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五十六章 气急败坏的张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扑通一声,有人瘫坐在了地上……

钟逸冷眼旁观着面色如纸的张峰,张峰嘴里不知在嘟囔着什么,近一些的人似乎可以隐约听到,他所重复的话好像是一句“不可能”……

钟逸并无怜悯的神色,这样的结果全都是他自作自受,如果从一开始他就没有挑这个头,没有为难钟逸,没有看钟逸出笑话的心思,那么他现在的脸色就不会如此难看。

虽然不清楚他有什么样的苦衷,但输就是输了,钟逸不会因为那一点儿难言之隐就不计前嫌,这种人不是善良,是软弱。

人吃人的事每个时代都有,而皇权至上的年代更甚。钟逸如果选择做了一个软弱的人,别说林雪瞳那些他爱的人,就连自己都保护不了,这个封建的黑暗年代,什么事儿都有可能发生,钟逸想要保护自己在乎的人,就必须变强,必须变狠!

钟逸眼色一狠,可脸上依旧云淡风轻,保持着他翩翩君子的形象:“张峰,你我谁赢谁输,去看一看周围的人便一目了然,你还有什么可狡辩的?”

张峰保持着瘫坐的动作,嘴里仍在嘟囔着不可能这三个字。

良久……

他呆滞无神的目光终于有了变化,他感受到了身后一群人鄙视的眼神,悲凉的问道:“钟逸这纨绔他没赏析出来,你们说…你们说……钟逸他是不是错啦?”

身后这帮人没有回答,甚至怜悯的目光都不愿施舍他一个,张峰依旧不肯相信这既定的事实,又一次发问,只是这一次的他却没有一丝底气:“他……错了吧?”

这群人依旧没有回答他,只是鄙夷的目光更甚。

“你们他妈给老子滚!刚才都还和我一条心呢!现在说变就变了!滚!全滚!”张峰再也忍不了众人漠然与鄙视,气急败坏骂道。

钟逸刚想开口,高台上的刘长卿打断了他:“张公子,从众人的表现之中,你还看不出你已经输了?”

“住口,你个老不死的!一定是钟逸给你塞了银子你才帮他说话的,肯定是这样!”张峰恼羞成怒。

刘长卿眼露愠色,可片刻就消失不见,但他心中却不好受,自己在年轻的时候都没被人指着鼻子骂过,更不用说现在这般年龄了,哪个后辈见到他不是对他恭敬有佳,何时受过今日这气,更何况还说自己收了钟逸的银子,如果这要被传了出去,不是让自己晚节不保吗?可自己这等年龄,再与后辈较真岂不有失身份?

正在刘长卿犹豫踌躇时,场面突然混乱了起来。

不知是谁在张峰的身后踹了一脚,或许是因为这脸有些重了,张峰直接脸朝低趴了下去,身后的脚印如期而至,一个接着一个,半响都没停下来。

身后的众人早就看不惯张峰这幅自以为是的德行了,什么叫“都是他的人”,你张峰何德何能把我们全部收为帐下,要不是我们也同样看不起钟逸,才不与你这种人为伍呢。

而开头踹那一脚的人,更是有自己的目的,张峰开口辱骂了刘长卿,刘长卿自恃身份定不与这种小辈计较,可心中这口恶气却是出不了了,自己先出手,为刘长卿做个顺水人情,给这官场老手留一个印象,说不准什么时候就平步青云了。再者说,张峰已是过街老鼠,自己踹出这一脚也不会有什么后果,更加上能讨好刘长卿,何乐而不为?

随后跟风的人理由更简单,一是看不惯张峰,二则是听到了刘长卿昨夜为救士子不牺得罪王永昌的消息,在场人多为书生秀才,投之以桃报之以李的道理肯定懂的,张峰你既然敢辱骂我们的恩人,我们就狠狠揍你。

可说来也奇怪,众人像有组织有秩序一样的排好队,前面这人踹完一脚后赶紧退后,让自己身后的人前来踹出属于他的那一脚。

这是一幅很诡异的画面,一群人排好长队一声不发,一个接着一个前来,轮流的踹着张峰,每当噗噗一声过后,张峰屁股上马上多了两个鞋印。

张峰不是没有想过反抗,只是他稍微一起身,身后的人朝着他的后背就是一脚,他马上又变成了狗啃泥的姿势,而他也不是没有怒骂过,只是他一骂,身后的人就开始不讲规矩了,竖着的队伍就变成一字马,横向排开,一群人的大脚就开始胡乱开始踹,张峰吃了两次这样的苦,就再也没敢骂骂咧咧了,毕竟一人一脚还算温柔。

钟逸看着受着皮肉之苦的张峰,心中还是很解气的,可当他看到有人下黑手踹张峰脑袋时,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会出人命的,毕竟这群人一开始下手还是很轻的,只敢踢踢屁股,屁股再怎么来说也是肉够厚的,可现在不同,头部这么脆弱,说不准没几次,张峰就嗝屁了。

钟逸心中泛起一丝异样的情绪,毕竟这件事是应他而起的,如果再闹出一条命,天知道他会有多愧疚。

算了,惩罚也够了,再说赌约他还要遵守呢。

钟逸想到这里,拍了拍常瑞谦的肩膀,凑到他的耳边说了两句话。

常瑞谦一脸委屈,不情不愿的对着手下的侍卫下了命令。

片刻,近十个大汉围在了张峰周围,也不说一句话,只是抽出了刀鞘中半截明晃晃的大刀,凶狠的看着他们四周的士子。

士子们顿时慌了神,他们昨夜刚从官兵手中脱险,现在对威胁到他们性命的自然害怕,如果不是后面围着水泄不通的人群,恐怕当场就跑的无影无踪了。

台上的刘长卿看到这个场面,也不禁松了口气,说到底也是一条人命,教训教训就好了,其实他刚才他就想明白了,不就骂了自己两句嘛,又少不了两块肉,阵仗不至于这么大。

钟逸看到士子们没了动作,亲自走进了大汉们围城的圆圈,将张峰架在自己身后,一步步向人群外走着。

士子们看到那群凶神恶煞的大汉没有为难钟逸,明白了他们是一伙的这个情况,自觉的为钟逸让出一条道路。

众人看钟逸的目光隐晦不明,不知是赞扬还是嘲笑,不过比之一开始,这种眼光则是好上了不少。

钟逸一路畅通无阻,片刻就出来了斗诗大会那拥挤的人潮之中。

他把张峰轻轻放在地上,可看到张峰屁股着地的时候轻哼一声,于是又把他翻了个面儿,让他保持着刚才趴着的姿势。

“你…你为什么救我?”张峰面色惨白,气咽声丝的吐出这个问题。

“够抗揍呀,这都没昏过去。”钟逸一笑。

“我…我不会感激你的!”张峰声音虚弱无力,但却无比坚定。

钟逸看不到张峰的目光,但能想象的到那会是何种坚如磐石:“我也没想让你感激我,养好伤之后,你报你的仇,我做我的林府女婿,这样挺好的。”钟逸一顿,立马又说道。

“对了,你可千万别有了弃文从武的念想,我就怕你报仇更加艰难。你想想,人未到,味已至是什么场景,更何况还是浓烈的大蒜味,你要当个武人来暗杀我这条道怕是行不通了。”

张峰重咳两声,想必是让钟逸气着了,可他这次却没有说话。

钟逸再没去理会地上趴着那人,他朝斗诗大会的方向走了两步。忽然,钟逸身形一顿,转身又走了到了张峰的身边,蹲下去看着张峰。

“我把你放在这儿自生自灭恐怕是存心要了你的命,呆会儿我就叫人过来,让他把你抬到家里去。记住,你跟人说话客气点,要不他把你送去山上喂狼你都没处讲理。”

钟逸说完这个,起身又欲离开。

身子刚刚一转,张峰说话了。

“你真不想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恨你?”

张峰眯着眼睛,静静等待着钟逸的回答。

片刻,钟逸冷清的声音传来。

“没兴趣……”

说完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只丢下一个背影任由张峰揣摩。

张峰怔怔的望着这个背影,喃喃自语。

“怪不得你会喜欢他……”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