起来:“以后这里就是咱们的家,千万别客气。”

赵耕一口一个精美的点心,连吃三个后,才嘟囔道:“这......这点心,还凑合,没有咱们那里的好吃,太甜,也太黏了。”

钟逸虽然不是爱好甜食的人,但也有同样的感受。

“这已经是最接近家乡的味道了,将就一些吧,异乡漂泊,哪里轮的上你挑挑摘摘。”

“......钟逸大哥,这些日子,过的还好吗?”金伶怯生生的说起。

自从那次暗自表露心声之后,两人再无任何交流,这算起来是他们这么长时间以外第一次交流,金伶心里自然忐忑。

钟逸早就忘了那回事,叹了口气道:“好也好到不了哪里去,独在异乡为异客,勉强过活罢了,不过基本的生活质量还是有的,好在锦衣卫也不算太忙,还算过的下去。”

一句独在异乡为异客,金伶听出了钟逸的心酸。

她心里暗暗下了决定,一定不要让钟逸在孤独下去,虽然她知道在钟逸心里自己并没有多重的地位,倾她所有,尽她所能罢了。

“你们怎么过来了?对了,雪瞳呢?过几日来?”

钟逸看着赵耕问道。

赵耕将林雪瞳跟他说的话转诉给了钟逸,接着便将临行前林雪瞳交代自己的信件递到钟逸手里。

“雪瞳姐这段时间先不来了,否则也不会拜托我和金伶了,至于原因的话,信件里应该是写到的。”

钟逸当下心一凉,满腔的热情一撒而空。

他对林雪瞳的思念,绝不比她对自己的少。

钟逸有多期待林雪瞳到来,如今就有多么失望。

信件收进袖口,收拾好情绪后,钟逸问道:“你们长途跋涉定然乏了,要不先找屋子休息休息?对了,你们吃饭了吗?”

赵耕连连摇头,提起吃饭,他眼睛都冒光了,一路上吃的干粮简直是一种折磨,坚硬的馒头已经是很好的待遇了。

“好,就由我为你们接风吧。”

......

酒楼说不上太过华贵,倒显温馨,三人吃过愉快一餐之后又回到宅院。

有了这两人,寂静的夜与空旷的老宅倒不显恐怖。

钟逸带他们找到两间跟自己同样规模的屋子,便一人回了自己的地方。

烛光摇曳,照亮满屋。

钟逸独坐木桌前,打开白日赵耕递予自己的信件。

熟悉的笔迹让钟逸动了情,他曾记得,两人第一次关系的改善,就是由于林家账本的问题。

逐字逐句看过之后,钟逸心里愈发空落落的。

林雪瞳表明了思念的情绪,也倾诉了难言之隐。

的确,林家只有这么一个姑娘,若她离开的话,林重山不知伤心成什么样子。

作为女儿,是可以理解林雪瞳的所作所为。

但要是站在妻子的角度,对钟逸太过不公平。

可钟逸又有什么办法呢?

吹灭蜡烛,钟逸躺在床上,透过窗户望着夜空中皎洁的明月,迟迟难以入睡。

二更起,钟逸才渐渐进入梦乡。

......

翌日清晨,钟逸按照往常的习惯,很早便醒过来了。

出来的时候赵耕正在院子里扎着结实的马步。

钟逸拍拍他硬实的臂膀,有些羡慕:“赵耕,若是按我的天赋,多长时间能练到你这幅样子?”

“只要徒有其表?”赵耕反问。

“对!”

每一个男人都有腹肌梦,钟逸也不例外。

“一年时光吧。”

赵耕想了想,得出一个中肯的答案。

“告辞!”

让他三百多天这么早起,这是想要他的命。

出了宅院,钟逸兜兜转转来到东城百户所,也就是自己办公的地方。

算算时间,这时候手下人也应该过来了。

果不其然,一炷香时间不到,身着锦衣飞鱼袍的众人陆陆续续进入。

看着名册点过之后,迎来了一日里忙碌又清闲的生活......

正当钟逸想要寻一地方吃早饭的时候,门外忽然进来一人,此人衣衫褴褛,身后牵着匹沾染风尘的骏马。

钟逸行至门口,正好与他相遇,他进不来,钟逸也出不去。

钟逸率先开口:“这位兄台......是想找点饭吃吗?”

像极了乞丐的人自然是陈达斌,陈达斌一路上已经不止被一个人这么认为了,所以钟逸此言,并没有触怒他。

陈达斌道:“寻一人,不知小兄弟认识否?”

“且说。”

“钟逸!”

陈达斌记得钟逸是位百户,但忘记在哪里当差,所以随便到一百户所打问。

但凑巧的事就是如此。

钟逸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而是笑呵呵问道:“兄台找他,有什么事呢?”

如今钟逸在凤临府也算得上一号人物,仰慕者有之,仇恨者也有之。

这么一个不明不白身份诡异的人,钟逸是一定要谨慎对待的,直接承认凑巧碰到仇人,被捅一刀这找谁说理去。

“看来小兄弟认识咯?”

陈达斌老油条子,言外之意当然明白。

“认识倒是认识,不过并非相熟,兄台若是说出找他缘由的话,我可以通汇几声。”

陈达斌刚想回应,门外又有一人走来,但进来的时候被他身后那匹马堵住了。

那人自是霍单,钟逸当下感觉不妙,急忙朝他使起了眼色。

霍单顿时不解,他脱口道:“钟大人,门口儿这乞丐谁呀,堵着个门也不让人进入,还有,你的眼睛是怎么了?感染风寒?”

“......”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