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四百一十三章 奇怪的故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那你说之前客栈的掌柜与小二呢?已经遭到谋害了吗?”

钟逸想了想说道:“可能是也可能不是,说不准的事,你看这个客栈破旧异常,最主要是没有人住过的痕迹,所以之前客栈的人很可能已经走了很长时间了,而这两人则是机缘巧合之下发现了这个客栈,然后才心生害人图财的念头,总之就算他害了人,但也绝对害不了多少人,首先这条路本来就没有那么多人会走,其次这个客栈人气太轻,绝对不会是长时间住过的。”

赵耕听钟逸这么一说,不住点着头,觉得十分有道理。

“赵耕,你与他交过手,能看出什么武功路数吗?”

“都是些杂七杂八的套路,要不就是偷学的,要不就是打斗多了自己琢磨出来的,我看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

赵耕说完又担忧的说道:“钟逸,我总觉得这个客栈还不太平,若是客栈之中藏着密道或者暗间之类的东西,那这两人不就还在这里吗,要不?我们现在再去搜查一番?就算找不到他们人,也能让自己心安一些,况且他们逃的急,很多自己的东西都没有带上的,我们或许能从其中查出什么奥秘呢。”

"好,我们现在就去看一看。”

听赵耕这么说完,钟逸当下便做了决定,毕竟他们睡是睡不着了,要是干聊天,也说一会话之后就没什么好聊的了,还不如趁现在有精神去查一查这个客栈呢。

接着两人拿着油灯便去到了楼下。

楼下一如他们刚来的模样,什么异样的变化都是没有的。

钟逸四处打量一番之后没发现什么不对的东西,于是带着赵耕便来到了柜台。在钟逸印象之中,那位老妇的手一直放在柜台下面不知鼓捣着什么东西,说不准这里会藏着什么东西呢。

两人先从桌上找了找,除了发现一个破败不堪的账簿之外,便没有什么东西了,而柜台之下,则发现了一块黑布,黑布也极其普通,看不出其中有什么奥妙。

可当钟逸揭开黑布之后,黑布盖着的东西却将二人吓了一跳。

只见黑布之下,是一只断手,手掌与胳膊相接的地方还有着干涸的血迹,看来这只手掌是他们来前不久割下的。

两人身上冒出了冷汗,虽然比现在更残酷的场景两人见了不少,但如今这种场合之下,两人感受到的并不只是恐惧,还有一说难以言说的感觉。

这只断手出现的太过莫名其妙了,你想想,谁会在自己每日见到的地方放一只断手呢?

难道这只手掌有什么秘密?

钟逸心中忽然冒出一个这样的猜测。

沉吟片刻之后,钟逸忍着恶心将手掌从桌下拿到了桌面之上。

可刚刚拿出来,钟逸便知晓了老妇的秘密。

原来手掌大拇指上有一只玉扳指,钟逸虽然不了解玉这种东西,但光看色泽便知道是好东西没跑了,看来这位老妇一直在桌下鼓捣的就是这只断手,她一直想将这只玉扳指从断手之上取出来,可奈何手指太粗,扳指都太小,怎么都取不出来,就是因为这样,她才将手从身上割下,然后放在了自己触手可及的地方,为的就是去下玉扳指。

“好狠的女人!”赵耕看穿了老妇的秘密,愤怒开口骂道。

钟逸叹了口气:“最毒不过妇人心,这句话是有道理的,看来我们来之前,已经有人遇难了,你看这只断手,他手腕处的血迹才刚刚干涸,想必刚死没多久。”

“尸体呢?还能找得到吗?”

钟逸想了想摇摇头道:“应该找不到了,这里悬崖峭壁多不胜数,若是老妇将尸体扔在悬崖之下,咱们怎么样都是找不到的。”

赵耕看着这只断手说道:“我小时候听我师傅说过,人死后一定要入土为安,而且还一定要有健全的身子,否则下到地府之中,阎王是不允许你投胎的,那位狠毒的女人因为这小小的玉扳指便把手掌给割了下来,有损阴德呀。”

“虽然尸体是找不到了,但我们能把这只断手埋了,说不准之前怨死的人这样就能收到自己的手掌了。”

赵耕虽然知道这是钟逸在安慰自己,但眼下也没有更好的方法,于是道:“也罢,只能这么做了。”

两人说干就干,接着便从客栈之中找了几件顺手的工具,把断手埋在了客栈之外不远的土地之中。

埋完之后,赵耕念了一段不知名的咒语之后,两人才又回到客栈。

回客栈的路上钟逸耐不住好奇问道:“赵耕,你刚才念的是什么东西啊?为什么我一句都听不懂呢?”

赵耕道:“这是师父教过我的超度人的经法,师父说,只要给逝去之人念这个,地府里的鬼差就不敢为难他们。”

钟逸听来有趣,便又问道:“那你说有用吗?”

“这个我不知道,但我听我师傅说过一件事,这件事倒也能说明一些问题。”

“哦?什么事?说来听听?”钟逸对这种灵异故事最好奇了,不过他从小到大什么都遇到过,哦对了,这次穿越除外。

“那是我师父年轻时去一个小村庄化缘听那村子里的人说的,虽然那时他还只是不出名的小和尚,但村子里的人特别尊敬,在他化完缘之后,便让我师父为他们解惑,我师父当时便听到了这个神奇的故事。”

“故事也不能称作故事,这就是村子中的一件真事,就在我师父去那个村子的前几天,有一猎户家生了一个大胖小子,按理来说这是高兴的事,但第二天之后,猎户说什么都笑不出来了,那个小孩生下便没有哭,只是嘴巴不断张张合合,让人看来就是一幅想说话的样子,虽然这让人奇怪,但在猎户一家的喜悦之中,这奇怪的现象便让他们暂时忘了,可在第二天天刚一亮的时候,睡梦中的猎户便听到有人在说话,一开始以为是他妻子,可刚睁眼,便被眼前的一幕给吓到了,说话的人正是他刚刚出生一天的孩子,那位小孩说着些什么不知名的地名,又说了些不知名的人名,他一看猎户一醒,便急忙对猎户说道,你听我说,我脑海中的记忆越来越模糊,但有一件事一定要告诉你,就在闽峡庄刘府府中最大的一棵树下,有一袋金子,这是我毕生攒下的积蓄,你要用便拿过来用,我这老头一闭眼一睁眼竟然变成了一个孩子,可笑可笑,哈哈哈哈哈。”

“小孩用稚嫩的嗓音说出非常老练的一番话,当时便把猎户吓到了,可小孩说完这话之后,便睡了过去,再醒来的时候,就与寻常的小孩无异,会哭会笑,但说不出话。”

赵耕说到了这里,便停了下来。

钟逸心中急于想知道结果,便催促道:“后来呢?”

......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