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四十八章 前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凤临府富贵人家和官宦家庭都是不少的,但最多的还是普通百姓与底层人民。

这群百姓就居住在城池的西南处,因为人口众多,所以也占了中部偏西的一大部分。

说道他们,就要提提凤临府第二大家族楚家了,楚家与林家所经营的都是同一产业,不过楚家其他副业也不少,但楚家能在林重山几近垄断香料布料这一行业下生存,这就全靠这群百姓们了,楚家香料多半是粗制滥造那种,从原料到使用工序都不精进,所以价钱也就相对低了很多很多。

平民百姓正常家庭消费的起,所以才给了楚家一条活路,而这两年凤临府发现愈来愈快,安居乐业的百姓有了多余的银子,这才让楚家香料呈现出与林府分庭抗礼的局面。

而且,最最重要的一点是,楚家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他们整个家族都居住在凤临府的西北部,中间夹杂着林府,让他们不得不取消染指风月场所的打算,这个时候平民百姓能提供给他们的就多了很多。

凤临府虽然格局严谨,每片区域都好像被自然分好一样,但其实都是人工所为。也正是由于这种格局的出现,凤临府发展异常迅速,这就像现代工艺的明细分工一样,效率都被大大提高了。

而有一件事物,连钟逸见了都拍手叫奇,钟逸从来没有低估过古代人的技术,毕竟严格来说,这些都是他们先辈。但当钟逸真正看到城池最外围种植的各种各样的奇树异草时,惊叹了很久,原来城市绿化,现在都有了……

……

……

言归正传,钟逸现在正与常瑞谦带将近十位扈从走在去斗诗大会的路上。

昨日是真正的中秋之节,也是斗诗大会正式举办时日,但由于几名士子的死不得不终止,但李格大学士可不管这些,他要看到的是才子佳人吟诗作对的风雅,也要看到凤临府真正的才学,更要为王永昌这个知府的业绩打分,所以,今夜的斗诗大会必须重新召开。

甚至王知府为了这场大会既失了钱财又用上了震慑,恩威并济的手法用出来,还不都是为了李格能在皇帝身边美言几句?

而这次大会的场所,也很有讲究,他没有在繁华的东北区域举办,也没有在文人墨客最多的东南区域召开,他选在了整个城池的政治中心……凤临府正中央知府衙门前的街道。

本来知府衙门前就是办公场所,所以很少有小贩杂耍的班子出入,但官府也是一个个活人,免不了吃喝拉撒,所以还是有些好玩的事件儿的。但从今日凌晨起,这片街道就全被清空了,甚至连树上安巢叫喳喳的麻雀都赶走不少。

这是为何?自然是为了即将开始的斗诗大会!

衙门前的街道一大早就响起了叮叮当当的声音,这是锤子敲击木头的声响,如果你要奈不住好奇出来看看,肯定让这宏大的场景吓坏,百年古木一根摞着一根,你要是挨进再闻一闻,一定会嗅着这古木其中淡淡的清香不肯走,就连官兵过来驱逐也怕是要狠狠再吸他两口,为这鼻子讨些香气。

丝毫不用奇怪,这些木头全是上好的檀香木,一根根从深山中背了回来,其中耗了多少人力已经不可知,但如果要把这些木头全部卖出去,银子很可能抵住凤临府半年的全部赋税,但王知府肯定不会大方的自掏腰包,所以凤临府百姓接下来的日子可就不怎么好过了。

木匠工人从早到晚忙活了一整天,搭建了一个高二米有余的高台,就算孔武有力的士兵也不可能一下子跳或者爬上去,因此旁边还有木头阶梯,阶梯可就有讲究了,上边雕刻着一头栩栩如生的鹿,寓意着名利双收,但旁边却又一朵清秀的莲花,这就有些自相矛盾了,莲寓意心灵清廉,王永昌还真是有些贪得无厌,既要名又要利,但他与之所做可正好相反,不免有些详情请见实物的意思。

高台上左右两侧是两根通天的大柱子,用着的材料同样也是檀香木,但表面光滑如玉,不仅没有太显单调,更让人少了些眼花缭乱的感觉。再向上看去,木柱之上的是一幅牌匾,牌匾周围镶着金边,金边中是四个遒劲的大字,先不说是什么字,单是这古色古香的韵味就让人心旷神怡了,可这牌匾之中的字却不是想象中那样的大气磅礴,只是简单的斗诗大会四个字。

其实也没什么破坏气氛这一说,因为今夜本就是为了这个大会而来,王永昌这样开门见山也不错,既不被说故作高深,也没有太普通寻常,可以称得上雅俗共赏了。

这次大会虽然是赶工完成,但还真不是豆腐渣工程,简陋更是挂不上边,可以说很有心意了,档次与格局虽比不上辞旧迎新的节日,可跟平日里的一些礼节习俗相比,都能称上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了。

……

几个时辰前这里已经响起鞭炮的声音,就算半个开幕仪式了,现在这一片区域虽然没有被围的水泄不通,但三三俩俩的百姓也陆续过来,其中更不乏长袍披身,意气风发的书生与秀才,今夜这里就是他们的主场。

可在这人群中也有两个格格不入的人,他们自然是钟逸与常瑞谦。

钟逸无论面目与着装都像极了书生,但气质却相差甚远,可以说一点都不搭边儿,倒是趁人群中拥挤时揩油的流氓与他相似更多,不过钟逸却干不出这种龌龊的事儿,如果是林雪瞳他可能还会有点心思,但也仅仅局限在的想法上,林雪瞳的性子钟逸还是晓得的,他很怕他会成为历史上休夫的第一人。

看完钟逸再看一看常瑞谦,他对人群中的美艳少妇倒是没兴趣,可还未消肿的眼眶,再加上眯着眼斜眼看人的样子略显……猥琐?

其实,钟逸能和常瑞谦仅见几面就能如此投缘,性格上的相似是必不可少的,常瑞谦是见过大世面后,对任何事都提不起兴趣的不屑,钟逸则是由于穿越过来的灵魂,一个了解清历史发展脉络的现代人,无论怎么处在这个时代,都好像一个局外人一样,看他周围的人更像在看戏,所以无论大事还是小事都像看戏的插曲和高潮一样,说到底,他对任何事也如同常瑞谦一样,漠然十足。

就是因为二人玩乐人生的无所谓态度,这才是互相吸引的关键,不对,应该叫臭味相投!

两人走在熙熙攘攘的古街上,不时交谈两句,但通常伴随着常瑞谦兴致勃勃的主动,到气急败坏的闭嘴这一并不愉快的过程,而常瑞谦还乐此不疲,这幕场景一遍遍的重复上演。

“钟逸,听说你们这儿万花楼有一花魁生的是闭月羞花沉鱼落雁,也不知花多少银子能一亲芳泽。”

“花多少银子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你还欠我五十四两四钱三文的赌债呢……对了,加上今晚斗诗大会上的绝句,你得多加一千两!”

“你…你…至于吗?三文你都给我算上?”

“行,看在兄弟一场份儿上,三文就给你去了,那一千五十四两四钱银子什么时候给我,支持黄金银票各种方式。”

“……”

常瑞谦干咳一声,没有再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

“钟逸,我去过你们这儿的万花楼,姑娘可真不咋地。”

“那是,常兄你毕竟也是下一任安国公,什么样的女子没见过,凤临府这群乡野村妇能入的了您的眼?”钟逸打趣道。

“哈哈哈哈,说到这事,我就想起了东都的几家青楼,那群姑娘别说看到我,就听到我名字都两眼放光,恨不得当场脱光衣服让看我来多看两眼,哪里有收我钱的道理,一个个都还倒贴钱呢。”

“那你要了嘛?”

“要啊,必须要,给的钱为什么不拿。”常瑞谦夺口而出,一幅天经地义的表情。

钟逸看着这丝毫跟一国国公挂不上钩的无耻之人,淡淡说了句“那你是真挺混蛋的。”

常瑞谦狠狠瞪他一眼,怒道:“你才混蛋!钟逸,你这副正人君子的模样只能骗骗外人,难道瞒得过我?”

钟逸呵呵一笑,无所谓道:“好吧,我承认我也挺混蛋的……”

顿了顿,钟逸冷不丁问道:“你爹知不知道你是混蛋这个事实?”

“不知道……”常瑞谦脱口而出,接着立马改口:“知道……”

想想还是不对,恨恨瞪着钟逸,常瑞谦气笑了:“每次见面都坑我一道,钟逸,你果真是个混蛋。”

很显然,常瑞谦与钟逸的对话大概情况都是这个样子,但常瑞谦依旧乐此不疲。

狗改不了吃屎……大概?就是这个道理?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