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四百二十章 摊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正在此时,楚平腹中忽然感觉一阵绞痛,接着便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他面色羞红难看。

三娘一看她的样子,便知道是药效发作了。

她故作惊讶的问道:“楚公子,你......你怎么了?你的样子很难看,是不是生病了?”

楚平强装正常的摇了摇头:“无碍,无碍。”

可这句话刚说完,“嘭”的一声,从楚平衣摆之下传出。

接着便是一股恶臭的气息。

楚平尴尬的看着震惊的三娘,苦笑着问道:”三娘,你这里......哪有茅厕啊?“

三娘捏着鼻子指了指了右边不远处的一个几块木板格挡成的密闭空间。

楚平一看茅厕,两眼放光,他此刻也顾不得什么儒雅仪态了,以最快的速度冲向了茅厕之中。

余下之人诧异的看着跑着飞快的楚平,心中想着,他一路上不是好好的嘛,现在是怎么回事了?待想明白之后,众人回想起楚平刚才的窘态,不禁笑了出来。

三娘看偷笑的众人,心中一阵冷笑,你们一会不也要落个楚平的下场?

楚平这些下人应该喝茶比楚平晚一些,而且比他喝的少一些,所以药效发挥的时间便要长上一些,所以他们现在才有功夫取笑楚平。

三娘既知计成,便不再与他们牵扯,对钟逸派来的那两人使了个眼神之后,便进到了屋子之中。

三娘一进屋子,便看到了憋笑的钟逸。

钟逸自然是听到了外面的动静,所以才会如此反应。

“计成了!”三娘对钟逸道。

“我听......哦,不,我闻到了。”钟逸捏着鼻子说道。

三娘看他一幅搞怪的表情,莞尔一笑。

赵耕问道:“钟逸,那你说咱们什么时候再现身呢?”

钟逸没有说话,三娘先开口了。

只听她道:“我这泻药,药效特别足,按照刚才他们喝茶的量,拉完之后不出片刻便又想要去茅厕,所以根本不可能出现逃跑的可能,咱们只要等他们身子虚弱至极,生不出一丝反抗力气的时候出去即可,到时候便是刀俎鱼肉,任大罗金仙来,也绝不可能救他们而走。”

赵耕虽然听三娘的话颇有道理,但还是望了钟逸一眼。

钟逸点点头道:“这里边的道道三娘比我可要懂的多,这件事,就听三娘这么安排吧。”

钟逸话说到此,赵耕也就打消了自己的顾虑,毕竟在他的心中,三娘就是一个外人,如此重大的事,赵耕不可能任由他摆布,但听钟逸这么说了,他自然不能再有多余的想法了。

就在此刻,忽然听外面一人怒喊道:“贼婆娘!你敢在爷爷们的茶里下毒!”

三娘一听,便知道是药效在那三人身上同时发作了。

三娘接着便要往出走,钟逸心系她的安慰,便抓住她的胳膊说道:“要不,我们现在就出去吧?反正他们也翻不起什么风浪了。”

三娘这个人精自然能看出钟逸担心自己的安危,她心中感动,可面上依旧是那幅模样,只听她道:“无妨,他们现在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哪里还能顾得上我。”

钟逸知晓她不会做无把握之事,于是便放开了手。

三娘人未到,话已出,她颇有气势的吼道:“就是你姑奶奶下的,你能拿我怎么办?”

外面喊话的正是小川,小川见三娘出来,有心出手,可腹中的绞痛实在难耐。

他恨恨的看着三娘,怒道:“我们与你无仇无怨,你这般下黑手,倒是为何?”

三娘一笑,道:“姑奶奶我乐意,你管得着?”

小川脸色苍白,脸上豆大的汗珠直流,本想与三娘再理论几句,可忽然感觉有什么东西从身体里挤出来,于是飞快的跑进了周围的树林里。

而剩下两人看小川跑了,他们也随着他的脚步冲进了树林了。

没过片刻,恶臭从树林里阵阵袭来。

三娘与钟逸带来的两位大汉捂着鼻子相视一笑。

“你们两个将他们的马车还有马控制好,别让他们偷偷牵走跑了去。”三娘对两个下了命令。

“好!”两人应了一声,接着便分头行动起来。

就在他们完成三娘吩咐的事又回来这里的时候,楚平也从茅厕之中回来了。

楚平回来一看,他三位下人不知去向,诧异问道:“三娘,我这几位不成器的下人呢?”

三娘闻言笑道:“他们与公子一般,也吃坏了肚子,只不过茅厕让公子占着,只能去旁边的树林了。”

“哦?竟然还有这种事?奇怪了,难道我带来的牛肉坏了?”楚平一人诧异的喃喃道。

事到如今,他也没将这奇怪的现象归在三娘身上。

正待楚平与三娘谈论之际,那三位下人结伴回来了。

他们一看楚平与三娘亲密的态度,急忙开口道:“老爷!老爷!你快离这个恶毒的女人远一些!”

楚平皱眉道:“怎么说三娘呢?楚家的礼仪就是教你们这么说话的?”

三人看到楚平不悦的模样,赶紧解释道:“老爷,你听我说,咱们如今这幅惨状,全是拜她所赐,刚才喝的茶中,她放泻药了!”

“什么?”楚平难以置信的看着三娘。

“小川,话不可乱说,你可要拿出真凭实据!”

小川看楚平还不相信自己,都快急哭了,他骂道:“那恶婆娘刚才都承认了!就是她下的药!”

楚平看小川煞有其事的样子,心中对三娘逐渐怀疑起来。

他不敢相信的看着三娘,问道:“这......泻药,真是你下的?”

三娘对楚平莫名的信任有种难以言说的感觉,事到如今,她也说不清楚平是蠢还是单纯了,又或者好色了。

反正他已经中计了。

“是我,又如何?”

楚平怔怔退了两步。

他呆滞的开口味道:“为什么?”

可这个问题刚说出口,腹中熟悉的绞痛又传来。

他慌忙的跑去茅厕,对三娘的质问,也搁置下来。

楚平手下三人似是受楚平的感染,本来安好的肚子也难受起来,他们互相对视一眼,满脸苦涩的回到了方才的树林之中......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