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五十三章 悲从诗中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各位,所评众诗中已经选出十首,现在就一一展现出来,名次之分全由大家定夺。”

在柳洁跳完一舞之后,斗诗大会又陷入的沉闷当中,甚至有些已经放弃的人陆续回了家,不过走的不多,看来还是有不少人对自己很有信心的。

就在刘长卿刚才说完这话之后,台下众人神情一振,翘首以盼的望着他手中十张粘满墨迹的宣纸。

“老朽现在恭读第一首……”

“啼魄一天涯。怨入芳华。可怜零血染烟霞。记得西风秋露冷,曾浼司花。

明月满窗纱。倦客思家。故宫春事与愁赊。冉冉断魂招不得,翠冷红斜。”

在刘长卿淡淡的语气下读完了这首诗,不,这已经不是称之为诗了,它已经算是一首完整的词了,上阕下阕一概不少。

不过,词倒也可行,大宁崇尚以文治国,但文学之中的诗词却没孰轻孰重之分,俗一些来说就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诗词各有千秋但也不尽是不同,诗词终归到底还是分不了家的,就像这次,所办是斗诗大会,可参加大会的定不全是诗,诗词分庭抗礼是大趋势,刘长卿懂得这个道理,倒施逆行独尊古诗绝不可行。

这首词是写花的,但令人新颖的是,他并没写富贵之花牡丹,也没写花之君子荷花,更没有像战士一样的梅花,他只写了一朵平凡到极致的杜鹃花。

台下众人沉浸在这首词所创造的意境之中,远走他乡思游子乡的淡淡愁情,同样是借物喻人,杜鹃是这样的惆怅断肠,他不也是这样吗,谁人不害怕这一句怕笑问客从何处来,人生一世沧海桑田,你不紧紧盯着他,可能眨眼的功夫就会人走茶凉,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啊,所有需要回忆的东西都沾满了忧伤,不去想尚可,但无休止蔓延的思念岂能说停就停,旧人旧景也曾是眼前唾手可得的幸福,可它也就像指尖的沙,一松就没了,可抓紧则会流逝的更快,留不得,聚不得,百年人生,不过如此。

台下的谁还没些自己的伤心事儿呢,这首词也是引起了大家的共鸣,藏到心底最深处的终究还是被触碰到了。

谁先叹出这口气已经不可知了,但现在全场都在叹气之中,一阵接着一阵,此起彼伏,三人成虎不是没有道理,就连快乐如常瑞谦这样的官二代都情不自禁的叹起了气,他有何烦心事不得而知,不过最可能的猜测是怎样才能逃脱追债的钟逸,反正在这种情景与氛围之中,愁绪挥之不去,每个人吐出的都像多年的风尘气息。

如果不是灯火辉煌的装饰,这里一定会被人当成将死之人的灵堂,因为甚至有些人都在偷偷抽泣起来,不知是想到了远方的家人还是有缘无分的情人。

很显然,这是一首成功的词,它带动了全场的情绪,虽然是惆怅悲哀的负面感情,但能够引起人共鸣的词人你甚至都不知道他经历过些什么。

刘长卿不能再任由底下这群人叹气下去了,因为他发现一件神奇的事,全场人不论是轻轻叹气,还是重重吐气,他们的眼睛都在看着自己,为了配合这种情绪,他们的眼中竟然有些看代死去先辈的凄凉,这让刘长卿一阵恶寒,不行了,必须阻止他们,恐怕这种状态再持续一段时间,连他都会觉得自己命不久矣。

“咳……各位,词是好词,就是有些悲惨,名次的话……老朽一人断然不能定夺,这需要你们共同判断,但一首远不能证明什么,各位……不妨再听一听接下来的诗?”

众人现在才觉得有些失态,因为刚才都沉浸在悲伤的情绪之中,不知是不是想到了远在他乡的亲人,也不顾身前站的是个谁,只想寻求一同样心哀之人,两个沉重的人抱头在一起,差一些就痛哭起来,可现在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抱着的竟是那不死不休的仇人,这不是闹了个笑话,赶紧松开了手臂,两人一左一右互撤两步,谁也不愿提起这件丢脸的事儿。

就像吃大蒜的那位兄弟与调侃他的那位朋友,剑拔弩张的二人也不知道为什么站的这么近,方才抱头在一起的就有他俩,调侃人的那位也不嫌弃那张吃过陈年老屎的嘴了,看起来这两人是亲如兄弟,抱的如胶似漆,就差嘴巴连在一起了。

回神过的二人看到刚才那般知心的人,竟然是之前差点打将在一起的仇人,顿时都闹了个大红脸,再也不曾说吃屎那样的话了。

羞愧难当的众人索性闭口不谈这件事儿,静静的听刘长卿下首诗。

“何处花先放?向南三两村。未春天似梦,彻夜月无言。且喜昏鸦散,毋嫌翠羽喧。众芳久寂寞,赖汝照乾坤。离离压残雪,脉脉照溪滨。一任夜五月,何妨天不春!芳华凭俗赏,风味与谁亲?只觉闭门后,徘徊似有人。”

刘长卿舍弃了不急不缓的语速,铿锵有力的读了起来,倒不是他觉得这首诗有如何好,只是因为它……确实是首诗。读诗自然要有读书的语气。

这诗文笔与意境属实不错,但选物就有些不堪重任了,他选择的是让人审美疲劳的梅花,这是一首被吹烂的花,诗人倒也耍了些文字手段用来弥补,但作用不大,总的来说这首诗中规中矩,如果在前些年来说,倒不失为一佳作,但现在时代不同了,与时俱进是十分必要的。

如果后面少一些强如第一首的词来说,这首诗入一前五没有问题,可正如刘长卿所说,青取之于蓝而青于蓝,有多少后起之秀,不得而知。

刘长卿看着场上不咸不淡的人群,明白这首诗并不对这群人的胃口,于是呵呵一笑:“诶…各位不必着急,现在也才两首而已,剩下的诗还有八首之多,能否有各位的诗呢,且听这首……”

场上一众人等屏气凝神,一个个竖直了耳朵,好似下一首就是自己的作品一样,钟逸显的很是平淡,就这点儿连常瑞谦都比不上,虽然常瑞谦看起来漫不经心,但鼻尖渗出的细密汗珠出卖了他,看的出来,他还是很紧张很在意的,不过也怪不得他,毕竟能不能获得他父亲的赞扬,以至于以后能更加混账就看这剩下的八首诗有没有自己这首了,就算远的不说,今夜的柳洁可答应陪桂冠一夜,而钟逸不上这床,自然不操这心,常瑞谦不一样,这种红尘中依然洁身自好的女子,虽然看起来是这样,他可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新年都未有芳华,二月初惊见草芽。白雪却嫌春色晚,故穿庭树作飞花。”

就在众人各怀鬼胎的时候,刘长卿读出了这首诗……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