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四十七章 格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屋内只剩下常瑞谦与钟逸二人,常瑞谦的脸色渐渐变的有些郑重。

忽而听到窗外一阵爆竹声响起,漆黑的夜空旋即便布满五颜六色的彩帘。

“钟逸,斗诗大会估计就要开始了。”常瑞谦嘴角挑起一抹淡淡的笑。

“是啊,今夜恐怕会平静许多。”

“不一定吧,昨夜闹出几条人命,难道就么息事宁人了?凤临府的百姓就这点骨气?”常瑞谦摇了摇头,摆明不信。

“别说凤临府的百姓了,整个大宁的百姓都是这样。官逼民反不是没有道理的,只要他们还有一口饭吃的,饿不死,他们都不会干出这掉脑袋的营生。饭字,分开来看就是左右二字,无食即反。”

钟逸一顿又说:“你没发现吗,旧时起义这等造反的勾当,一定是遭大灾的情况下发生的,处处家破人亡,百姓流离失所,官府大发国难财,直到民不聊生的地步,既然都是死,还不如干点儿留名史书的大事再死呢。虽然说朝廷腐败是必然原因,但天怒才是压倒一个偌大王朝的最后一根稻草,这说明什么,每个朝代的血泪史都向我们展示了,百姓是最好忽悠的,能活下去,他就不会反,但是啊……”

钟逸叹了一声,没往下说,可能正是因为他作为一个过来人的身份,看遍了一代代这黄土大地上的存亡兴衰,他才一时感概多说了一些。

常瑞谦听到了这里又愣神了,其实他与钟逸在一起的时候,时常在出神,他不明白这个未到弱冠之年的男子说出的话竟然如此老成,就像饱经风霜人生沉浮之后的透彻,而且话也通俗易懂,不是孔孟之书那样孤僻。

“咱们也该出发了……”钟逸拍了拍常瑞谦的肩膀。

常瑞谦回过神来,望向了依旧斑驳的天空,听到吱扭一声的开门声,常瑞谦紧接着也跟了上去。

二人在酒楼小二有些惊恐的眼神中,带着常家护卫十多人走上了街头。

今夜灯火仍旧通明,甚至比昨天还热闹了不少,似乎那死去的二人从来没存在过一样,他们就像两颗小到不能再小的石子,投到漫无边际的大海中,水波不惊风平浪静。

……

……

凤临府整个城池占地面积并不是太大,比上那东西南北四都更不知小上了多少,但它甚在繁华,城中布局主要以中轴对称为主,平面是呈长方形,百姓住户与小贩摊子、杂耍班子、酒楼等娱乐的地方本是分开的,在城正对的方向遥遥相望,但后来一些有些势力的家族破坏了这个分布,因为要游玩就必须走大半个城,富家子弟不务正业的居多,寻花问柳这些地方恨不得就家门口,可官府是有明文规定的,他们不敢僭越,只能退而求其次,在城东北距离游玩场所不远的地方建起了院子,久而久之这里就形成了富人区,这里所住非富即官,他们的宅院紧紧包围着那片可以说是商业区的地方。

而林府这凤临府第一大家族就不同了,府邸建在了城正中央居北的地方,为什么这样建设也,因为城池的正中央便是知府办公衙门,但这里却不是王永昌居住的地方。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小小凤临府内的知府衙门吏户礼兵刑工六房一个不少,而这六房下还有不少有无实权的官职,这六房中的吏户礼工四房全由知府王永昌一人掌握,刑房则由司狱司左元控制,说到左元就不得不提他的出身,其实前两年凤临府百姓的生活并不安逸,因为城外有山,山名不知,但山中却又山贼,而这群山贼的来头就更为久远,听说凤临府并未建城之前就已经存在了,所以说他们的工作也算是世代相传,父传子,子传孙,但传下的职业却不光彩——山贼。

这群山贼因世代以抢劫为生,所以谋生的手段也就单一了许多,但因时而议,兵荒马乱的时候抢劫行的通,现在却并不可行,百姓安居乐业,凤临府兵强马壮。山贼们下山抢劫徒劳无功就算了,甚至有些时候还能少两条命。

左元这个山贼的大当家可谓是心血俱疲,头发都一天天白了起来,他心里想,这样来可不是个事儿,抢不着东西就算了,死人可不能一直这么下去。

于是,他代表整个山寨的人做了一个决定,一个可以重大到掌握他们生死的决定,那就是……投降官府。

左元心里这个算盘打的响着呢,他这寨子并不算小,老少壮年加起来都一百多号人了,官府要想一下子吃下来也不容易,但他们依旧以抢劫为生更是不可能,所以左元不在乎给王永昌做个顺水人情。

而王永昌更是想的美,你们这群山贼死有余辜,但我偏偏不让你们死,甚至还为你们在官府中提供职位,你们不得感恩戴德做了我王永昌的亲兵呀,而对外我更是搏得一个以德报怨的名声,这一举二得的好事我王永昌必须得做,还得大大方方的做。

于是在凤临府全城百姓的见证下,这群山贼一个个都进入了编制,都当了官老爷。

而百姓却都没有发出反对之声,这就很奇怪了,一个个书生不说以死相逼吧,可你也应该扔点萝卜菜叶儿的意思意思吧……

但事实就是这样,全部的百姓没有欢迎更没有反对,平静的看完了这场受降与授官仪式。

至于为什么呢,左元这个人功不可没,他或许明白捕鱼不捕鱼苗这个道理,他统领的山贼们抢劫只留财不要命,甚至看有些人略显可怜,抢完之后还要还回去不少呢。

听说有位不守规矩的想要轻薄一位农家女子,左元不知怎么听到了风声,最后时刻赶了过来,当场就把这位山贼打断了一条腿!从这件事后,再也没有山贼敢破坏规矩了。

不得不说,左元是个很有能力的人,他被王永昌招安之后假意逢迎,但实则把自己的司狱司打理的有条不紊犹如铁桶,把很多王永昌安插进来的人都择了出去,更有甚者暴毙在家,王永昌一是苦没有证据,二则是他已经控制不住主管刑法的司狱司了。

很难想象,凤临府说一不二的王永昌,这位真正的土皇帝,竟然败给了这位小小的山贼头领。

凤临府知府编制内吏户礼兵刑工四个都归他统领,甚至连所管辖兵房的白亭都算他半个亲信,但司狱司和刑房他却不能染指,这让他有种苍蝇卡进喉咙眼儿的感觉,而且这苍蝇还是他亲自放进嘴中的。

王永昌一辈子玩儿鹰,这次却被老鹰啄了眼,他这个官场老手,竟然被这新人狠狠摆了一道,心中不甘但也没有办法,司狱司已成气候。不过好在左元在很多时候还是听王永昌的话的,而且面对王永昌时也谦逊十足,背后如何不清楚,但表面工作还是做的不错的,因此王永昌放下了这件事,不过是暂时或者是伺机寻找机会,这就不得而知了。

说完官场格局,继续说回凤临府城池的布置格局。

东北部是各个豪门望族的宅院包围着鳞次栉比的瓦肆酒巷,这里时常彻夜长饮,欢嬉达旦,酒池肉林让无数士子神往,所以凤临府内才有了一句话,少不入东北,怕的就是青年才俊留恋温柔乡,忘却了这考取功名建功立业的大事。

正城中央的是讲过的知府衙门,而再向北些就是林家的府邸所在,府邸周围就是真正的林府大本营了,香料铺子、布料坊子一间接着一间,只要是想找衣着装扮,身上佩戴物件的人,这里就是第一首选,真可谓应有尽有,因为东北部的烟花柳巷众多,花魁头牌争奇斗艳林家这些东西是必不可少的,而大有书生士子投其所好,这些香俗之物必定在价钱上翻个几番,随着凤临府经济水平的不断提升,林家的产业也蒸蒸日上。

说完中北部就该说一下中南方了,中部的知府衙门以南才叫真正的官宦之巷了,除去王知府的府邸一家独大,剩下各个知府手下的官员都在挨着在这里居住,因此这里也是治安最为严格的地方,说到这里不禁就想起了一个笑话,当年有个小毛贼初入凤临,只觉此处的各个宅院都气派十足,心里就有了些怀念头,可正当他爬上而入时查夜的护卫队凑巧经过,最令他难受的是,这群护卫竟然随身带着弓箭,不由分说一阵羽箭就射了过来,他一激灵就躲进了这户人家。

老话说:人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缝,这句话可属实没错,他爬墙而进的正好是左元的府邸,左府里住着的那是一群什么人?那是一群不要命的穷凶之人,说的难听点,这群人就是他的祖宗,你一小毛贼拿什么跟强盗比拼。

说时迟那时快,片刻就有百十来号人带着大刀长剑朝着他包围了过来。

如坠冰窖这样的词汇都不足以描写他此刻的心情,面如土色的小毛贼屎尿撒了一地,不过这也反倒让他少遭受了一顿皮肉之苦。

左元命人把他绑出左府时,这毛贼依然处于失禁状态,屎尿像不要钱一样向外撒,估摸能把一个月的吃食都排泄出来。因为他看到的景象,至生都会难忘,不过却是恐惧至极的回忆。

左府外被人围了个水泄不通,这小毛贼置身其中如同过年时待宰的肥羊,他周围第一层是左元带的那群山贼,但无一例外,每人都对他刀剑相向,甚至在火把的照耀下,这毛贼都能看到刀身上倒映出的自己如同白纸的苦脸。

第二层则是各个官府老爷们的仆人,一只手握不住的水火棍已经抬起,好像随时都能打在他的身上。

第三层是衙门内的士兵,虽然佩刀还没抽出,但杀气却让周围的人瑟瑟发抖。

第四层是调动过来的守城军卫,一个个如临大敌,尖锐的箭已经抵在弦上,怕是他们一松手就连林中的野兽也要血溅当场。

反观这小贼,已经昏了过去……

这虽然只是一件小事,但足以看出这片区域的严格程度,有士子说过,这里的人一死,凤临府指定毁掉一大半。

这片区域的西方,也就是整个城池的西南方,这里住着的是凤临府最底层的百姓……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