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五十七章 张峰的故事(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峰哥,我出去买些馒头,你安心看书。”一女子穿着朴素,十足的农家村妇打扮,上身甚至有些地方都打了补丁,从越发苍白的颜色中,可以看出这衣服年代久远。

可这位山野村妇,竟拥有一幅不俗的面孔,白净的皮肤因为长期吃不起营养之物,显得更加白皙,但却是病态,双眼因受够世俗的磨难,多了些坚毅,一头秀发被盘成了普通云鬓,如果中间再多一根发簪,指不定有何种风情。

张峰停下了研磨的动作,抬起头看着这位为两人生存发愁的弱女子,心中十分愧疚。

“素儿,别这么劳累,今日我出去吧。”

“别…别…别,峰哥你安心读你的书就好,如果这些事儿我都做不好的话,真的会愧对张爹。”女子说的急切,丝毫没看出做秀的成分。

倒也是,一个受尽人恩惠的女子哪里生的了那般心思,知恩图报,不是一个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嘴上说着而已。

提到张爹,张峰眼中的神色又暗淡了一分。

“唉…,说到底还是我不中用,爹到合眼的时候都没见上那一纸官文,我这不成器的家伙,二十几载竟才读到秀才身份,废人啊……”

女子表情更加着急了:“峰哥,你快别这么说,多少人读一辈子都当不上官呢,你年纪轻轻就成了秀才了,你……你……你可别前功尽弃。”

女子皱着眉头想尽了一切词汇,才从肚子里掏出这么一个前功尽弃的词汇。

女子本名吕素,不过也是现名,她五岁时被张峰她爹从山里捡了回来,回来后三日竟没合眼一次,眼中泪水不止,可哪有不喝水干流泪的说法,当实在哭不出来的时候,就保持着抽噎的动作,自从那次后,直到现在吕素都没哭过一次,听张峰他爹的话说,是把这一辈的泪都哭完了。

吕素哭三天睡两天,张峰他爹是怕的紧,不吃饭是要死人的,好在这小女孩五天后醒了过来,只是吃不下干的东西,张爹没办法,就只能把喂养张峰的羊奶全给了女孩,当初张峰也小,看着自己心爱的奶被别人抢了去,对自己的老爹拳打脚踢了上去,后来才晓得一些道理。他还记得,他爹活着的时候,有一天笑着跟他说这件事,最后苍凉的说了声:怎么着也是一条命呀……

张峰中了秀才那日,他爹不知哪里来的银子,从酒楼里买回来些肉与酒,这可让张峰与吕素开心坏了,张峰被他爹强拉着喝了着酒,当张峰微微醉意的时候他爹已经吐字不清了,他深夜里把张峰带到山上某处地方。

哭着跟张峰说起了吕素的身世:“这孩子……苦啊……”

张峰他爹指着一棵粗树,说他当年就是从这里找到吕素那小姑娘的,刚看到这姑娘的时候,她浑身蜷在了一起,甚至都没一只成年的狗大。

盛夏的天气,他都不知道这姑娘为什么会颤抖成这样?

张峰他爹是个粗人,不会说些什么文绉绉的话,他爹说这小姑娘刚看见他的时候,就像他砍柴的时候遇见猛虎一样,眼神中绝望与恐惧夹杂,当然,这是张峰后来想象到的。

张峰他爹说,这小姑娘一家四口人全都被这山上的山贼杀死了,他爹死的时候怀中还紧紧抱着吕素刚出生的弟弟,那一柄长刀一下子刺透了两个人,她母亲更惨,倒在一片血泊之中,头上被开了个大窟窿,甚至里面的脑仁都隐约可见,她母亲上身只丢下些残破的衣物,下身赤裸,看她死后仍合不上的双眼,就知道受尽了多少凌辱。

小姑娘不知是说幸运还是不幸,因为身着黑色衣物并不显眼,在山匪到来之际已经藏到了树后,因此才丢下这失去半条的命,可这惨绝人寰如同地狱的场景,她全部看在了眼里。

张峰他爹救走小女孩之后,第二日又来这山上就近把这群可怜的人埋了,一家三口一夜之内全部丧命,只丢下一个失了魂儿的小女孩……

张峰听到这里,脑海里浮现出那晚一个娇小的身躯,他握紧了拳头,眼中的坚毅比他考取功名时更甚几分,他下定决心。

这个可怜的女孩,是他这辈子要拿命去守护的人!

张峰他爹不知是真醉还是假醉,看到张峰眼神时,竟哈哈大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就哭了,既笑又哭的样子癫狂极了,突然,他爹一下就跪到了一棵树旁。

张峰吓了一跳,但也不敢阻止,紧张的盯着他爹的身影。

张爹放声大哭:“可怜的人啊,我救不了你们,但你这姑娘,我肯定不会亏待她啊……”

张峰第一次看到这位顶天立地的男人这幅悲凉的样子,手足无措的他不知如何出声安慰他的父亲,他心中受到了重重一击,世上可怜的人千千万万,他看见了一个,他救的下一个,那看不了的呢?还不是在哪个阴暗角落受尽无尽的磨难,要救的……是这世道!是这人心!

那一夜,有人放下了什么,那一夜,有人又抓紧了什么……

张峰与吕素一日日长大,吕素出落的是亭亭玉立,张峰也仅过及冠就考取了秀才,可谓金童玉女,不知受尽了邻里的羡慕,张爹更是呵呵直乐,砍柴的时候都哼上了无名小曲什。

因为家中只有吕素一名女眷,所以拮据的生活中她并未活的有多困苦,可依旧沉默寡言,有时候一整天都说不出一句话,坐在门口的台阶上也不干些什么,只是望着深山之中,怔怔出神。

张峰见过不止一次,看她布满忧愁的脸上心疼十足,但丝毫没有办法,静静走去书桌前继续研磨,看着苦读十年的圣贤之书,只盼着他当了官儿的时候能多杀两个山贼,让屋外的可怜女子脸上能有些欣喜之色。

张峰有次从巷口回来的时候,听到邻居偷偷说着些闲话。

“哎,你看张家那小子和吕素小姑娘,从小青梅竹马,现在更是郎才女貌,说不准什么时候就成了呢。”

张峰心中一喜,但他也不知道这喜从何来。

“去,别瞎说,人家俩一直就以兄妹相称,你这话让张老头听到了,不得拿砍柴刀劈了你呀。”

这话传到某人的耳朵里,失落突上心头。

“切,又不是亲兄妹,谁说不能成亲的,再说了,这年头,亲兄妹在一起的也不少。”

对!对!对!又不是亲兄妹,有什么不行的。

张峰激动不已,两步跨作一步的回到家里,寻遍了屋子终于在灶台边上找到吕素。

吕素一头雾水,看着红到脖子根的张峰,有些莫名其妙:“峰哥,怎么了?”

声音如风铃般悦耳,直直击打着张峰的心魄。

“我…我…我……”

如果凤临府内的士子看到一定会特别诧异,口若悬河的张峰何事这么畏畏缩缩了。

张峰心一狠,就欲将准备好的的心声全部说予心上人听。

“遭了!”吕素大喊一声,急忙去扑打灶下的火。

张峰一看,灶火已经外溢,旁边的木柴都隐隐有些着火的迹象。

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张峰右臂一揽,急匆匆将怀中的吕素送出了满是浓烟的厨房。

然后又一趟趟将院中的水浇了上去,好在发现的及时,火事渐渐小了下来。

吕素看着厨房缓缓走出一个全身通黑的人,这黑人咧嘴一笑,露出浑身仅剩的洁白牙齿。

吕素不禁噗嗤一笑,都忘了刚才的火灾是由自己引起了。

佳人一笑,有人看呆了,张峰看着笑靥宛若雪后腊梅般妍丽的吕素,呆滞许久,直到佳人绯红着脸颊轻咳一声,这才回过神来。

“峰哥,对不起,我……”

“别说这个,你没伤着就好。”张峰急忙打断了她。

吕素更加惭愧,良久无言。

场面尴尬十足,吕素突然哦了一声。

“对了,峰哥,你刚才想和我说什么的?”一脸疑惑之色。

张峰看着目光清澈的吕素,最终还是没将这层窗户纸捅破,他真的害怕这话一说出口,两人连兄妹都做不成了。

“一些不打紧的事,不说也罢。”

吕素没在说话,又呆坐在了台阶上,出神的望着深山之中。

有人心如乱麻……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