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六章 不情之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联初看容易,但细细品尝其中意味,发现并不简单,首先要看每个字的偏旁,烟为火,锁为金,河为水,堤为土,柳为木,其中暗含五行,如果单单是五行,倒也不是没有合适的对子,最主要的是这联的意境,它已经不能单单称为对联了,更像一首诗,万物生长的勃勃生机与幽思愁绪的矛盾描写的淋漓尽致。

场面一片寂静,就连一根针掉的声音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在坐的书生还是没人站起,甚至连多余的动作都少,可谓是绞尽脑汁。

他们或者是为了证明自己,或者是为了吸引刘长卿注意,但更多的肯定是为那一百两银子,如果换算到现在,那就是三万余元,可供一个家庭一整年的吃喝玩乐。

钟逸这时也是陷入了沉思,虽然他现在并没有需要用钱的地方,但人嘛,谁又不希望自己钱多一点呢,更何况他兴趣也在此。

钟逸脑中灵感一现,喃喃道“炮镇…”可灵感这东西,就像指缝中的沙,稍纵即逝。

这种就差一丝便可通达的感觉让钟逸很是难受,但没有任何办法,只好又苦思冥想起来。

时间一滴一滴过去了。

钟逸心中突然浮现一句话。

“炮镇海城楼!”

钟逸也不犹豫,起身即说“炮镇海城楼。”

四周的目光顿时集聚过来钟逸这个角落,钟逸目不旁视,紧紧盯着刘长卿那正在思索的双眼。

而周围的书生却炸开了锅。

“这人谁啊?看着有几分面熟。”

“对对,我也有这种感觉,可咱们之中文采出众也仅那几人,这人可不是其中之一。”

突然一人惊讶的大叫道。

“他不是钟家武馆的大公子么!”

“是!还真是他!前几日他成亲之时我还在场呢。”

周围的吵杂之声又是大了许多。

“嗨,我还以为什么大文豪呢,原来是纨绔子弟,烟花柳巷才是你该呆的地方,如此高雅场所你也配进来?”一书生阴阳怪气的说道。

“再说这是刘老出的最后一联,你可是真敢张嘴对,肚里有多少墨水,你心里不清楚么?”

“谁说不是呢,这种自己惹事却让他父辈背锅的人,古往今来一个巴掌都数的过来,你还真有脸出来献丑。”

“对对对,一入赘之人,真是丧尽他钟家积累了这十几年来的名声。”

周围的书生传来一阵阵嘲笑的声音,投来一个个不屑的眼神,可真是将钟逸贬低的一文不值。

钟逸面无波澜,对周围不予理会,双眼还在紧盯着刘长卿。

“这…是你想的?”刘长卿重重吐出这五个字,脸上震惊之色显然。

“对。”钟逸面色如同平常,不愠不火。

似乎刚才的难住众书生的对子不是他苦思冥想出来的一样。

“这一百两……”刘长卿一顿。

听到这句话,在场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竖直耳朵静等下话。

这时刘长卿又缓缓说道“是你的了。”

场面瞬间混乱,四周之人脸上表情各异,不过震惊却是每张脸上的共同点。

毕竟一个纨绔与文豪之间的反差是如此之大。

刘长卿却并不关注周遭等人,目光全在钟逸身上,说道。

“不过,公子可否留下与刘某一叙?”

钟逸略微一想,便一口回绝“在下有些私事,急需处理,现在有些不便。”

这时,周围的书生刚从震惊之中恢复过来,却又被钟逸的一句话惊到了。

“他…他…他竟然拒绝了!”

如果没有地板来撑着,这一众书生的下巴不知能掉到什么地方去。

他们眼中恨色显然,嘴唇苍白,更有不甚者身体微微颤抖。

这可是刘老的亲自邀请啊,他是真不知这有多么金贵。

当年一书生仅仅和刘老说过几句话,就在这个圈子受众人吹捧许久,而那人更是将所聊那几句一遍遍讲给众人听,偏偏这一群人也听不腻,每当他讲到那一场面时,羡慕之色流于颜表。

……

可二人对周围发生的一切全部无视,更别说他们的心中所想了。

二人只是自顾自的聊着天。

“哦?刘某可还想与你商量这些银两之事呢。”刘长卿露出老狐狸般的微笑。

钟逸一个大吐血。

心中想到老奸巨猾这词是真的没错,古人诚不欺我啊。

但脸上还是不自觉的堆满了笑,“我刚才一想,家中之事已有下人操办,钟逸能与刘老前辈这等大文豪交谈,自是三生有幸,如此好事怎能错过。”

钟逸这时在心里安慰自己,一切为了银子一切为了银子。

刘长卿回道“那自是甚好。”话中笑意已然显露。

等刘长卿说完,钟逸便随他走去酒楼主人的私人房间。

现场则留下了一众懵逼的书生。

这些书生静默了好一会,才从懵逼的状态中走出来,今日一再被钟逸震惊,脸上表情与脑中的感官竟然有些麻木。

这时钟逸走了,也解开了他们禁锢的思想,让大脑开始转动开来。

一个个都开始琢磨开了这个对子。

突然一人好像明白了些什么,呼声大喊“神对啊!神对,奇才啊!奇才,我王天有生之年能见此对死而无憾!”

而周围的众人像被从沉思中唤醒,一个个惊为天人,对自己刚才的所作所为羞愧难当,这些书生也是一些单纯的人啊,有文采即可受到尊敬,哪怕刚才还是口中如此不堪之人。

而对钟逸的态度也有了很奇妙的改变。

……

刘长卿进去了房间则是客套了起来,“钟公子真是满腹经纶才高八斗,可谓是风临第一才…”

这子还未说完,钟逸就打断了他,“刘老客气,在刘老面前钟逸实在难登大雅。”

声音一顿,立马又说“不过刘老有话直说就好,不知有何事来找我钟逸呢?”

“钟公子如此爽快,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

刘长卿深吸一口气又说道,“几日之后李格大学士将前来参加我凤临府这赛诗大会,你也清楚,我凤临府近年来有文才之人凋零,我恐怕这赛诗大会的诗实在难入大学士之眼。”

“今日之事,一是为了我老友这酒楼宣传,二则是挑选才华横溢之人,寻来寻去也仅找到钟小友你这一人而已。”刘长卿说道这儿不禁叹了口气。

钟逸心里则是盘算了起来,今日之事想必不久便会传遍凤临府,同时我的身份也会让有心之人怀疑,毕竟“自己”是曾经不学无术的纨绔,有如此之大的变化怎么也有些说不过去,自己还是暂避风头为妙。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个道理钟逸还是明白的。

但钟逸还是忍不住问道:“有钱赚么?”

刘长卿看着钟逸闪烁着纯真的双眼,一时语塞道“额…没有。”

“没有你说个屁!”说完钟逸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留下了满脸错愕的刘长卿。

钟逸拿着他那一百两走出酒楼,笑的都合不拢嘴了,对着小莲眨了眨他那双大眼睛,调皮的说道“小莲呀,我拜托你一点事好么?”

“啊,什么事啊,姑爷?”小莲一愣说道,似乎还沉浸在刚才钟逸大放异彩的时候。

钟逸脸色却转变的有些严肃,“小莲,今日之事我需要你为我保密,甚至连小姐都别告诉,可以么?”

小莲虽然不知道为何,但看到钟逸严肃的面容,还是点头答应了。而此时她的心里也是充满了疑惑,“姑爷在凤临府已经臭名远扬多年了,在文采这方面的才能也丝毫没有表现出来,今日这一举,可真让人震惊。”

钟逸也没有过多解释,只是回林府的路上见到啥给小莲买啥,而买东西的场景大同小异:钟逸乐呵呵的说道“这个好,这个也不错,都买了都买了。”土豪气息十足,小莲对这“纨绔姑爷”的好映像也大大增加。无论是古代或者现代,买买买都是让女人变服帖的一种最佳方式,有些东西都是恒古不变的。

当走到一铺子门口,他看到小莲眼睛一亮,不禁心生好奇,毕竟刚才好多物件小莲只是不讨厌,还真没看到如此神情呢。想到这里钟逸抬头一看门匾,门上写着香舍。

牌匾上二字通俗却不庸俗,让人一下子就明白这店铺是出售何物。

“小莲,一块进去看看?”钟逸问道。

“那……好吧。”小莲吞吞吐吐的答道。钟逸一听不对劲,便望向小莲的脸,发现小莲神情有些异样。

钟逸并没多说,跨门而入,毕竟解决疑惑的最有效方式是接近迷惑。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