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四百六十章 三个男人也是一台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三十个年头的酒,后劲要多足有多足,钟逸已经完全能够想到林辰风醉到东倒西歪的样子了。

“满上满上。”

钟逸为林辰风斟酒之时,林辰风连连说道,生怕少喝一口。

三碗酒全部斟满的时候,酒香四溢在这件屋内,甚至连林雪瞳小芳这两位不喝酒的人都感到一阵心旷神怡。

钟逸现在对楚家的库存,越来越满意了,楚傲天人做的不怎么样,给儿子丢的东西,倒是不错,但楚平短命,无福消受啊。

“来,我敬二爷一个!”

车夫领略了钟逸的意思之后,便实施起了自己的行动,他端起酒碗站直身子,对着林辰风就干了一个,甚至滴酒都未撒在外面,喝完之后将碗倒置,完全没有残留的一点液体。

钟逸看到车夫上道的样子,心中也很满意,看来回府之后,要对他褒奖一番了,毕竟一路上跟着自己受罪,而且还如此有眼力见,这种人,重用才对。

车夫的豪爽令林辰风心中也很是痛快,与车夫相同,他仰头一饮而尽,碗里同样滴酒未剩。

喝完之后他开口对车夫道:“你也是林家的老人了吧?我记得林府刚刚置办好的第二年,你就过来了,算起来在林府当差也有个小十年了吧?”

“回二爷,九年零四个月,我老五记得一清二楚呢,林家予我的恩情,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放心吧,林家从来没有恩将仇报的人,只要你一心为了林家,林家就能管你一辈子。”

说完这句话之后,林辰风瞥了眼钟逸。

这个眼神的意思钟逸自然明白,现在钟逸是林家的家主,大事小事全由他做主,所以林辰风所说的话,就是讲给钟逸听的,目的就是让他对手下的人好一些。

但钟逸不用他说,早就明白这个道理,家和才能万事兴,虽然他们明里只是自家的下人,但对实质上来说,早就是自己的家人了,只有这群人没有异性,团结一致的话,钟逸的大后方才能稳定下来,征战沙场也没有后顾之忧。

车夫在大府当了这么多年的差,其中的门道,算是明白了不少,他心中一动,感觉自己的机会便要来了。

他红着个脸,充满欣喜的对林辰风激动说道:“二爷,你是不知道老爷现在对我们有多好,我也没有喝醉,也不是当着老爷的面故意说这些,无论你拉过林家哪位下人,他都绝对说不出老爷的不好。”

虽然其中不免拍马屁的嫌疑,但说的还真就是实话,钟逸听到之后,心中还是有一丝窃喜的。

不过他无所谓的摆了摆手,装模作样道:“自家人,对你们好些都是应该的,这没什么值得感激的,都是我应该做的。”

林辰风当然有自己的判断,他明白车夫说这个是为了什么,自然也能看出他所说的是真是假,车夫一脸真诚,并没有让林辰风感觉到一丝一毫的说谎,所以钟逸对于林家下人的作为,林辰风现在还是可以猜到个大概的。

既然如此,那便没有什么好说了,都在酒里。

林辰风心里这样想,紧接着便抓起了酒碗,他放在了钟逸面前,平淡之中,带着些歉意说道:“我清楚我之前的所作所为并未给你留下什么样的好印象,当然,对于你,我也是需要道歉的,那段时间不知被什么迷住了眼镜,心中脑子里,全被一件事填满了,但那件事过后,我也想明白了,再加上这段时间远离喧嚣,心境更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矫情的话我便不多说了,这碗酒,你不需要陪,就当是对我惩罚,当然,喝完之后,原不原谅还是你的事。”

林辰风很是痛快,一口就是一碗,短短时间内,他已经连干两碗了,这让他曾经号称酒中仙的人也有难以承受,毕竟是三十年的老酒,后劲儿是非常足的,林辰风已经有些稍微的晕晃了。

钟逸看他喝的这么干脆,没多想,端起酒碗也陪他来了一个,喝完之后看到林辰风的目光之中多了一些释怀,对于林辰风,钟逸也说不上什么是仇恨,毕竟当初他跟自己,也就是有些不对付,真正让自己受损的事,他是没有对自己做过的,而且他的本性并不坏,这就说明,他是不可能做出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的,既然如此,那还有什么不能能原谅的呢?

三个大男人如此喝酒,让坐着的两位女子担心之余也有些窃喜,担心则是担心他们的身体,而窃喜是因为他们的感情在喝酒之中越来越融洽,好像两人男人的友谊,有时候也是很奇怪的......

林雪瞳看气氛已经到位,自然对钟逸的喝酒方式不满起来,她摇了摇钟逸的胳膊,在钟逸耳边轻声道:“少喝一点,注意身子。”

谁知钟逸却道:“没事,与二叔开心,多喝一些又何妨,我身体什么样我清楚,放心吧。”

林雪瞳是个十分注意场合的人,本来刚才与钟逸的耳语已经是很不合时宜了,这时候听完钟逸的回答,心中虽有怨言,但没有多言。

“来,满上满上,喝这么慢,还是不是男人了,今日谁要站着出去,就是看不起我林辰风!”

显而易见,林辰风已经有些高了,不过兴致依旧,车夫为三人斟满酒之后,三人连着又干了起来。

这种喝酒方式,换谁来都是受不了的,可三人摇摇晃晃就是不倒,似乎心中有着一股执念。

不知不觉,五个坛子已经被三人清空了,这时候,其中酒量最不行的钟逸已经趴在了桌子上,任凭他如何努力,都是睁不开自己的眼睛。

林辰风不但没有出言慰藉,反而嘲笑道:“你.....你看看,这......这什么酒量?这么点儿......就不行了?”

车夫今日算是放飞了自我,听完林辰风所说,他哈哈就笑了起来,接着以过来的口气道:“后......后生,还......还是没有咱们前辈强,酒......酒量这个东西,就......就得练,不练谁都出不来......”

饭桌上的两位女子大跌眼镜,看着熟悉但此刻又十分陌生的三人大感无奈......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