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五百六十二章 宅院历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两人步伐不慢,在钟逸强拉硬拽之下,小半个时辰已经来到了宅院门儿口。

钟逸放眼望去,大门古朴大气,门前台阶长满青苔,一看就知道是有一把子年纪的宅院了。

一把充满铁锈的大锁将宅院内外隔开,钟逸透过门缝,窥探其中景象。

常瑞谦从怀中取出铜钥匙,轻轻一拧,清脆的机械声传出来,门,就被这么打开了。

常瑞谦打头领着钟逸进了院子。

置身于此地,钟逸恍然觉得这段时间的梦幻经历全是自己的一场梦,他只不过是在千年之前的一座旧建筑中睡了一觉罢了。

“喂,小爷我的眼光还是不错的吧?”

常瑞谦打破了钟逸玄妙的状态。

钟逸打量四周一眼,问道:“房子有段时间没人住过了吧?”

“是倒是,不过这座宅子建成也就十几年的光景,这里打扫一番就好了,这幅破旧只是表面现象。”

钟逸点点头。

这倒没说错,宅院不论布置格局还是建筑材料,都是上品,清扫过后,一定会让它焕发新生的。

“这间宅院是我父亲一位老朋友的,当初他入驻东都,我父亲斥资为他建造了这么个宅院,后来他乔迁至京师,宅院就荒废了下来,其间不止一次有人找他询问过卖不卖宅院,但被他通通拒绝的,他说这是与我爹交情的象征,待百年之后,他还有回来东都养老呢。”

常瑞谦带着钟逸一边闲逛,一边儿讲起了宅院的历史。

不难看出,常瑞谦对这里有些熟悉,无论居住的屋子还是游赏的庭院都能找到,看来与宅院旧住人的渊源还是不小的。

“那这次为什么心甘情愿卖给你了?与你爹交情散了?”只有两人的大宅院寂静的可怕,钟逸随意找个话题,好让这里有些人气。

“嗨,这种事哪有这么复杂,他虽是说百年之后还要回来东都,但你想想,这里一不是他的故乡,二没有京师繁华,他除非贬职,否则没有理由归来东都,这间宅院不卖也只是碍于我父亲的脸面,你想想人家为你建筑的宅院你说卖就卖了,不说当事人怎么看,就是在外人眼里,就是一人驳了另一人的面子,两人马上要散了,流言蜚语多可怕,如今他在京师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并不缺卖这个宅院的钱,只是做事必须要谨慎,给言官留下诟病,可是件了不得的事,不过这次我亲自上门来买的话,就完全不同了,他顺水推舟也就送予我了。”

常瑞谦耳濡目染之下,对于当代官场是有一定见解的。

不过这么多话里,钟逸就注意到一点,他望着常瑞谦道:“这座宅院......不要钱呀?”

常瑞谦脸一黑:“钟逸,你他妈掉进钱眼儿里了?现在能用银子解决的儿还叫事?人情是最难还的你知道嘛,我为你浪费了一个人情你还不知足,你说说,你可真是快把我气死了!”

钟逸惭愧一笑,解释道:“小公爷你家大业大,与我这等穷人可不同,我们吃了上顿没下顿,银子不赚就没机会了,命你还能再投胎,银子嘛......可是个好东西呀。”

“行了行了,算算时间,我也该回店里了,这个点儿马上人就要多起来了,光靠小倩与我岳父可远远不够啊。”

常瑞谦仰头望了望天色,正午马上要到了,这是一个酒楼最为繁忙的时候,他当伙计的一定要赶回去的。

“请我吃饭什么的先欠着,改日小爷我没事你再来谢谢我吧,走了,回见!”

小公爷将开启宅院大门的铜钥匙递到钟逸手上,急匆匆离开了。

钟逸失笑,这小子自我感觉还真是良好,这座宅院本来是就他输给自己的,竟然还想自己请他吃饭来感谢他,可真是怪不要脸的。

也罢,改日阳澄楼捧捧场让小公爷亲自为自己服务一番,这也算一个很重要的感谢了。

钟逸自诩还是一个懂得感恩的人,至多下次不刁难他便是了......

一套三进的大宅子,虽然地段不算繁华,但胜在环境幽雅,宅子内照壁,回廊,花园皆有,甚至还有一个小池塘。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离百户所较近,锦衣卫中若是出了什么事,他第一时间也能赶到,对于钟逸来说,这是非常重要的。

家庭工作两不误,两头皆美满,人生巅峰不过如此嘛。

再次逛了一圈,钟逸出了宅院锁了门儿。

这几日他还是决定先回百户所住着。

一是因为宅院很长时间没有打扫,灰尘满天飞,蛛网比比皆是,霉味儿充满屋子,怎么说来都不能住人。

再者来说,这么大的宅院就住他一个人,白日冷清,夜里可怕,那不是存心做噩梦的嘛。

钟逸虽然心里没鬼,但谁就能肯定夜班三更鬼不会敲错门,人家可是鬼诶,就算弄混,你也只能认了。

长言屋大吸人气,哪怕当今圣上寝宫,也就是十多二十平米的样子,一个天底下最尊重的人都这么做了,那肯定是有道理的。

钟逸时常保持敬畏之心,所以只能等招上下人丫鬟,等雪瞳来了,再入住进去。

不过令他失望的是,这次来的并没有林雪瞳......

......

......

漫长的路途是无聊的,而且面对赵耕这个木讷的人。

这是金伶头次出远门,身子不适同时也对所见之物都很是新奇。

所以免不了向赵耕询问,而赵耕的反应,就是天底下所有男人的反面教材。

“哦,这个啊,我见过,没什么意思。”

“哦,这个啊,我不清楚,不过看着便没什么意思。”

“哦,这个啊,我没见过,不过听过,但听着就没意思,所以便没去了解了。”

话题终结者这个称呼,如若不是花落赵耕,那一定是有黑幕的。

就赵耕这幅模样,聊天鬼才也不为过。

金伶很是无语,经过这么几次之后,她便没再去烦赵耕,免得让他觉得自己也为意思。

不过愈发与马夫走的更近了,她性格本本就讨喜,像柔弱想要保护的妹妹,再加上赶路实在枯燥,马夫虽不说见多识广,但比一杆子打不出三个屁的赵耕要好得多。

就这样,两人距离东都越来越近了。

金伶离脑子里的遥不可及的美梦,也越来越近了......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